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擺擺手,讓他趕緊去找。

    火族的地牢。

    陰暗潮濕,時不時還有一些老鼠爬過,更是有著難聞的臭味。

    這里不知是關押了多少人,以及死了多少人。

    火顏神母和火風走進來,一股難聞的味道襲來,讓她忍不住伸手捂著嘴和鼻子。

    她停下腳步,轉身往外間走去,“將人給我帶到行刑房?!?br />
    “是?!?br />
    沒一會,火風便將沐流云和白鳶帶來。

    因為上界的時日跟下等大陸不一樣,這里一天,下等大陸一年,所以九州大陸此時還沒過去一年,兩人被關在這里也就快一日而已。

    身上的衣服倒還是整齊的,沒有一絲凌亂。

    火顏神母見此,心中又是不平,此時恨不得將兩人的皮都撕爛。

    等火風將兩人綁好,她瞪了火風一眼,他才將一個普通的鞭子交到她手上。

    沐流云冷冷地看著眼前有著一頭火紅頭發的女子,他知道,她將他們抓來,定是不懷好意。

    白鳶也知道她們來者不善,但她依舊沒有出聲,與沐流云一樣,只是冷冷的看著。

    平時看起來挺弱的人,此時在知道接下來會不好過,她依舊沒有說什么。

    “你們是什么人?為何要抓我們來?”沐流云雖然覺得問不出什么來,但他依舊還是開口了。

    只因看到白鳶臉色不好,卻依舊堅強的忍著,心中很是自責,他是男人,卻沒能護好自己的妻子。

    實在是有愧于她。

    只是,這樣的人,他不曾見過,玄真大陸是不會有如此另類的人。九州大陸他沒有出過白府,更沒有見過如此的人,他并不知道他們何時得罪了她們。

    此時的沐流云,還以為他們依舊在九州大陸。

    白鳶從出生后,就一直被白家人關著,更不可能知道九州大陸還有這樣的人存在。

    “什么人……說了你們也不知道,你們只要知道,被我抓來都是因為你們的好女兒,你們不過是拜她所賜?!?br />
    火顏神母說著,手中的鞭子狠狠一揮。

    只聽……

    “啪!”

    “嗯……”白鳶痛呼一聲,她的肩膀立刻被打得出現一條粗大的血痕。

    衣衫也瞬間撕裂。

    但她卻只是輕哼一聲,隱忍著沒有大叫而出。

    “鳶兒……”沐流云見此心疼地喚了她一聲,眼眸中乏紅,他對火眼神母厲聲道,“你們要打沖著我打,打一個弱女子,算什么人!”

    “流云,我沒事……”白鳶咬牙安慰著自己的丈夫。

    即使再痛,她也要忍著,既然是沖著鸞兒來的,那她更不能示弱。

    “別急,你們兩人今日都逃脫不了,誰讓你們是那個賤人的父母?!被奧?,她又是一鞭子甩在沐流云身上。

    “……”

    這一鞭子,確實痛得沐流云裂了一下嘴,但他卻依舊死死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叫出來。

    他不能叫,他若是忍不住,那么鳶兒更害怕了。

    “流云……”白鳶見他隱忍著,嘴唇忍不住顫抖著喚他。

    心中疼痛得厲害,這一鞭子有多痛,她是知道的。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盡管打我好了?!?#x767E;镀一下“至尊凰后:邪帝,超腹黑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