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莎的白眼,齊璇也注意到了。不過她并沒有理會,反而和兩姐妹商量。

    “我們最好趁著糊涂媽沒有來,趕快把雞拿到外面市集去賣掉,就算是便宜點賣掉也沒有關系,否則讓齊老三家發現,我之前的功夫可就白費了?!?br />
    對自家滿懷惡毒的親戚,齊璇真是叫不出尊稱。只用齊老三家來表達。

    “可是鄰居都知道我家的雞發瘟疫了,賣給誰去?而且我們去賣很快就會傳到齊老三家的耳朵的?!?br />
    齊楊苦惱,覺得妹妹還是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姐姐,要不我們把這些雞藏起來吧!”齊莎開。

    “的簡單,這么多雞,藏到哪里去?還有這里還有一頭豬呢!”如果是一只兩只現在她們姐妹殺了吃了,可這里有十來只雞和一頭豬,哪里去藏?

    “我知道一個地方,應該藏的下這些東西?!?br />
    齊莎兩眼放光,剛重生回來的那會兒,她還想著有錢了就去賣點雞苗來,偷偷放到那邊養雞賺錢,現在根本不用籌劃了,有了現成的。

    現在齊莎覺得有這么一個厲害一點的姐姐其實也不錯的,管她是什么東西呢,只要能夠改變她們家前世的悲劇,她就認這個姐姐。

    “在什么地方?”齊璇問道。

    “就在后山?!逼肷司嚀宓牡氐?。

    “那里以前應該是一個碉堡,現在廢棄了,誰都沒有發現?!?br />
    其實前世那個地方是弟弟發現的,常帶著一群屁孩去玩,這世,弟弟都還沒有發現那里。她想應該能利用起來。

    “把雞催眠了扛過去倒是沒有什么問題,可是把豬趕過去就目標太大了,而且很久沒有吃肉了,你們不想嘗嘗豬肉的滋味媽?”

    齊璇看向兩人。的齊楊和齊莎也眼饞起來。

    “可是我們不會殺豬呀,外面去請人也沒有人愿意給我們殺瘟豬的?!逼胙釹氳槳讜諶忝妹媲暗淖釹仁塹奈侍?。

    “什么都有第一次,不過就是殺一頭豬,不過這之前,我們必須在外面做做樣子,裝作把瘟豬瘟雞處理了?!?br />
    “這個我來做?!逼肷愿娣苡?,找出家里平常母親收集的一些雞毛,放進麻。

    “等等,齊莎,動了這些雞毛,不怕媽媽回家發火呀?”齊楊阻止。

    母親收集這些雞毛可都是要賣錢的,現在把雞毛燒了母親回來齊楊怕沒有辦法交代。

    雖然柳漾在外人面前弱的像一只鵪鶉,不過在家里表現的還是非常強勢的。

    “姐,誰知道這些雞毛是不是也染上病毒了,不是我們要處理的,是村人讓我們處理的?!?br />
    齊莎朝著齊楊眨巴眨巴眼睛,重活一世她如果還不知道狐假虎威那就白活回來了。

    “妹也變得狡猾了?!?br />
    齊楊感慨的揉了揉齊莎的頭發,也一起去院子里面裝柴火。

    接著,三姐妹一起扛著幾個麻往外去。

    特意還撿人多的路走,由于柴火不夠,幾人還來來回回的運了好幾回的柴。

    放在荒無人煙的山上燒了幾個時才回的家。周邊還特意放了一些沒有燒光的雞毛,在外人看來,三姐妹這是把家里的瘟雞瘟豬都處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