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重生90甜軍嫂 > 第1596章 陸學長,你的高冷人設快崩沒了?。?000)
    他又補了一句:“任由你糟蹋!”

    林楊怎會沒聽出來他的意思,他可真夠腹黑的!

    雙手推著他堅硬又溫熱的胸膛,嗔道:“陸哥,你想得可真美!”

    陸哥:“……”小丫頭片子大了啊,不好騙了。

    “怎么是我想得美了?哥這是等著被你占便宜呢!”他又企圖哄騙她道。

    林楊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戳著他的堅硬胸膛,嘴角勾著笑,“陸哥,我從來都不是喜歡占人便宜的人!”

    陸哥:“……”小丫頭片子也牙尖嘴利了!

    她從他懷里溜了開,一跳一跳地走開。

    膽子也越來越大了!

    不像最初的時候,在他面前總一副慫慫的樣兒。

    這都是他慣的!

    他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勾著寵溺的笑,邁開大步,很快追上她,并且走在了她前天,轉身面對著她后退著走,邊看著她。

    “給你便宜占還不占,這叫傻!”他繼續逗她。

    林楊白眼他,“陸學長,你的高冷人設快崩沒了!”

    他笑得邪肆,在她跟前站定,捏她的臉頰,“哥在你面前啥時候立過高冷人設了?”

    “那你在我面前是什么人設???”林楊同學仰著臉看著他問。

    “哥在你面前都是本色出演!你說是什么樣的吧!”他淡笑道。

    林楊回憶著這半年里的他,除了用“霸道”、“腹黑”來形容外,還可用——

    “流.氓本氓無疑了!”她大聲道。

    說完就往姜爺爺的小院門口方向跑。

    他是真霸道,占有欲強烈到變態的地步,她不能請教班上男生一個問題的,男生也不能向她請教問題,如果被他知道了,免不了被他一頓吻的!

    他也是真腹黑,因為他們沒公開戀情,她在女同學面前還是矢口否認的,所以免不了被請求遞情書,有的實在找不到托辭拒絕,她只能苦逼地遞到他面前。

    后果是,被他吻一頓不說,還被他逼著寫情書給他,還要折成紅色的桃心!

    她記得手工無能的自己,看著微博上搜到的折紙教程,學了兩天才學會,那個桃心還帶小翅膀呢!

    流.氓也是真流.氓!

    他們學業緊,他即將面臨高考,常常一起學習,沒人的時候,他常常把她摁在沒人的角落,一通深吻……

    總之,他常常雞蛋里挑骨頭,給她強加“莫須有”的罪名,然后懲罰(吻)她!

    他跟著她快到小院門口了,林楊立即讓他離開,誰知,姜爺爺已經出來了,被他撞個正著,林楊生怕他直接對爺爺坦白他們關系,不停地沖他使眼色。

    他也對她使了個眼色,那眼神仿佛說“丫頭片子,欠我一次!”

    “姜爺爺!”身材高大挺拔的十八歲小伙,走到老人跟前,禮貌地喊。

    “這是小滾??!”姜爺爺見這小霸王跟自家孫女在一起,著實詫異。

    他哪里知道,眼前這個小霸王這些年,隔三差五就翻他家院子,爬他孫女窗戶!

    “姜爺爺,我順道送楊楊回來?!彼Φ?,說著掏出一包香煙,要給老人遞煙。

    老人接過一根,點著頭,客氣道:“麻煩你了!我這正要讓警衛員去找來著,生怕我這丫頭在外遇到小流.氓!”

    林楊:爺爺,流.氓本氓就擱您跟前呢!

    真是搞笑??!

    也不知某流.氓心虛不心虛。

    不過,看他氣定神閑,一副成熟穩重大人范,禮貌又熟絡地給爺爺點火的樣兒,就知道他不心虛!

    “爺爺,楊楊是大院里孩子,有我罩著,沒人敢欺負他!”滾爺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道。

    “是誒!她跟著你玩,我這老頭最放心!我也常勸她多跟你們幾個走動,本大院孩子的性子,老頭兒我門兒清!”姜爺爺又道。

    林楊:“……”最放心?

    她簡直想跳腳告訴他老人家,這家伙怎么對她耍流.氓的!

    而某流.氓,正一本正經地點頭呢,人模狗樣的樣子,倒真像個正人君子!

    他抽煙的時候,還趁爺爺不注意,沖她得意地眨了眨眼。

    那眼神仿佛在說“滾爺我向來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瞧,你爺爺多喜歡我!”

    林楊白了他一眼,催促著爺爺進院子了。

    不過,他也確實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憑的不是他的背景,而是他的人格魅力和本事!這些個老首長們,都是當了一輩子兵的,就喜歡像他那樣,身強力壯、有勇有謀,天生適合當兵的好苗子!

    ……

    蔡予白同學愣是擠進了舞司令的房間,平時在她面前沒臉沒皮求被撩的他,此時,將陸小舞壁咚了!

    “司令大人,請問,那盒岡本哪來的?”他可沒忘記她隨手從后口袋里掏出一盒岡本隨手丟給小木頭時那十分自然又從容的樣兒,仿佛是個老司機!

    平時在他面前,純得很??!

    “哪來的需要告訴你這副官么?”被壁咚的她,仰著頭看著他,幽幽道。

    他的黑眸一暗,緊接著,嘴角勾起一絲危險笑意,她意識到他想干什么,連忙要別開臉,下巴卻被他緊緊捏??!

    “司令,我這副官又想造反了,您說怎辦?”他邪笑道,說完就要吻她。

    陸小舞嚇得連忙道:“在屈臣氏隨手拿的呀!”

    “你怎么知道那玩意是那玩意?!”

    “蔡副官,姐比你大四個月呢,你都知道,我怎么就不能知道?姐知道的,可不比你少!”陸小舞幽幽反駁,一把將他推開。

    臭小子盯得她可真緊!

    “那你在我面前,怎么就一副尼姑的樣兒?!”蔡予白同學十分郁悶道。

    半年前那一吻后,她對他可不是以前那種親密無間的兄弟了,防狼一樣防著他!

    “對你沒感覺啊,干嘛要撩!”她揚聲道,邊說著邊活動酸疼的脖子、肩膀。

    蔡予白同學動手就要脫衣服,她連忙道:“你干嘛?!”

    “脫光了,看你究竟有沒有感覺啊……”這半年,他每天都堅持鍛煉的,偏不信她對自己會沒感覺!

    追他的女生也很多的好么?!

    “蔡予白!你給我把衣服穿回去!”陸小舞見他上身脫得只剩下打底的白襯衫了,連忙喝。

    他可真夠騷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