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我不是林木女王,我有自己的事要做,拯救蒼生這種勞心勞力的事情不適合我,就交給新籮大人去做吧,我沒出現的時候,新籮大人一個人不是做得也挺好的嗎?”

    宋千玦一副無所謂的口吻,納蘭靜淵聽了搖搖頭:“殿下,你說的不對。我出宮的前幾日還偷偷聽見皇爺爺和新籮大人商量無虛崖的事情呢,新籮大人為了這事已經操勞許久了,我覺得,新籮大人十分需要女王你的幫忙?!?br />
    新籮先前將宋千玦帶回來的時候并沒有和宋千玦提起過無虛崖封印的事情,所以,宋千玦只曉得新籮要洗去她的記憶,卻并不知道無虛崖封印已經破裂,獸王與水族王馬上就破印而出。

    納蘭靜淵的話并沒有引起宋千玦的心緒,她現在只一心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這里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與她無關的。

    雖然納蘭靜淵很是害怕爬這樣的大樹,但他到底念著自己是個男子漢,不能處處沒用,于是一狠心一咬牙,就這么手腳并用的爬起了大樹。

    納蘭靜淵在樹上大汗淋漓,宋千玦卻在坐在溪邊的石頭上甚是逍遙,她一邊逗弄著水里的魚一邊頭也不抬的高聲給納蘭靜淵加油。

    “小孩兒,相信你自己,你可以做到的,加油!連魚都捉了,小小一棵樹算什么?我看好你哦?!?br />
    宋千玦聲音洪亮,納蘭靜淵氣喘吁吁地掛在樹上竟還十分開心,大抵是因著宋千玦鼓勵他的話,他頓時覺著這爬樹好像也沒有他想象的那般恐怖。

    然而,正當納蘭靜淵擦完臉上的汗準備繼續往上爬樹的時候,一陣震耳欲聾“轟隆隆——”的聲響從遠處傳了過來,緊接著整個大地都開始抖動起來,納蘭靜淵死死抱著樹干緊閉著雙眼大聲驚叫起來。

    “啊啊??!”

    一時間,原本靜謐安和的山谷驚鳥亂飛,蟲聲鼎沸,那延綿不絕地轟隆聲像是要將頭頂的這方天空轟塌似的,地動山搖的陣勢仿若世界末日般。

    宋千玦赤腳站在溪水里,一開始她以為是地震了,但她又隱隱覺得不大對勁,至于哪里不對卻說不上來,只曉得該是有大事發生了。

    在水里趔趄了幾個來回,宋千玦總算上了岸,目光所及之處,所有的東西都在動,不過好在這天地變色的陣勢并未持續多長時間,須臾后,大地漸漸平靜了下來。

    “啊啊啊??!”

    清脆的男高音還響在宋千玦的頭頂,她這時終于記起,樹上還掛著個人呢。

    仰起頭看著爬了半天距離樹下還不到三米的納蘭靜淵,宋千玦剛藥開口問一句有沒有事的時候,這人卻先嚎叫著從樹上掉了下來。

    幸好宋千玦閃得快,否則,真要給這小子當人肉背墊了。

    納蘭靜淵從樹上掉下來的時候,山谷里猛地又響起一陣山石滾落的聲音,這回可不是別的地方了,而是他們身處的這地方,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人始終是渺小的,就算膽大如宋千玦,當她聽到這聲音時,都忍不住冷汗層層,第一個念頭就是拉起地方的納蘭靜淵往相反的方向跑去,連情況不敢多看。

    納蘭靜淵摔下來時屁股硌在了幾塊石頭上,當即痛得他連喊都喊不出來,幸好沒磕著其他地方,否則,說不準今天真要死在這里,只是還沒等他緩和過來,便被宋千玦著急忙慌的給拉著跑路了。

    無奈納蘭靜淵的屁股實在疼得厲害,他雙腿一動,屁股就跟掙扎似的,強忍著痛跟在宋千玦身后跑了幾步,他實在挨不住了,路過一棵碗口粗的樹干時他便使了吃奶的勁抱著樹干說什么都不肯再動分毫。

    宋千玦回過頭來看他,他虛脫地擺擺手:“殿...殿下,我跑不動了,我,我屁股剛才摔著了,正疼著呢,你這么沒命地拉著我跑什么?”

    “你剛才沒聽到這山谷里后來那一陣響動嗎?”

    “聽到了啊?!?br />
    “那你還不跑?這山谷大概是被震壞了,隨時都有坍塌的危險,那些滾石隨時都會砸下來要了你我的命,你這么惜命,不想死在這吧?”

    聞言,納蘭靜淵瞧了眼宋千玦,然后他便轉過頭去看先前發出陣陣響動的山體,輕聲說道:“可是,可是已經沒響了啊?!?br />
    宋千玦順著納蘭靜淵的目光看向先前那處崩塌的地方,頓時怔在了原地。

    只見那處原本聳立著一座小山峰的地方已經赫然開闊,出現了一道懸崖,懸崖的對面仿若人間仙境般,鳥語花香,落英紛飛,有人生活在里面。

    兩個人一時間紛紛看呆了眼,竟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懸崖邊上。

    片刻后,納蘭靜淵忍不住感嘆道:“真美?!?br />
    宋千玦嘴角帶了絲笑意,嗯了一聲,這是人類在面對美好事物時不由自主會露出的神情和向往的眼神。

    然而,正當兩人沉浸在這美景中無法自拔時,眼前的景象很快便消失殆凈了,取而代之的是從遙遠天空上不知何時出現的人面飛禽像席卷而來的狂風迅速掃蕩了這個世外仙境,他們掠過之后,只剩下哀鴻遍野,空氣中隱隱飄著一絲血腥的氣味。

    一股極其不好的預感同時在宋千玦和納蘭靜淵心里滋生出來,他們默契的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四目相對間,滿是疑惑也滿是擔憂。

    這些飛禽怎么會如此有組織的大規模出現呢?而且他們還傷了人,血洗了人族的村落,這樣的事情自從獸王和水族王被封印之后就再也沒出現過了,現在這些家伙卷土重來,絲毫不將四族簽訂的契約放在心上,那是不是意味著......

    宋千玦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這是她在零域第一次見到萬獸傷人的場景,在此之前,她從未想過場面會如此血腥,那可都是活生生的命啊,眨眼間就沒了,先前的桃花源此刻也變成了尸橫遍野的人間地獄。

    怎么會這樣呢?被刺激到的宋千玦不由自主的軟了腿,她往后退了幾步,一個踉蹌沒站穩跌坐在了地上。

    雖說兩人距離那村落距離尚算遙遠,但納蘭靜淵還是擔心這些萬獸會發現山谷里的他們,于是他一轉頭將心慌意亂的宋千玦從地上拉了起來。

    “殿下,跑!快跑!我們得找個地方藏起來,決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br />
    宋千玦下意識的點了頭。

    于是,原本準備找回去方向的兩人在慌忙中不得不再次胡亂逃命,等兩人剛從那山谷的斷崖上離開后,先前襲擊人族村落的萬獸一窩蜂似的涌進了山谷里,夾裹著巨大的獸群快速前行,所到之處,無一幸免。

    像是醞釀多時的血雨腥風,萬獸從山谷里呼嘯而過,緊接著黑壓壓一大片又迅速移動其他地方,在藏身的山洞里足足等了一個時辰,宋千玦和納蘭靜淵才重又走了出來。

    納蘭靜淵頗為擔憂的看著萬獸留下的痕跡,一雙秀氣的眉緊緊擰起來:“京中一定是發生什么大事了,否則,萬獸是不敢在人界如此猖狂的?!?br />
    “你要回去嗎?”

    宋千玦問道。

    納蘭靜淵點點頭,他必須得回去了。

    “殿下,你和我一起回去吧,雖然殿下一直和我說自己不是林木女王,但殿下心里應該比誰都清楚,安護四族生靈本就是殿下與生俱來的使命,不管您再怎么逃避,這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br />
    和小孩兒相處了這么多天,宋千玦還從未在小孩兒臉上看到如此凝重又認真的表情,像是她如果再否認就是不懂事胡鬧了似的。

    但,小孩兒這招或許對別人有用,對宋千玦卻是沒用的。

    她甚是不在意的輕笑了兩聲,捫心自問,她能勝任這份如此偉大的職業嗎?當然不能了,至少現在她并沒有獻身精神,就算萬獸肆虐人族又如何?她終歸還只是個凡人,新籮和她說過,只要洗去了她的記憶,她便能恢復林木女王的神力,如果恢復所謂神力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恕她不能接受。

    納蘭靜淵見宋千玦這副神色自然知道她沒將自己的話當回事,納蘭靜淵是個單純的,他有些著急起來:“殿下,您不能這樣?!?br />
    宋千玦懶得與這人再費唇舌,她干脆不再糾纏這個話題,轉而催促納蘭靜淵趕緊找回去的路。

    兩個人不知胡亂走了多久,連綿的山峰似乎永遠沒有盡頭,就在兩人毫無頭緒的前行了一天一夜,餓得頭暈眼花之際,他們終于找到了一處村落,只是,這村子已經被血洗了一遍,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干涸的血液在地上畫出了一幅幅詭異的圖案,令人作嘔的尸體堆疊的到處都是。

    這樣的場景讓宋千玦止不住渾身微微顫抖起來,她想起了在那個世界里,那些慘無人道的恐怖分子肆意虐殺無辜性命的圖片,雖然她從未身臨其境,但只從圖片卻也能夠感覺到那些人臨死前的絕望和不解,明明他們只是好好生活著,怎么就無緣無故的要被處死呢?

    本就沒了力氣,宋千玦攙著納蘭靜淵的胳膊兩人往后退了幾步,忽然,感覺到自己腳下踩到了什么軟乎乎的東西,宋千玦下意識地低頭去看。

    “??!”

    一聲驚叫,宋千玦直接雙眼一白,暈了過去。

    納蘭靜淵也被嚇得狠了,當他看到宋千玦腳下踩著的那一截小孩手臂時,他渾身打了個冷顫,僵在原地沒敢動,瞳孔卻被放大了數倍。

    眼看著天就要黑下來,宋千玦又暈了過去,一向膽小如鼠的納蘭靜淵在此時做了個十分冒險的決定,他打算在這里休息一晚,沒辦法,他實在又累又餓,不能再往前了。

    壯著膽子在被血洗的村落里找了個還算干凈的角落,納蘭靜淵將暈倒的宋千玦背到了農戶家里的床上,這是全村唯一一戶院落里和屋里沒有血跡的地方。

    原本的木門已經被撞壞了,納蘭靜淵將院子里倒在墻邊的獨輪推車擋在了門口,又搬了些草總算將大門給堵上了。

    等納蘭靜淵忙完這些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農戶家里有油燭,可他不敢點太多,只燃了一盞放在了屋子里,這是全村唯一的燈火,看上去令人心安又令人害怕。

    村子除開他倆已經徹底沒了活人,到處都是尸體,就像傳說中的鬼城。

    宋千玦不知何時醒了過來,她雙眼呆滯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等納蘭靜淵將油燭拿近了才看大這人睜開了眼睛。

    “殿下,你還好嗎?要不要喝口水?”

    納蘭靜淵擔憂的看著宋千玦,一張青澀的臉有些憔悴,那雙眼卻仍是明亮的。

    “這是哪?”

    宋千玦問道。

    納蘭靜淵一邊將宋千玦扶起來靠在床頭一邊給她遞了杯水:“這是先前的那個村子,我找了處干凈的地方,準備休息一晚再走?!?br />
    “你是說,我們還在村子里?”

    宋千玦瞪大了雙眼,似乎不敢相信,膽小的納蘭靜淵真的在這里住了下來。

    “對,不過殿下別擔心,我已經把門堵上了。不過短時間里應該不會再有誰來這村子里,所以,我們只要小心些,暫時就還是安全的?!?br />
    納蘭靜淵的話讓宋千玦微微放了些心,緊繃的神經也總算松懈了些,一泄了力氣便感覺到餓了,前胸貼后背的那種餓。

    “有吃的嗎?”

    摸了摸自己餓扁的肚子,宋千玦掙扎著想要從床上爬起來,沒曾想話音剛落還沒等她腳落地又是一陣天暈地旋,都是餓的。

    于是納蘭靜淵連忙將自己先前特意給宋千玦留下的飯菜從廚房端了過來。

    看著盤子里的飯食,瞧著雖不甚新鮮,卻還是能裹腹的,到了這時候,宋千玦也顧不上好不好吃了,她當野人的這幾日已經徹底將胃口調換了,只要能吃就行,她已經沒有別的要求了。

    嘴里包著一口埋頭,手里捏著筷子,宋千玦一邊狼吞虎咽著一邊抬眼看向納蘭靜淵,含糊不清地問道:“這些飯菜你從哪弄的?”

    話音落下,還不等納蘭靜淵回她,宋千玦便已經開始后悔自己的失言。

    這些東西,除了是這里之前的村民留下的,還能有誰?

    果然,納蘭靜淵的臉色又蒼白了幾分,雖不想說起,卻仍舊和宋千玦解釋:“這是我從這戶人家的廚房里找到的,想來,萬獸來屠村的時候家里的人還沒吃飯,都只做好了放在鍋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