一夜之間父母出事,江敏成了全校的名人。

    只是這個名人是全校的唏噓對象罷了。

    家中親戚雖然沒有明說,可明里暗里都勸江敏不要在上學了,以前她是別人羨慕巴結的對象因為有一個教育局上班的老爸,而現在就是家里親戚攻擊的對象,好點的同她,差點的,就直接說被她家連累。

    就這樣江敏更加珍惜自己的學業了,知道讀書的不易,原本吊車尾的成績也一下子有了飛速的提高。

    在上法院判刑的前一,江敏去見了父親。不管怎么錯,她也已經想通了,這個人始終是她的父親,血緣關系,無法改變。

    “爸!”看到江裕豐帶著手銬腳鏈從看守所出來,就算江敏再恨,也落下了淚。

    原本英俊顯年輕的父親這段時間已經滿頭白發,可見看守所里面的子不好過。

    “江敏,江敏是爸爸錯了?!?br />
    “爸,現在道歉有什么用,你再道歉媽媽也不會回來了!”

    “江敏,爸求你一件事,無論如何你都要把你弟弟撫養成人,雖然他不是你媽生的,可是你們都是爸的孩子,是這個世界上血緣最親的兩個人?!?br />
    “爸,什么孩子?”江敏被江裕豐說的一頭霧水。

    “就是王師嘉的孩子呀,她被判了死緩,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無辜的,她一個犯人要出來不知道何年何月?可是她懷著孕,你弟弟一定會提前出來的,你把你弟弟養大,爸爸就算是死都會感激你的?!?br />
    “爸,你莫不是的了失心瘋吧,王師嘉是被判了死緩沒有錯,可是她根本沒有懷孕,如果懷孕,早就判決書上說了。死緩也會等到她生下小孩再執行的?!蓖跏偽慌行陶餉創蟮氖陸糇勻徊換崠砉?,只是她沒有想到就算是要被判刑,她父親惦記著的不是她,而是王師嘉肚子中子虛烏有的兒子,真是可悲又可笑!

    “什么?沒有兒子,她騙了我?她騙了我!”聽到王師嘉沒有懷孕,江裕豐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犯人,請安靜!”獄警提醒。

    江敏轉離開,不管父親變成怎么樣子,這都是她的父親,她不能嫌棄,就算是這個人把她的母親殺了也一樣。

    江敏離開就前往了母親的墓地和陳數述說了這一切。

    “媽,這個人好不好笑,他居然在等著兒子,還讓我幫他撫養兒子,兒子難道真的這么重要?媽,也幸虧這個孩子是假的,不然我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個孩子。

    媽,我走了,以后我會好地活,你在地下也要走好,不需要掛念我,我會過的很好很好,這里的一切都不需要你掛心?!?br />
    齊璇捧著花,遠遠的目送江敏離開。

    她把花放在了陳數的墓前。

    “一路走好!”

    “這難道不是因為你的自私她才離開嗎?”忽然一道聲音在齊璇的前方響起。齊璇抬頭看到一名年輕的男子。

    這名男子讓她覺得有些面熟,想了一下,想起來,是刑警隊長邊默默無聞的一個小警察。

    “我們好像并不認識?”齊璇左右也沒有看到別人,自然想此人這話是對她說的,而且此人應該是同道中人。

    “我們認不認識都沒有所謂,但是這個人是因為你的介入才死的,她本可以不必死的?!蹦兇幼叩攪似腓拿媲埃骸澳訓濫悴瘓醯媚誥溫??”

    “那你為警察什么都不做難道就應該?”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沒有做?”男子不服氣的道。

    “做了你們怎么就要因為上面的壓力隨便結案?還是覺得那個吸毒犯是人渣,多背一條罪名也無所謂?”齊璇對上男子。

    要是這些警察認真的辦案還需要她什么事?

    什么都不做還在她面前指手畫腳,真是說的出來?

    “這是隊長決定的事,我也沒有辦法,你不能把錯歸于我?!?br />
    “可就因為你們胡亂的查案,我這才要找出真正的兇手,你們不自我反省也就算了,還有臉指責我?”轉齊璇就要離開。

    “喂,新來的,你懂不懂規矩?”男子不服氣的跟上齊璇。

    齊璇被氣笑了,都不知道這家伙要做什么,轉面對:“你都叫我新來的不懂規矩,那你還和我嗦什么?”

    “喂,我是為了你好,你不知道我們太司規矩嚴吧,我怕你犯規了都不自知,要是被我們太司的司主知道你做的事,可是要被懲罰的?!?br />
    規矩嚴不自知?齊璇腦中想起遇到的幾個太司司主,現在不說別人,洛天澤就是太司的司主,她怎么就不知道太司還有什么狗規矩?

    “你要是覺得這里的太司規矩嚴,不妨跳槽呀!反正介紹我進太司的人從來和我沒有說過規矩之類的,不過像你這種菜鳥也不知道那家伙看不看得上?!逼腓氳鉸逄煸?。

    “菜鳥?你叫誰呢?”

    “這里還有第二個菜鳥嗎?”齊璇左右環顧。

    “別人要進警局怎么都要混個高位,混個小警察不是菜鳥是什么?”

    聽到齊璇這么說,男子差點氣倒。

    “我去,你知道什么叫做低調嗎?我們是太司的人,做人當然要低調,要是被別人知道了可不得了?!?br />
    “你做個小警察能夠決定破案嗎?就是這么一個小證物你都找不到,就是找到了證物,要不是我找人說服那個刑警隊長,你們案子也破不了,還要弄成冤案錯案?!?br />
    小警察:“......”他好像是來說教齊璇的,怎么反而被說教了一頓?

    “喂,我是來警告你的。我是為了你好?!?br />
    齊璇不在意的揮揮手;“小警察,你還是先管好自己再說吧!好走不送!”說完,齊璇快速的離開墓地。

    這個世界既然有她,那么遇上同行也是很正常的事,至于男子說的太司,齊璇并不是太在意,畢竟她也不打算和這里得的太司有所交集。

    整件事結束,靳絳柔被家里叫去了京城,去過暑假,留下齊璇一個人,夏老師雖然死了,可是補課還是要繼續,洛天澤知道了夏冉的事,就在當地幫她找了一個補課老師。

    初三是關鍵的一年,不是自學就能學成的。

    她暑假不去東陵縣,所以齊莎和齊杰就來省城看她了。

    并且帶來了一個驚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