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我已經和王爺商量好了,這次咱們主仆齊心協力將這煩人的蒼蠅們給趕出去?!鼻邃艚廡┡吮茸韃雜?,讓玉竹樂了老半天。

    不過清漪將剩下的比賽讓玉竹去準備一些重要的事情去了,玉竹聽后趕快去安排了。

    第六天開始考第八項演算,現在只剩下三十個人了,這回清漪倒是輕松了不少,拿出三十本賬目,分開計算,先完成正確者留下。

    精于算計的何云云道:“不知道王妃為何要考量大家演算?難道要將王府改成商戶不成?”

    何云云就是賊心不死,非要和清漪較個高下,總以為清漪是商戶的身份,她是庶嫡女的身份,應該是差不多的,但是她忘了最重要一點就是清漪還是千機門的大小姐。

    比起任何世家的名頭都好用,并且是通行證,要不是清漪不愛顯擺,早就鬧得沸沸揚揚了。

    對于何云云的話,清漪二話不說鞭子刷的一甩,“啪”的一聲打在了石頭上都冒了火星子,這下子是徹底的安靜了。

    這聲音讓很多人一激靈,她們不約而同想起了,清漪那天晚上的暴力,打了她們將近半個時辰,她們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清漪不客氣的道:“誰在胡說八道,鞭子不慣毛病,王府家大業大,難道還都是本王妃自己處理不成?娶回來個側妃就是擺設不成?”

    余下這三十個女子立刻眼冒火花,我的天啊,王府的家大業大終于有她們能參與的份了,這下好了聽懂了的,一個個的比打了雞血都興奮!

    對著清漪給的賬目,噼里啪啦的打起算盤來,好在是大家族的嫡出,母親都會請賬房教導的,以免將來嫁到夫家什么都不清楚,被下人蒙騙,甚至是賬目出錯,銀子被拐跑了都不知道。

    何云云看見清漪是真的有點害怕了,如果說以前何云云感覺清漪不過是長得漂亮,興許還沒有她聰明。

    不過這十來天下來,何云云終于明白為何沒有女人能擠進王府了,因為清漪這個女人就是個全能型的怪物,什么東西她都可以。

    就拿針線來說,有幾個不服氣的,要挑釁清漪,結果清漪三針兩線就繡好一朵栩栩如生的荷花,讓那些人徹底的不敢多嘴,屁都不敢放灰溜溜的滾蛋了。

    還有廚藝一項,她們費勁腦汁想出來的菜式,清漪完美的刀工,利落的動作,炒出了賞心悅目的菜式,還有色香味俱全的感受,將她們的自信打擊的體無完膚,很多人堅持不住甘拜下風的走了。

    這邊余柔惠也偷偷的看著清漪,雖然她的演算算是過關了,可是她也越來越忐忑不安,這清漪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就沒有她不會的什么東西,不管是琴棋書畫還是女紅廚藝,甚至這會子孫恬眉不服氣非要和清漪比比算盤,要知道在京都孫恬眉作為孫家大小姐,也掌管了不少的產業,算算盤子打得那叫一個溜,哪怕是她也比不了。

    可是你看現在基本都看不清清漪撥拉算盤珠的動作,基本上就已經算出來了,不知道為何會這么快?

    其實她們哪里知道清漪是心算高手,這些小陣仗見得多了去了,要是按照這些人磨磨唧唧的手法,那和平城就沒法子運轉了,一天什么不做清漪就是看賬目都看不完了。

    這不是今個淘汰了十四個人,真真的算是各府的嫡出的小姐了,孫家孫恬眉,高家高芙蓉,嚴家嚴晶,董家董燕華,李家李婄彤,姚家姚麗曼,余家余柔惠,周家周佳穎,蓋家蓋芳,薛家薛傲月,孟家孟金珠、孟銀珠,孟明珠,還有何家的何薇薇、何蘭蘭還有何云云。

    到了第六日,清漪宣布考的是第九項體能。

    清漪剛剛說完,何薇薇就不愿意了,“你這王妃也太能折騰了,這考琴棋書畫可以,這演算女紅也行,這體能有何用?”

    清漪看著何薇薇道:“何家大小姐還是考慮一下自己比較好,之前一直是給你一個機會,可是現在本王妃就是要告訴你,王府我說的算,我是一府主母,豈容你在這里指指點點,另外你是太子府被休之人,一會你愿意留下就去王府西園做客,我已經和王府西園幾個夫人說過了,如果不愿意,你和何蘭蘭就回何家吧?!?br />
    何蘭蘭趕快嚷嚷道:“憑什么,憑什么她們都能留下我和姐姐離開這不公平?”

    清漪好笑的道:“公平,你們還講公平不成?你們是太子府的被休之人,嫁到太子府這么久還是處子,太子根本就沒碰你們,如果不是這樣早就給你們踢出去了,但是話說回來,你們的都是這樣的身份了,對于這些清清白白云英未嫁的女子才是不公平的,還是那句話你們留下可以,去王府西園,如果不去就回何家,我們王府不是收破爛的?!?br />
    “你,你欺人太甚,不要以為王府是什么好地方,本小姐一定看得上,這次就讓你看看何家的女兒也不是好欺負的?!?br />
    何薇薇顯然是不想走的,這會子吵吵嚷嚷的,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還以為用何家的名頭能夠震住清漪呢,其實清漪壓根就不怕何家,早在清漪十歲的時候,對何家就已經出手了。

    到了現在千機門都沒有何家的人去學習,所以何薇薇的威脅什么不成立,只有如犬吠一般的煩人罷了。

    不過還是有聰明的,余家的余柔惠站出來道:“不知道王妃所說的這個體能怎么個比法?!?br />
    清漪道:“大家也別怪我的條件苛刻,盡然是能伺候王爺的人,本王妃不希望弄個身子不好的藥罐子回來,就算王府有銀子有的是好藥,可是這樣的人放在家里始終看著晦氣,倒不如提前篩選出來是正經,今個的規則就是左右不過是十幾個人,一會圍繞客院跑上十圈,三刻鐘能堅持下來跑完全程者贏可以留下,堅持不下來的可以回家了?!?br />
    大家一聽是松了一口氣,不就是圍著客院跑十圈嗎,雖然這客院是真的不小,可是也不至于完全不能。

    不過這些人還是小瞧了這客院,其實也不小,一圈就是三百米,十圈就是三千米,相當于現代的長跑了。

    這些千金來到起點,看著那些障礙物就傻了,心里暗啐清漪的黑心肝,這不是折騰死人嗎,這又是要趴下爬出去,又是要轉圈圈,又是要走獨木橋的,還有要過河的,哪里是簡單的跑步來著?

    清漪看著這些女子臉色不好看,心里都要笑翻了天,一副無害的摸樣道:“平時本王妃就是這樣訓練身子的,以免身子太弱,這也是王爺想出來的法子,如果大家不愿意,就可以走了?!?br />
    大家一聽王爺都是給王妃這么訓練的,心里則是多了不少期許,要是王爺在的話,拉拉小手,摟摟小蠻腰的這日子也是挺愜意的不是嗎?

    要是在一會假摔一下,一會喊“王爺妾身累了”的,將是多么刺激的畫面啊。

    想到這里不少人臉紅了,清漪看著這些女人紅臉蛋就和猴子屁股差不多,基本上想什么不用猜都知道,殊不知,她們幻想的那些事情別說門都沒有,就是窗子都封死了。

    清漪這邊下令開始,這些閨秀哪里受過這樣的陣仗,尤其是那打鼓敲得人心慌“咚咚咚”的惱人的很。

    這不是一個個的開始了跑步,因為根本沒換衣服,所以這繁瑣的衣服可是給她們添了不少的麻煩,這不是孫家的孫恬眉過獨木橋的時候,雖然這獨木橋只有二尺高,結果摔了下來也是挺疼的。

    在過小河的時候姚家的姚麗曼竟然摔了下去,弄得和落湯雞似的,那何云云咬牙堅持下來,可是在過障礙的時候還是跌了下去,摔得狗吃屎一般的難看。

    尤其是讓這些千金趴在地上匍匐前進,恨不能要了他們的臉,要了他們的命似的,一個個別扭的不行。

    若嬤嬤那邊鞭子一響道:“都猶豫什么呢,如果王府有什么危險,別說這趴在地上了,就是狗洞也得鉆?!?br />
    嚴家的嚴晶好不容易趴了過去,可是一點勁都沒有了,尤其是孟金珠在前面,弄得她一臉的灰,這些閨秀早上還清清爽爽的,不過是半個上午就成了灰頭土臉的了。

    就連元宇熙來的時候,就看見一個個跟土妞似的女人,一笑只剩下牙齒白了,元宇熙尖刻的道:“王妃這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訓練個體能罷了,怎么逗弄成了這般?”

    清漪道:“妾身也不太清楚,總之就成了這樣了,我們王府可不要那身體不好的藥罐子,不過這些女子比藥罐子還嚇人,跑了幾圈我看這氣都喘不上來了?!?br />
    偏偏這些女子還以為是王爺過來看她們來了,你看那余柔惠一臉的嬌羞,可是這滿臉都是灰土,哪里看得出來嬌羞,那一襲桃色的衣衫也是灰塵,一笑和傻妞還差不多。

    這會子也別管平時多么的端莊大方,眼下就是一群灰頭土臉的瘋婆子,再看姚麗曼和周佳穎,這兩個人是最先完成的畢竟是武將之女,多少會點功夫,所以也是頭發和雞窩一般,臉色和水墨畫一般,看不出個個數來。

    最后這一局何薇薇,何蘭蘭還有孟銀珠,孟明珠,還有高芙蓉,蓋家蓋芳被淘汰,歷經九局只剩下十人。

    孫家孫恬眉,嚴家嚴晶,董家董燕華,李家李婄彤,姚家姚麗曼,余家余柔惠,周家周佳穎,薛家薛傲月,孟家孟金珠、還有何家何云云。

    清漪讓她們回去休息,準備明天的最終決選。

    這些千金心里激動極了,感覺離著那個俊美如神一般的男子又進了一步。

    這往后的榮華富貴,還有她們要是生下子嗣,將來就是王府的庶子也能分的不知道多少的家業,至于王妃那個人雖然說是什么千機門的大小姐,誰知道是不是?

    會不會是扯謊的,要知道以前的薛傲蓉不也是說要成為千機門的小姐么,結果最后還不是給送到了洛陽去,什么都沒落下,還找了當地的一個家族的嫡子成親了。

    這件事情已經是笑料了,但是她們是不同的不是嗎?

    這一晚上有不少人失眠了,想著明天最后的決選,都感覺自己是最有希望的那一個,只要是王爺多看她們幾眼,肯定明天會被迷住的。

    可惜這些人忘了,王爺見到了她們大打出手,見到了她們那么惡心的房間,見到了她們的灰頭土臉,是個正常男人見到這些母老虎不跑就不錯了,怎么可能有什么想法?

    入夜,王府籠罩在一片安靜祥和之中,靜逸的黑色仰躺在銀河之中,萬家燈火似乎告訴回家的人那里有束燈光期待著你回來,家才是最溫暖的地方。

    元宇熙踏著夜色騎馬奔馳,想早早見到寶貝,想起寶貝今個上午給那些千金弄得灰頭土臉的,元宇熙嘴角不自覺的彎了起來。

    冷淵看著心情不錯的主子,心里也是替主子高興的,主子的心孤寂了這么多年,理應得到幸福才是。

    元宇熙一邊想著趕快到清漪的身邊,好像寧兒在自己的心里越來越重要了,只要是看見了寧兒,無論在外面再苦再累,最后都化作了一腔柔情,那些不愉快的很快就拋到了九霄云外。

    最近九城不太穩定,九城最大的家族,冷家的族府鬧得不像話,打算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在瓜分一些產業,被他的手下冷清給制止了,這些賊眉鼠眼的老匹夫,真是教訓的輕了。

    馬接近王府門前的時候慢了下來,冷淵下馬之后,將自己和主子的馬匹交給護衛,安靜的跟著主子后面進了外書房。

    進了外書房之后,元宇熙叮囑冷淵道:“這件事情暫時不要告訴王妃,以免王妃擔心,這府里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到和平城,到時候這些事情就不算事情了?!?br />
    冷淵道:“主子屬下覺得應該告訴王妃,否則主子最近幾天早出晚歸的,王妃時間久了自然會發現的?!?br />
    元宇熙道:“暫且先不告訴吧,這也不算什么大事,沒得都讓王妃操心,這府里還有這幾個幺蛾子沒收拾呢,對了那個地圖研究的如何了?”

    冷淵道:“主子,這次屬下有重大的發現,地圖上的兩塊地方,一個竟然在三房的荷花池下面,不過看著面積應該不大,但是有些機關,還有另外一處應該在城外的萬吉山附近,應該面積很大,屬下等已經盡力在查找,具體位置應該快有眉目了,屬下在周邊看了一下,竟然離著老侯府的族脈地不遠,相差大概二十公里的樣子?!?br />
    元宇熙點點頭道:“嗯,這件事情交給你我比較放心,不過你們要仔細點,我想這么多年那位宮里的已經熬不住了,就等著這筆天家的財富了,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不能泄露了行蹤?!?br />
    “是,主子,屬下記得了,有了消息第一時間回稟主子定奪?!?br />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