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我不當鬼帝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妖怪也煉器
    但這樣的地方,在修煉者眼中確實是好地方,圍墻攔得住普通人,攔不住修煉者??!

    那道士在靈地中,說明他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陳一凡等人來到那道士所在靈地,只見是一個在既不算繁華,也不算冷清的地段,一處老式居民小區。

    道路上不時有行人路過,但沒有人多看那被墻圍起來,好似施工的居民小區一眼。

    沒有修煉者告知普通人,他們只知道,網上流傳,那里面是危險的地方。

    陳一凡讓陸豐爸媽留在了外面,自己和陸豐、苗家的人以及長清道長,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剛剛來到門口,護龍山莊聘請的看門兒老大爺出來了,攔下幾人不讓進。

    長清道長打算施展法術蒙混過去,苗家幾兄弟想要“說服”老大爺,陸豐一臉懵逼的跟著。

    作為一個普通人,經歷了前面婚宴上那些事,他現在還云里霧里的,就他這點兒實力,自然也沒什么主張,只能懵逼的跟著。

    “大哥”說怎么辦,咱就怎么辦!

    陳一凡抬手按下了“沖動”的長清道長和苗家兄弟,抬手拿出個小本本給老大爺看了看,老大爺直接放行了。

    畢竟,全國看守靈地的人都是護龍山莊聘請的,護龍山莊自己人,自然能進去。

    陳一凡手中的出入通行證,是護龍山莊制作和發布通行證時,呈上來給陳一凡看的樣本。

    一套通行證,既有最低規格的某小靈地的專屬通行證,也有全國靈地皆可通行的萬用通行證。

    此時,陳一凡直接取出了全國通用的。

    進入靈地,長清道長和苗家兄弟有些疑惑的看了陳一凡一眼,剛剛陳一凡給那老大爺看了什么?

    目前為止,這通行證還只在護龍山莊內部發行,他們并不知曉。

    陳一凡沒有解釋,到了這里,他大概已經能感應到捉走小狐貍那道士的氣息所在了。

    雖然沒有見過他,但作為這一片靈地中氣息最為強大的生靈,準是他沒跑了。

    陳一凡帶著眾人直接找上門去。

    那老道士在小區中間,幾個花壇邊的空地上。

    手中,一桿血色長幡攪動靈氣,形成了一個靈氣漩渦,長幡上透出強大的力量,這片靈地中的靈氣,正在以極為狂暴的速度倒灌進風中獵獵作響的長幡中。

    “喵!”一聲慘厲、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響起,一道黑白色的身影恍如一道殘影撲襲而至,向著穿著一席青袍的中年道士襲去。

    是一只受到靈氣改造的新時代貓妖。

    作為一只沒有傳承,受到靈氣強行改造的妖怪,它或許更應該說是妖獸。

    它的實力已經不弱于一般兩三百年道行的妖怪,但靈性很弱,沒有一般兩三百年妖怪的智慧。

    也沒有屬于妖族血脈的傳承,除了實力強大一點,它只會按照原本的本能行事。

    而此時,青袍道士侵犯了它的地盤,它想將這個靈氣四溢的家伙,當做自己的午飯!

    發現貓妖來襲,青袍道士并不慌張,反倒是冷笑一聲,喃喃道:“來的好!”

    話音落下,血色長幡中,一只白毛赤眼的狐貍忽然出現,兩條毛茸茸的尾巴隨著靈氣漩渦而飛舞著,一巴掌,便將襲來的貓妖拍到了地上。

    青袍道士正想上前查看自己收獲的獵物,卻聽一聲惋惜的呢喃:“來晚了??!”

    隨著聲音想起,青袍道士一驚,看到陳一凡等人穿破靈地的迷霧,出現在他面前十米之內。

    “你們是……”青袍道士謹慎的詢問道。

    他下意識的覺得這一群人不是那么好對付。

    他的目光最先落在長清道長臉上,隨即掃視了一眼其他人,最終落到陸豐身上。

    “你是那小子!”他認出了陸豐,驚疑道。

    隨即,不屑的一聲冷嗤:“怎么著,這是來找道長我報恩的?”

    “報恩?你倒也真敢想,勞資叫你一聲逗逼你敢答應嗎?”陳一凡嗤笑一聲,一本正經的對著那青袍道士喊道。

    “……”原本還一臉正經的長清道長和苗家兄弟,不由得一臉凌亂的看著陳一凡。

    大哥,咱不是來玩兒的好不好?

    “找死!”青袍道士忌憚的卻是長清道長,聽到陳一凡“口出狂言”,一時博然大怒,驅動長幡,使妖狐魂來襲。

    “嫣然!”陸豐有些難以接受的大喊道。

    陳一凡抬手一揮,一股無比龐大的法力化作黑色綢緞般的長綾將妖魂禁錮,抬手一擒,那青袍道士不受控制的向著陳一凡的方向飛來。

    最終,輕而易舉的被陳一凡抓入手中,卻是一條竹葉青蛇。

    這年頭,妖怪都會煉器了。

    這條小蛇已經化形,以他的實力來看,約摸七八百年的道行,又會道家法術,想必也有幾分來歷。

    但這都無關緊要,拿回去給鴛兒燉湯。

    陳一凡手指一錯,直接將青蛇七寸骨骼擰斷,收進了儲物戒指當中。

    “……”剛剛做出一番戰斗姿勢的長清道長和苗家兄弟尷尬且不著痕跡的收回手,裝作自己從來就沒有想要出手的樣子。

    他們,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那青袍道士的實力,就見那青袍道士落入陳一凡手中,化作一條小青蛇,然后不見了。

    “嫣然!”

    “嫣然!”

    “那家伙對嫣然做了什么?”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陸豐有些崩潰的大叫道。

    他可以一眼認出,面前這只妖狐魂就是白嫣然,但是……作為器魂的妖魂,已經不認得他了,眼中除了殺氣,竟再無其他。

    “……我們來晚了一步?!背亂環蔡玖絲諂?。

    那青蛇妖竟是拿小狐貍來煉器,這一點,就算他也沒有預料??!

    “若你早告訴我就好了?!?br />
    “……”聽到這話,陸豐崩潰的跌坐在地,雙手抱頭,一臉痛苦的喃喃道:“是我害了她!”

    “是我害了她!”

    “但是沒有關系,還來得及!”陳一凡瞥了他一眼,接著道。

    如今,這世上能為難到陳一凡的事,已經不多了。

    “還來得及?怎……怎么辦?”聞言,陸豐激動的起身,一臉激動的緊緊抓著陳一凡問道。

    我不當鬼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