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神醫小嬌媳正文卷第八百十五章離婚3齊璇穩定了齊浪的傷勢,讓韓春磊幫忙守住齊浪,自己則去了醫院的另外一處病房,去見柳漾,沒有錯在剛才找齊浪的時候,齊璇的精神力已經搜索到了柳漾也在同一家病房之中,柳漾身邊還守著一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朱寒杰。

    “柳漾,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解脫出來的,你會得到幾個女兒的撫養權,以后我們好好的過日子?!?br />
    “朱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了,到時候我就讓齊莎把幾家店都給你管理,就讓她好好的讀書,她也真是的,一個女孩子管這么多店做什么?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根本沒有把你這么媽媽放在心里嘛,她既然不把你放在心中,你也不用把她們放在心中?!?br />
    “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句話好像是說你自己吧!”齊璇冷笑著踹來了病房的門。

    “齊璇,你怎么來了?”看到女兒,而且聽到女兒這句話,柳漾莫名的感到心虛,她躲到了朱寒杰的背后。

    “你就是齊璇吧!你媽媽常常提到你,說你是幾個女兒里面最能干的?!敝旌苷酒鶘??!懊揮邢氳揭幌倫誘餉錘吡??!?br />
    看到齊璇朱寒杰仿佛看到了搖錢樹,這位可是有名的神醫,只要把這位給把控住,那以后等于遠遠不絕的金錢。

    朱寒杰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睡在錢堆上面。

    “朱先生,你對我媽是真心的嗎?”齊璇不冷不熱的看向了朱寒杰。

    “當然是真心的,我對你媽媽的心日月可鑒。

    你不知道當年我和你媽媽就是被你父親給拆散了,要不是你爸爸,我和你媽媽早就雙宿雙飛,而你們就是我的兒女,不會在你爺爺奶奶的手中吃這么多的苦。

    你們幾個孩子真是苦命呀!不過現在好了,以后我們一家就能團聚了!”

    朱寒杰擦擦濕潤的眼角,他自己都快被這番話給感動了。

    “你既然對我媽媽是真心的,那就和我媽現在結婚如何?”齊璇隨即提出。聽了這么多他的廢話,齊璇就是想要朱寒杰和柳漾盡快的結婚,這樣兩個禍害也能在一起了。想要再禍害別人也只能先離婚再禍害。

    “現在?會不會太快了一些,你媽媽和爸爸的離婚還沒有辦妥?”朱寒杰可沒有想過真的和柳漾結婚呀,他不過就是想要齊莎的錢,無奈他一把年紀的老男人,齊莎根本看不上,只能從柳漾身上找突破口,他還想著等到齊莎成年了,和齊莎結婚,這時候齊莎的東西可都是他的。

    現在和柳漾結婚?柳漾都已經一把年紀了,對他實在沒有什么吸引力。

    “媽,這位叔叔是不是不愿意和你結婚呀!”齊璇目光平靜的說道。

    “怎么會?”柳漾也不知道齊璇葫蘆里裝的什么藥,三個女兒里面她最怕的就是齊璇,在齊璇的手中不止一次的吃虧,就是齊璇現在站在她的面前她都有些吃驚。

    她和齊浪結束婚姻就是因為朱寒杰給她描述了一幅幅美好未來的明日,她的目的也是和朱寒杰結婚,聽到朱寒杰不愿意結婚,自然她不悅的看向了朱寒杰。如果朱寒杰現在拋棄她,她再回去都會被齊浪嫌棄,況且現在齊浪還躺著醫院呢,她才不要以后都和一個病鬼結婚。不然還要一輩子伺候。

    “我當然愿意和你媽結婚,只是你媽和你爸爸的婚姻還沒有結束,我們要是現在結婚那就是屬于重婚了?!敝旌芨芯醯狡腓南?,額頭忍不住冒汗。

    “是嗎?這很簡單,剛好我今天帶了律師過來,爸爸那邊的簽名已經簽好了,現在剩下的就只有媽媽簽名就行了?!逼腓槐咚?,一邊拿起大哥大的手機打電話給了候在外面的侯曉明。

    齊浪離婚協議書上已經簽下大名,這份離婚協議只等著柳漾簽下就能生效。

    侯曉明進來,把離婚協議書送到了柳漾的手中。

    看著手中的離婚協議書,柳漾整個人有些懵。

    “這你們姐妹幾個的財產?”柳漾還沒有忘記齊莎手中的鋪面和房子。

    “柳女士,您丈夫證明了這些產業都是幾個子女用雙手創造的財富,我們國家有規定,子女如果沒有能力的,家長能夠在子女成年之前代管這些財產,可是子女如果自己有能力,那就自己保管,而且代為保管的話,如果等到子女成年,這筆財產有任何的損失和轉移這都要家長賠付的?!?br />
    聽到還要賠付,柳漾全身一哆嗦。

    “其實你們兩人離婚,齊浪先生已經給你很大的讓步,把家里的現金幾乎都給了你,只留下的那些地和農村的房子,據我所知,這房子還是齊璇建的,這要是真算起來,這房子也沒有你的份,現在齊浪已經把這些折成金錢給你了?!?br />
    財產分割,齊璇也沒有讓柳漾太過難堪,甚至是比一半還多的給她,不管怎么說這人都是他們的母親,和齊浪結婚,也確實受了不少的罪,所以齊璇才這么大方。

    聽到律師的分析,柳漾最終在內心的**驅使之下,在離婚協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大名,就連邊上的朱寒杰一直個柳漾使眼色她都一無所覺。

    柳漾簽完離婚協議,齊璇就把那張離婚協議收到了手中。

    “既然我媽媽現在已經恢復了單身,你們兩個就把結婚證去領了吧!”齊璇看向兩人。

    “領證?我,我證件沒有帶?!敝旌苊約旱謀親?。

    “怎么會沒有帶,不在你的口袋里嗎?”齊璇一拍朱寒杰的口袋,瞬間證件都從朱寒杰的口袋掉出來。

    “還是朱叔叔一點娶我媽的想法也沒有,是騙我媽的?”

    “不,我是真心的,你媽不是被你爸打傷了還沒有回復嗎?”朱寒杰找到借口。

    “媽,你身體有沒有事?如果有事我幫你扎幾針,相信馬上會好的?!逼腓貿鱟約旱惱氚?,打開,只見一枚枚的金針泛著寒光排列整齊的出現在柳漾的面前。

    “不,我已經全好了,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出院了,朱哥,我們去把證領了吧!”其實齊璇的話正說到了她的心坎里,她非常的希望能和朱寒杰的愛情有一個圓滿,他們兩個兜兜轉轉,像極了言情劇里的故事,她喜歡這種圓滿,只要和朱寒杰結婚,她的人生仿佛就圓滿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八零神醫小嬌媳》,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