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天道輪盤的運轉。

    一個透明的輪廓出現在輪盤上,赫連斗帝渾身顫抖的看著這道身影,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一模一樣的輪廓,一模一樣的外貌,他可以肯定,已經20年了,估計就算見過孫女的外貌,恐怕印象也無幾了,且他只說了孫女,異朽閣就把這個影子浮現了出來。

    “這里是哪里,我肚子好餓?!?br />
    “蒂娜?”

    “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叫蒂娜?”透明的身影漸漸從天道輪盤中走出,有點疑惑,看了下自己:“我身上怎么是透明的?”

    “蒂娜,我是爺爺?!?br />
    “爺爺?你有點像,但你太老了,肯定不是,我爺爺可是很年輕的,他是斗宗殿第一強者呢,你敢冒充我爺爺,我爺爺可是很兇的,把你丟進圣窟里喂魚?!?br />
    “真的是我的孫女蒂娜?!?br />
    聞言,赫連斗帝整個身心都劇烈顫抖了起來,一模一樣的口氣,這根本沒有辦法模仿,而且已經時刻20年了。

    “你們可以聚聚,根據交易規則,付清20億紫晶幣即可肉體重塑,否則她只能記存七日?!焙誑ǖ墓嬖?,秦天已經完善了。

    “蒂娜?!?br />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怎么知道我叫蒂娜,還有小哥哥,這里是哪里啊,我想回家,我想吃我爺爺給我做的桂花糕了?!?br />
    “好好好,回去爺爺一定給蒂娜做好吃的桂花糕?!?br />
    “你才不是我爺爺,我爺爺小胡子是黑色的,還經常扎起來,所以你騙不到蒂娜的?!鋇倌韌緦擁乃檔?。

    “她的記憶停留在離世的時候,也就是說這20年的記憶她是空白的?!?br />
    秦天一解釋,赫連斗帝愣了一下,隨之才恍然大悟,是啊,20年了,他老了,連一席黑色的胡子,現在已經變白了,怪不得孫女不認識他了。

    但這些都沒有關系。

    因為她真的就是自己的孫女。

    20年前。

    蒂娜患有九寒絕癥,據說擁有這個體質的人都活不到16歲,因他的執意,給蒂娜服用至陽丹藥,想要壓制蒂娜體內的寒氣,不料被寒氣反噬提前結束了生命,所以他帶著深深的愧疚,一次次內疚了20年,如今見到蒂娜。

    還是那個她,他最聽話的孫女,也是唯一一個,所以別說20億紫晶幣,就算再多一倍,他都想辦法湊齊。

    “殿主?!?br />
    “所有紫晶幣給我抬進去?!?br />
    “這。。?!?br />
    跟著過來的執事沉默了,不料赫連斗帝一個眼神就廢了他,赫連斗帝還是那個赫連斗帝,雖然他極少時候現身,但在斗宗殿,他的命令,是絕對的。

    20億。

    實則這一次來他們都沒有帶足。

    20億已經是所有人不敢相信的一筆天文數字了。

    見到一箱又一箱的紫晶幣被抬進異朽閣,無數勢力都為之眼紅,可惜異朽閣就是一個謎,整個莊園都是一個謎團,無論多強,斗皇斗尊,但凡入侵進來的都被扒光懸掛于國都門下,至于斗帝,如果來了,下場恐怕也不會改變。

    三日的時間。

    20億紫晶幣,斗宗殿如數奉上,當赫連斗帝帶著孫女從異朽閣出來的那一刻,整個天斗大陸都沸騰了,如果說瓊樓門只是疑惑,那斗宗殿此舉無疑做坐實了異朽閣真的有那種不知名的力量。

    人死不能復生。

    在天斗大陸一樣是一個千古不變的鐵律,如今這個鐵律在異朽閣身上打破了,應了黑卡的那句話,只要擁有紫晶幣,那就可以復活你想要的至親。

    誰家沒有至親?

    不少人當場上門,跪倒異朽閣門下,希望異朽閣能夠復活他們的親人。

    可惜跪下也沒用,沒有黑卡跟紫晶幣,秦天不會說因為他們可憐,或者因為他們有什么必須得理由去復活至親,又或者愛人,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感動天感動地的肺腑之言,在異朽閣這里都行不通。

    因為所有人的命數皆有天定,已經是安排好的,沒有“天”的許諾,是會降臨因果的,天斗大陸也一樣,有一個叫天上居實力,也可以窺探幾分天機,不過都是付出數十年的生命才能去推演,更別提那只是窺探天機,想要做到死者重生那是不可能的。

    可這方世界的天,它在沉睡中,那秦天自然可以改變幾分天意,因為他,代表的就是天道。

    斗宗殿離開這幾日,所有人都見識到了異朽閣的冷酷無情。

    “求求你們,救救我那剛滿月的孩兒,我給你們磕頭了?!?br />
    “大人,求求你們讓我見異朽閣主一面,我愿意為異朽閣做牛做馬,只要你們可以復活我妻子?!?br />
    “為什么,為什么你們這般絕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求求你們救救我家孩子?!?br />
    ......

    異朽閣門外。

    不少人甚至推著尸體過來,似乎想要感動異朽閣,希望他們可以出手相救,可惜他們出了能夠見到門衛,里面的人一個都見不到。

    想要硬闖異朽閣的,直接被奴隸門衛踢飛,雖然沒有重創他們,但下不了床幾十日還是要的,隨著藍香帝國也命令城衛把那些無理取鬧的平民直接驅散。。

    這一幕落在斗皇斗尊以上的強者眼中。

    他們并沒有鬧事,他們只想籌備紫晶幣,還有就是看能不能奪得一張黑卡,如今黑卡落入了各個強者手上,搶,不一定可以搶到,但借,有一部分愿意出借,但費用非常昂貴。

    有黑卡還要有紫晶幣。

    這段時間爭奪黑卡的少了,因為亡靈復蘇后還有肉身重塑都需要一個億的紫晶幣,并非所有勢力都可以拿出來的。

    一下子,所有人把目光鎖定在異朽閣的其他清單上,這段時間可以說被異朽閣死而復生交易震驚了,忽略了異朽閣其他交易也是讓人心驚膽戰的。

    丹藥除外。

    天機,測命運,十萬紫晶幣。

    偷天換貌,百萬紫晶幣。

    轉世重修,千萬紫晶幣。

    .....

    黑卡的清單,每一個都是讓人渴望的東西,特別是轉世重修,保留著記憶,秦天直接利用天道輪盤把轉修之人,變成了兩歲的萌娃,可謂異朽閣其手段,已經不能用詭異的形容了。

    “我這就是回到兩歲的時候了?!?br />
    那幼小的身軀,這手持黑卡恐怕保不住了,因為重修那就意味著前身的斗氣已經盡數被散去,有勢力的還好,讓宗門接回去,不少老一輩的宗主眼見突破無望,也很多選擇了轉世重修。

    畢竟有著前身的記憶。

    他們非??隙ù有灤蘗兌淮?,肯定可以突破前身的瓶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