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宴開始,早上洛天澤請的化妝師就到了,給齊璇專門的化妝,齊璇皮膚很好,好的能掐出水來一樣,自然不用上太厚的粉底,只是打了一層薄薄的隔離,她的眉毛也是渾然天成,非常自然地眉毛,不粗不細,雜毛也少,化妝師建議就是加長尾巴。

    最后就畫了一個極為清淡的妝面出來了,但整個人和沒有化妝之前還是有一點變化,沒有化妝的齊璇看上去相當的清冽,化完妝之后,整個人風格變為明艷動人。洛天澤過來,差點就不想讓齊璇這樣出去了。

    “你又不是沒有看過我化妝的樣子,做什么這樣的表情?”

    化妝師走后,洛天澤就把齊璇圈在懷中,兩個人的姿勢曖昧,姐妹倆悄悄的退出了房間,還給他們帶上門。

    “是比較少見,我恨不得把你鎖在懷里一輩子,不讓別人看到?!閉庋鈉腓酆險馇宕亢兔姥?,兩種矛盾氣質在她身上卻相當的和諧。有些遠古時候的氣質,雖然還沒有遠古時候的高貴,但也已經是不可方物。

    他想把她藏起來,不愿意讓任何人看到。

    “哪有你說的這么好看!”男人的情話,哪怕是謊言,女人也是甘之如飴。

    “好看,真的好看。想到你以后會更加的好看,我怎么能放心?”他的頭慢慢的抵住齊璇的。

    “別蹭了,妝都花了,化妝師回去了,到時候我像一個大花貓一樣出場會好看嗎?”齊璇雙手抵在他的前胸,不讓他在跨越分毫。

    “大花貓就大花貓,看看現場誰敢說你!”

    齊璇:“......”是不誰說,但是背后會說。

    “會丟你們洛家的臉,我才不要變成大花貓?!?br />
    “好,大不了到時候讓齊揚幫你再畫幾筆?!彼衷謨行┖蠡誶朧裁椿筆?,原本齊璇樣子不是也挺好看的嗎?!

    兩人在房間里面磨蹭了大半個小時才出來,齊璇出來還有些不習慣,因為穿著禮服的關系,必須要船上高跟鞋。

    她可從來沒有穿過高跟鞋,剛剛穿上的時候差點就摔了一個大跟頭。

    怎么還這么麻煩要穿這么高的鞋子?齊璇想到齊揚現在能夠穿著高跟鞋健步如飛可真是厲害極了。

    “你慢慢走,要是不喜歡穿,那就不穿了?!甭逄煸蟾ё牌腓?,看著她走路實在別扭,也心疼她的腳。

    “會被笑話的?!逼腓ё∠麓?。

    想到齊揚早上起床對她說的那些;“女人穿禮服一定要高跟鞋才完美。這不但是對身材的體現,還是對別人的尊重?!?br />
    好吧,想到自己豆芽似的身材,齊璇覺得還是有必要穿高跟鞋的。不就是一雙鞋子嗎?早知道可以前幾天先要適應一下,現在臨時抱佛腳可別出丑了就行!

    齊璇在洛天澤的攙扶下,走出房間門口,結果看到齊揚和齊莎一臉憋笑的樣子。

    “二姐,姐夫對你真是好?!繃餃死衩駁惱競?,齊杰不知道跑哪里去玩了,不見人影。

    齊璇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心想:“好個鬼,差點就被故意弄成大花貓,還走著蹩腳的步子。一點都不好?!?br />
    結果兩人對齊璇的窘境都視而不見,只看到了洛天澤對她的好:“二姐,看到姐夫對你這么好我就放心了!”齊莎想去抓齊璇的胳膊,只是看到齊璇另外一個胳膊被洛天澤挽著就沒有敢動。

    “齊璇!”

    “靳絳柔!”聽到樓下的那聲喊叫,齊璇馬上聽出來是誰了,連忙脫下了鞋子,跑下樓去,哪里有一點點淑女的樣子。

    齊揚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直視自家妹妹的粗野。

    洛天澤撿起齊璇的鞋子,也跟著下樓。

    “齊璇,我總算見到你了,你怎么就和這家伙訂婚了呢?”靳絳柔抱住齊璇眼淚哇啦哇啦的。

    “我也想你,給你寫信也是石沉大海一樣?!?br />
    “你還沒有說怎么就這么突然訂婚了呢?你還這么小,是不是這家伙逼你的?”靳絳柔看向洛天澤,手上的關節已經嘎達嘎達響起,就算洛天澤是她曾經的男神,那也是一樣,誰讓洛天澤搶走了齊璇呢!

    齊璇想到當年靳絳柔不顧自身安危也要遛進醫院去看洛天澤,難不成她現在是因愛成恨?

    還不等她回神呢,靳絳柔就對洛天澤發動了猛烈的進攻,好在洛天澤反應也是奇快無比,在靳絳柔攻擊過來的第一時間已經把手中鞋子放下接招。

    “靳絳柔,你答應過今天過來不鬧騰的?!笨吹澆峁セ髀逄煸?,靳衛祁一陣的頭疼,他代表靳家出席洛家孫子的訂婚宴,誰能想到女兒能和洛天澤打起來。

    在第十招,靳絳柔敗下陣來,一雙手,一雙腳都被洛天澤制壓的死死的。

    “你服不服?”洛天澤喊道。

    “服,服了不行嗎?”靳絳柔喊道。心里有些氣餒,原本以為自己在訓練之后肯定比洛天澤強,可居然十招就敗了,她就氣餒了,好歹她現在也是比武大賽上的冠軍獲得者,那些人說她比當年的蕭還厲害,難不成蕭之前還是裝的?沒有在比賽上用全力?不然怎么能十招讓她敗了呢?

    洛天澤倒是沒有想這么多,雖然現在還早,可是客人陸陸續續到了,他在這里和靳絳柔打可不好,所以才快戰快決。

    “洛大哥,你是不是又進步了?我都奪得比武賽的冠軍了,那些老外都不是我的對手,怎么還比不過你?不行,你教教我吧!洛大哥,你可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了!”靳絳柔像一個小尾巴一樣跟在洛天澤的身后。

    “靳絳柔,今天是你洛大哥和齊璇的訂婚禮,你別給我鬧事,過來?!苯榔畛料鋁?。

    洛天澤嘆了一口氣,知道她沒有什么壞心眼:“不妨事,她是我和齊璇的朋友,有空的時候你過來找我好了?!甭逄煸蟪漚岬閫?。

    “這還差不多,我恭喜你們兩個訂婚,要是以后你對我家阿璇不好,我就不饒你?!苯嵫镅鍶?,不過她這番話出口,周圍看笑話的居多,沒有別的,因為就剛才靳絳柔在洛天澤手中走了十招,這樣的話可沒有什么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