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江湖凌云志 > 第298章:帖木兒的余暉
    者勒覓、察合買二人分別領兵一萬,出了營寨,分兩頭向王寶和金杰撲去。

    王寶和金杰出了霸州城,沒有直接奔襲帖木兒的大營,而是在外圍來回的迂回徘徊,目的就是給對方制造要進攻的假象。

    而帖木兒在探知明軍前來后,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派了者勒覓和察合買前去試探一番。

    帖木兒經過兩次的受挫,心里已經對明軍的戰斗力有了了解,他甚至知道這里的明軍絕不是一群螻蟻,而是一群狡猾的狼,一群善于捕獵的狼群。

    王寶和金杰分兵兩路,分別從帖木兒大營外側兩邊不斷的徘徊,伺機窺探對方動靜與虛實,王寶正好撞見了前來的察合買,那察合買舉起馬鞭大喝一聲,道:“呔!你那不知死活的明軍小將,還不來下馬受死!”

    王寶哈哈大笑,道:“你這蠻子好大的口氣,自己都命不久矣,還口出狂言?!?br />
    察合買大怒,舞起一根爛鐵狼牙棒就向王寶打來,王寶也不跟他糾纏,嘴角一笑,帶領人馬向西南就走,察合買見王寶如此藐視他,心中怒火大起,率領士兵就去追擊,王寶見察合買追來,心道:“來的正好?!?br />
    于是王寶的大軍在前面跑,察合買的大軍就在前面追,兩支軍馬在大營外圍玩起了貓捉老鼠的游戲。

    而這邊的金杰也正好和者勒覓遭遇了,金杰性急,與者勒覓在馬上大戰幾十個回合,不分勝負,金杰心知不能與他過多糾纏,買個破綻向西北方向就走,者勒覓帶領大軍奮勇追擊。

    王寶和金杰一個走西南,一個走西北,兩支軍馬正好一前一后,從兩邊包抄帖木兒的大營,此時坐在大營里面的帖木兒接到斥候探報,明軍的兩支軍馬一前一后正在朝著大營疾馳而來。

    帖木兒眉頭一皺,道:“那者勒覓和察合買呢?”

    斥候道:“正在追擊他們?!?br />
    忽然帖木兒好像意識到了什么,一拳砸到桌上,大怒道:“不好?!敝患⒙砼艸齟笳?,上了馬,招呼人馬,準備迎敵。

    也就在這時,營寨的南北兩面頓時大亂,人仰馬翻,火光沖天。

    原來王寶和金杰在者勒覓和察合買的追擊下,借著沖勁,竟然從帖木兒營寨的南北兩端一路直穿了進來,立馬引起營寨內蒙古軍一片混亂,他們絕不會想到明軍竟然會主動出擊,而且會直闖自己的營寨,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王寶和金杰也不停留,兩支軍馬只管在營寨內,橫沖直闖,東西南北四方出擊,頓時帖木兒營寨內火光大起,亂成一鍋粥。

    兩萬人馬在王寶和金杰的帶領下,將帖木兒的二十萬大軍,沖的七零八落,王寶金杰一路只管砍殺。

    帖木兒在驚慌之下,迅速組織起人馬準備防御,可是此時的大營已經陷入一片混亂,好不容易聚攏了數萬人馬,又被王寶和金杰沖垮。

    王寶和金杰只管往人多的地方猛沖,越亂越好。帖木兒頓時陷入一片恐慌,看著二十萬大軍被對方兩萬人馬攪的七斷八續,心里大怒,于是帶領自己的數千衛隊,迎著王寶沖了過去,想要穩住陣腳,重整旗鼓。

    誰知王寶根本不與他交鋒,一個照面都不打,直接從帖木兒身邊沖過。

    這時,霸州城上的劉懷忠與李振峰看著遠處,帖木兒的大營內的吶喊廝殺之聲,火光沖天,人仰馬翻,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劉懷忠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看了看李振峰,道:“時機

    已到?!崩鈁穹逡讕捎行┙粽?。

    劉懷忠叫人在城門樓上放起了數十盞孔明燈,沒過一會,只見從帖木兒營寨四周的二十里地的地方,頓時塵頭大起,鼓角喧天,八個方向,八支軍馬,雖然人數不多,卻是極為機動靈活。

    八支軍馬也不突入,只在外圍不斷的撕開蒙古鐵騎的口子。蒙古騎兵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外圍,卻被忽然出現的八支軍馬再次撕裂開。

    那八支軍馬,不斷的啃食著蒙古騎兵的外圍,而王寶和金杰見時機再次成熟,于是改變戰法,將陷入混亂的蒙古騎兵分割包圍,可是兩萬人馬如何分割包圍對方的二十萬大軍呢?

    這時那八支軍馬抓住機會,只要王寶和金杰將蒙古鐵騎趕出營寨,八支軍馬立馬蜂擁而上,就像一塊肥肉落入了狼群,立馬消失不見。

    王寶和金杰如法炮制,不斷的將蒙古騎兵一塊一塊的分割包圍,再往外圍驅趕,讓狼群圍捕。

    可憐這蒙古騎兵被這一靈活多變的戰術打的是措手不及,疲于奔命,二十萬大軍經過一夜的激戰已經疲憊不堪,已經損失過半。

    百利帖木兒被衛隊?;ぷ?,逐漸身邊聚攏了七八萬的人馬,準備實施反擊,王寶和金杰看看天色,東方露出了魚肚白,再看看戰場,外圍的蒙古兵已經被分割包圍吃掉的差不多了,此時王寶和金杰的兩萬人馬也是損失過半,都是筋疲力竭,已經無力在組織大規模的分割包圍戰術,而外圍的八支軍馬也露出疲態。

    這時,只見霸州城上再次傳來信號,王寶和金杰會意,率領只剩下一半的人馬向馬蹄山跑去。

    帖木兒組織起來的七八萬人馬,再加上四周聚攏的人馬,此時他的人數還有八九萬,在兵力上還是占有優勢,被徹底激怒的帖木兒迅速帶領人馬朝著王寶和金杰追去。

    后面的八支軍馬則在帖木兒大軍后面,不斷的襲擾,給王寶和金杰減輕壓力。

    帖木兒見八支軍馬緊緊尾隨自己,心里大怒,于是分出兩支軍馬,想要截住這八支軍馬,卻沒想到,八支軍馬立馬四散開來,對著兩支蒙古騎兵采取故計重施的打法,迅速將這兩支軍馬穿插成大小不一的八個小段,一口一口的吃掉,蒙古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打法,完全是目瞪口呆,漸漸陷入絕望。

    帖木兒感覺一股越來越重的?;?,可是他卻已經停不下來,后面的八支軍馬依然如影隨形,這讓他想起了草原上的狼群。

    這時,一個探子回報道:“元帥,后面又沖過來大量明軍,估計有十萬之眾?!?br />
    帖木兒以為是自己耳朵聽錯了,又問了幾遍,這才目瞪口呆的回頭一看,只見遠處的霸州城下,不知何時忽然冒出來十萬大軍,火把通明,綿延數十里,吶喊聲、喊殺聲,混淆在一起,一次次的沖擊著帖木兒的心臟。

    帖木兒一咬牙,道:“追上前面的明軍,占住前面的山谷?!?br />
    于是帖木兒帶領人馬追擊王寶和金杰,二人來到馬蹄上口處,直接闖了進入,帖木兒見他們進入山谷,也率兵向內突入,由于這馬蹄山內三面環山,只有一個出口,帖木兒進入谷內,只見眼前呈獻出一個扇形的開闊地,頓時大呼不好。

    只見他立馬率領兵馬想要沖出山谷,誰知王寶和金杰已經繞著四周的邊緣地帶,重新繞到了谷口,配合后面的八支軍馬,死死的將谷口堵住。

    帖木兒大怒,率領大軍沖向谷口,但是迎接他們的確實一排排黑洞洞的槍口,只見那早已經埋伏在這里的五千火

    槍營,排成數十排。

    王寶和金杰來到陣前,指著帖木兒道:“你那蒙古將軍聽著,你們已經兵敗如山倒,此時不降,更待何時?”

    帖木兒心里頓時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不禁回頭看了一眼,自己二十萬人馬,一夜之間損失過半,此時又加上筋疲力盡,恐慌在人群里蔓延,每個人臉上都浮現出不同程度的恐慌、失落和害怕。

    帖木兒心里一陣不甘心,他想恢復祖父的榮光,恢復大蒙古昔日的榮耀,可是他失敗了,最悲催的是他竟然搞不清自己到底如何會失敗,此番落入絕境,仿佛就像做了一場夢。

    王寶指著帖木兒,道:“現在投降,可以饒你一命?!?br />
    帖木兒感覺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只見他面色鐵青,道:“明朝小將,大言不慚,我身后還有十萬鐵騎,竟敢口出狂言?!?br />
    金杰冷笑道:“你已經失敗了,只要我一揮手,我這五千火槍營,立馬就送你們下地獄,死到臨頭,還不自知!”

    帖木兒大怒,回頭道:“誰與我斬了此人?”

    身后的者勒覓大怒,立馬沖出人群,舞刀向金杰砍去,金杰一揮手,那火槍營立馬噴出一道道火蛇與煙霧,者勒覓應聲跌落馬下,渾身上下猶如馬蜂窩一般。

    帖木兒大驚,這時,明軍后面走出來一匹馬,馬上之聲正是劉懷忠,只見他來到前面,道:“元帥,多年不見,別來無恙?!?br />
    帖木兒定睛一看,道:“劉懷忠?!?br />
    劉懷忠笑道:“正是在下?!?br />
    帖木兒冷笑道:“你跑到這里,就是為了等我吧?”

    劉懷忠道:“你說的沒錯,這里是霸州,目的就是要讓你孤軍深入,所以說從一開始,你就注定要失敗?!?br />
    帖木兒冷笑道:“我還有十萬人馬,你憑什么覺得我會失敗?”

    劉懷忠笑了笑,沒說話,只見他一招手,后面人群中四散開來,露出數百只木箱,里面全都是火藥和彈丸。

    劉懷忠笑道:“我這里有五千火槍營,身后還有五萬將士,城下還有十萬大軍?!彼缸耪餿婊飛降墓瓤冢骸澳憔醯媚隳艸宄隼綽??”

    帖木兒胸膛怒火攻心,道:“我想試試?!?br />
    劉懷忠嘆口氣,沒有說話,王寶道:“將軍,既然如此,不如斬草除根?!?br />
    金杰也道:“斬草不除根,后患無窮呀將軍?!?br />
    劉懷忠眼睛緊盯著帖木兒,希望他改變主意,可是他從帖木兒的眼睛里分明看出了寧死不屈的氣勢。于是劉懷忠點了點頭,因為做為對手,他最終選擇的沉默,這也是一分尊重。

    當劉懷忠一個人默默走在回城路上的時候,從身后的山谷內傳來和一陣陣的沖殺聲,隨后就是“噼啪”火槍之聲,火蛇熾烤著空氣,夾帶的彈丸穿透過一個個血肉之軀,傳來沉悶的撞擊聲和凄慘的慘叫聲,那是死亡的宣判。

    每當火槍再次響起的時候,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陣慘叫聲,劉懷忠回頭看了一眼,閉上了眼睛,這樣的“噼啪”之聲足足在耳邊回蕩了三個時辰。

    劉懷忠回到衙門中,一個人關在屋子里,披頭散發,他陷入了沉思,他一閉上眼睛,耳朵里就會傳來槍聲與慘叫聲,他仿佛看到了馬蹄山里面的尸骨如山,他又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

    他開始沉思,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