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慕言原本只是偷偷躲在樓梯的欄桿后面,往下看客廳里。

    結果一看,就見到龍千歲抱著鹿小幽,他整個人跳了起來,一蹬腿,就從樓梯上蹦下來。

    被侯慕言這么一吼,龍千歲沒有松開鹿小幽,反而瞥過頭,沖著這個氣急敗壞的男人揚起唇角。

    “操!”侯慕言伸手想要把龍千歲的手臂從鹿小幽身上拿開。

    而龍千歲的反應比他快。

    她揮手打開了侯慕言的手,在侯慕言再要出手的時候,她將對方的手腕扣住,再一用力,就把一米八的大男人給丟了出去。

    侯慕言自然不是經過了基因改造的龍家子嗣的對手,更何況,龍千歲從小就受過訓練,她沒點身手,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男人的后背撞到了墻壁上,又隨著重力落地,侯慕言咳了一聲,往前踉蹌了幾步,他抬起頭的時候,眼瞳里戾氣四溢。

    “小猴子,不可以對八爺動手?!?br />
    鹿小幽出聲,當她的嗓音覆蓋在侯慕言身上的時候,這個男人瞬間息了火。

    雖然他還是渾身充滿攻擊性的瞪著龍千歲,好似下一秒就要再次襲擊對方,可鹿小幽出聲了,侯慕言正努力克制自己的沖動。

    鹿小幽轉過頭,問龍千歲,“還需要抱抱嗎?”

    龍千歲笑著搖了搖頭,有這么一頭惡犬盯著,她哪敢在對鹿小幽動手動腳的了。

    “沒其他事的話,那我先走了?!?br />
    龍千歲話音剛落,侯慕言就沖她“嗷!”了一聲,警告她,有多遠,趕緊滾多遠。

    鹿小幽對她揮了揮手,“那下周就拜托你啦?!?br />
    身形纖瘦的“大男孩”,背對著她,對她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待龍千歲離開后,鹿小幽正要彎腰收拾落了一地的合同,耳邊就傳來侯慕言委屈巴巴的聲音。

    “主人,你有新寵了!”

    “乖,我就算有新寵,你的地位也不會被危及?!?br />
    聽到她這么說,侯慕言迅打起精神,振作起來,雙手還插在了自己的腰上。

    有鹿小幽這么一句話,他瞬間神清氣爽了。

    “小猴子,去準備好我們下周回京城的事,還有,我們更改了出時間,先別讓小鳳凰知道?!?br />
    侯慕言沒問為什么,只要是鹿小幽說的,他就會義無反顧的去達成。

    -

    華國,京城:

    自從龍熙涼遇上車禍受重傷,以致“性命垂?!敝?,為了裝的像一點,他自然不可能再去公司了。

    他足不出戶,就待在龍潛城堡內辦公。

    而網絡上,每天都在飄著,“龍熙涼病重”這類的新聞,在他經常去辦公的大廈下,24小時都有記者在蹲守著。

    而因為龍潛城堡地處隱秘的森林里,那些記者都沒找到城堡這邊來。

    復古的歐式書房內,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他身著簡單的居家常服,他的鼻梁上架著黑框眼鏡,那張俊逸非凡的容顏,在眼鏡點綴下,沾染了文雅溫潤的氣息。

    可此時,他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在他辦公期間,外頭吵鬧不息的響聲,總是在打擾他。

    “打他!打他!”

    “殺殺殺??!”

    “啊啊??!你怎么這么弱!菜雞,別跟我一隊??!”

    龍熙涼雖然聽不到那個小屁孩的心理活動,可小孩在小客廳里玩游戲,吶喊出來的聲音,隔著層層隔音墻壁,他依舊能聽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