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是一個吃軟飯的,程家當權的時候你千方百計的巴結,現在,程家落魄了,你就開始落井下石,你才是一個下賤的男人,人賤則無敵,你真是他媽的賤透了。告訴你,憑你也想要生我這樣的孩子嗎?簡直就是休想,我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程家的孩子,可是程家待我如己出,你算什么東西?就憑你也想要踐踏我?你還不配!”洛天澤一掌劈下去,瞬間蕭繼譽整個人四分五裂,成為一團虛幻的影子。

    齊璇沖過去,就看到洛天澤站在那里大聲的喘息。

    “你是不是進入到很不好的幻境了?”

    “你怎么進來了?還是你也只是我的一個幻境?”洛天澤的手插進了齊璇的頭發絲,剛剛從幻境中出來,他還分不清現實和虛幻。

    齊璇一巴掌扇向了洛天澤;“這樣知道這是現實還是幻境了嗎?”

    洛天澤點點頭;“應該是真實的,只有我媳婦這么兇巴巴的敢打我?!?br />
    “誰是你媳婦?別沾我便宜?!逼腓揮瀉悶乃檔?。

    “我看到那怨魂也進來了?!?br />
    “來了就來了吧,你現在也看到了,為什么怨靈會成型,這里原本是一個近代戰場,幾千人的尸體被埋葬在這里,想必也沒有人記得這些人,你說他們會甘心嗎?

    他們用血肉鑄就的勝利,卻讓別人將他們永遠埋葬在這里,成了無名無姓的孤魂,永遠冰冷陰暗角落,連魂魄一起被鎮壓?!?br />
    “誰干的?”齊璇就說怎么她的幻境會是戰場,原來這里本身就是一個戰場,可是鎮壓戰場的靈魂這是要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如此?

    “當年和華夏軍敵對的你說是哪一支部隊?”

    “是他們?”齊璇睜大眼睛,一般很少有敵軍會針對靈魂鎮壓,畢竟這種仇恨只是建立在戰爭基礎上的民族之仇,不針對靈魂,可是這樣大面積的靈魂鎮壓,這是想要做什么?”

    “那你要如何做?”齊璇看向洛天澤。

    “能如何?多年的鎮壓,只怕這些靈魂很多都已經迷失了本性,但該給他們的榮光還是要給的,希望還能夠來得及補救?!閉庵質亂倉荒蓯悄懿咕榷嗌偈嵌嗌?,畢竟誰也不知道敵軍會做出如此慘絕人寰的事情。

    “可是那怨靈呢?”

    “不是他身上的東西,得來了多少最終還是會還回去的,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平白無故得來的東西?!甭逄煸笸芪苊藶槁櫚囊跗戳艘謊?,這里的陰氣雖然濃稠,可也不是能夠認人揮霍的,因為生前是軍人的關系,所以在這股陰氣里面他還看到了軍人的正氣。

    洛天澤的手一揮,外面的太陰司令牌飛進了地底。

    他閉上眼睛,太陰司令牌隨著他的思維在整個坑洞盤旋了一周,大約肯定了這里的陰氣之后太陰司令牌打開了一道黑色的門,隨即一股吸力席卷整個坑洞。

    “橋歸橋,路歸路,正義雖然遲到,但還是來送你們上路。一路走好,安息!”隨著洛天澤一遍遍的悼念,一個個靈魂從坑洞出來,和來時一樣,都雄赳赳氣揚揚的排著整齊的隊伍,朝著太陰司敞開的地府之門走去。

    “小伙子,你以前也是軍人吧,身上有我們軍人的正氣?!幣桓靄氡吡扯急徽渙說幕昶譴幽嗤晾錙榔鵠?,走過洛天澤的身邊,對他豎起大拇指。

    看向此魂,齊璇眼前一掠而過景象,數把機關槍朝著男子掃射,他依然屹立不倒,整個身軀站的直挺挺給身后的戰士作掩護,連敵人都看到他趕到害怕,最后一個炮彈朝著他飛來,瞬間就飛掉了他的半張臉。

    “死不可怕,作為軍人就要死得其所?!彼低昴兇輿腫?,露出慘烈的笑容,走入了地府之中。

    “作為軍人,時刻準備著為了戰斗而犧牲!”

    “打倒帝國主義,打到侵略者!”

    “我想看看我的兒子女兒?!?br />
    “我想媽媽!”

    “我想媳婦!”

    一些人走過去沉默不語,一些人走過去高喊口號,還有人走過默默難過,一個個情緒在他們臉上體現,有麻木不仁的,有解脫的,有對親人思念的,也有愛國情懷的。

    看著這些人的面容是這么的鮮活,仿佛這些人就活生生的還活著一樣,更是讓她想到了前世那些戰場上的士兵。

    齊璇不由得留下淚水。

    “這么容易感動可不行,以后遇到這種事情還要多著,那你怎么辦?要哭瞎眼睛嗎?”洛天澤遞上手帕。

    “不要你管,我看到這些人感動一下不行呀!你難道就不感動嗎?好歹你曾經也是軍人?!?br />
    “我們軍人流汗流血不流淚?!?br />
    “成了靈魂,想要哭都無法哭,這么堅強做什么?想哭就哭,哭又不是什么罪過,也是發泄壓力的一種。特別像你們,時刻扛著壓力可不好?!?br />
    “在媳婦面前哭也不算是丟臉?!幣桓雋榛曜吖?,對著洛天澤笑道。

    “兄弟好像在媳婦面前哭過很多次?深有感觸呀!”洛天澤點燃一根煙,遞了過去。

    男子抽了一口;“謝謝你的煙,很帶勁,我其實挺后悔的,不應該在媳婦面前這么強硬,當初軟弱一點或許她就不會離開我了,不過離開我也好,像我這樣的人怎么死都不知道,她嫁給別人還能過正常的日子。你媳婦很不錯,對她好點?!蹦兇鈾低臧蜒談松硨籩?,走進了地府之門。

    身后的人也是抽了一口,然后接著給后面之人,這樣一根煙,抽了十來個人總算是熄滅了。

    “還有煙嗎?給我也來一根唄!”后面的人顯然是一個煙鬼,眼見連煙屁股都沒有了,然后討到了洛天澤的跟前。

    洛天澤二話不說,又點燃起一根,接著一根根的點燃,遞給了那些人。直至一包煙都點光為止。

    怨靈原本以為找到了一個好地方修煉,可以說是如魚得水,他也顧不上找洛天澤和齊璇的麻煩就拼命的修煉,但是修煉著修煉著就感覺到不對了,身上的陰氣非但沒有凝聚,反而渙散了開來,這是怎么一回事?他嚇了一跳,而且這些陰氣還在持續的消散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