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重生90甜軍嫂 > 第1354章 霆叔!完了,你的地位要不保??!(2000)
    漆黑的室內,曖.昧的嬌喘聲不息,靈魂仿佛被送上最高點時,她嬌羞地捂嘴,腦海中又綻放出了絢爛花火……

    床頭燈亮起,柔和的光線里,女孩自己緊緊捂著嘴,媚眼如絲,雙頰緋紅,嬌.軀蜷縮,睡裙細細肩帶滑落至大臂下……

    男人坐在一旁,目光一瞬不瞬地置于她的臉上,看著她的反應。

    比起先前,她多了幾分羞澀與沉默,仿佛對他還沒完全敞開心扉。他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知道前世的事的,知道了多少!

    “你、你可以出去了!”看著他緊緊盯著自己,她以為他又要禽.獸了,剛從那深入骨髓的銷魂感覺里恢復,她連連后退,邊喝道。

    看著她那又怕又怒的模樣,他不禁想起前世的每次激.情,她也都是被動的份,任他予取予求,每次后,都像是大病一場般嬌弱。

    她越是嬌弱,越能勾起他的獸欲,不知節制地索取,哪顧得上體貼她。

    此時,也是欲.火焚身,恨不能不顧她的感受,把她拖過來,狠狠占有,卻還是極力忍住了,嘴角上揚,“真不要我留下抱著你睡?保證只抱著,不動手動腳!”

    優優被他說得有點心動,但,她還不了解他?!

    沒說話,只是指著門口。

    他咬咬牙,起了身!誰叫她現在是皇后!

    他居然真的走了……!

    優優有點震驚,轉而欣慰一笑,他的改變,她是看到的。

    ……

    樓下的淋浴間里,夜七正郁悶地看著身上留下的那些羞恥的抓痕,他苦巴巴地皺著眉。

    腦海里不禁又浮現起昨晚夏禾兇猛地在他身上又抓又咬的畫面,小腹深處,突然像有股熱流在緩緩流淌,某個地方突然脹疼,他呆愣著垂下頭……

    羞恥!

    “嘩啦”一聲,浴室的門被人拉開,他嚇得連忙拿過浴巾將下身圍住。

    唐少霆進來時,看到的就是夜七抓過浴巾圍著下半身的畫面,跟個娘們似的,他嫌棄地挑眉,誰知,他卻先開口:“有沒有禮貌?!突然闖進來!”

    “陸戰旗!你到底是不是個爺們?這么龜毛!闖進來怎么了?我能把你吃了?還是你身上有我沒有的?”唐少霆沒好氣道,目光也落在了他身上那些曖.昧的抓痕上。

    “來,跟叔叔講講,昨晚的感受!”他沖他勾著手指,戲謔著問。

    “變態!”夜七瞪大雙眼,咬牙切齒,送他兩個字后,迅速出去。

    “活該霆嬸把你攆下樓睡!今晚你就睡沙發吧!”到了外面,夜七囂張地喊。

    唐少霆意識到什么,連忙跑出去,企圖占領一樓唯一的一間客房,誰知,夜七跑得比狗還快,已經沖到客房門口了,速度太快,浴巾都掉了,只穿著一條黑色平角內.褲,他迅速關上了房門!

    大男人懊惱地站在原地,雙手叉腰,咬咬牙。

    他在一樓客廳沙發上將就了一.夜,且被白米飯壓了一.夜,醒來又是一身狗毛!

    被夜七一通取笑!

    唐少霆氣得再次攆他回國去,夜七偏不走,還被優優帶皇宮去了,而某人華麗麗地被撇在了家里,跟兩只狗子作伴!

    王后被抓后,國王召開了記者發布會,向民眾做了個交代,他已經和王后離婚,王后也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時,國王也宣布,優優是王室唯一的王儲!

    不過,作為王儲的優優一直沒有召開任何新聞發布會,媒體上只刊登了她的一張照片。

    見到優優帶著一個帥氣的大男孩回來,王太后還以為是她新歡,被優優嫌棄地翻白眼,說夜七是她朋友的兒子,是她侄子!

    “優優啊,你要想開點,女人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開心點,奶奶給你再找個好男人,好不好?這些天,我發現,牧野還是不錯的,你們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玩到大!對了,還有你表皇叔的兒子——”王太后的話還沒說完,被優優一個冷冽的眼神嚇住。

    “霆叔!完了,你的地位要不保??!王太后要給我霆嬸再找男人!”夜七握著手機,躲在角落,悄悄給他霆叔打電話報告。

    彼時,唐少霆就在皇宮大門口外不遠處,坐在一輛嶄新的suv里等著他們。

    正抽著煙的他冷哼,“臭小子,沒人敢跟你霆叔搶女人!”

    拽!

    “霆叔,您別太得意啊,王太后說霆嬸和牧野是青梅竹馬,我霆嬸可是不置可否的態度!”夜七故意急他。

    不置可否……

    這四個字著實刺激到他了,手里的香煙幾乎要被夾斷了,被他按滅在煙灰桶里!

    不一會兒,一身黑色的男人下了車!

    ——

    沒有通行證,當然是到不了行宮的,唐少霆只能翻墻,到了行宮門口,他要見優優,被侍衛攔住,剛要打電話給夜七,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子從行宮里出來。

    “牧野少爺!”侍衛對他禮貌地喊。

    “你們讓他進來?!蹦烈暗?,侍衛果真放行。

    這小子,看來在皇宮挺吃得開!

    進入宮殿后,唐少霆直接要去找優優,卻被牧野叫住,“唐少霆,我們借一步說話!”

    唐少霆冷哼,一臉不屑道:“小子,我跟你熟么?借一步說話?”

    他邁開步子便走,被牧野叫?。骸耙蛭冶饒惆龐?!”

    唐少霆瞇著眼,牧野朝著后園的方向指了指,不一會兒,唐少霆跟著他,去了后園。

    牧野站在一只秋千邊,看著秋千,滿腦子都是優優小時候開心地蕩秋千的畫面,他陪著她玩。

    “原來我以為,你很愛她,后來才知道,是優優追的你!她好不容易把她后媽斗下臺了,結果,你沒夸她一句,還讓她那么傷心!從小到大,我還沒見她那么傷心過!”牧野對唐少霆指責道。

    對于情敵的指責,唐少霆是認了。

    “實話告訴你,我跟她配合著演戲的時候,說的話都是真的。我們是青梅竹馬,小時候,她說過,長大后就嫁給我!就在這里!”牧野看著秋千,眼前浮現著,三歲大,穿著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看著他說:“小野,我長大后,做你的新娘,好不好?”

    小男孩說:“好??!”

    “那時年幼,我們還在這舉辦過婚禮……”牧野又說道,隨即,回過神來,看向黑著一張俊臉的唐少霆。

    “如果你不能把她當公主寵著,就請你退出!”牧野強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