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沒了?”

    “恩?!?br />
    “那個他,自殺了?”

    冷飛厭綜合從馮幻靈那兒單獨聽到的消息。

    他相信她所說的。

    在她的靈魂,進入到他的身體中時。

    她聽到了一個人,做臨別遺言的聲音。

    可能就是那個自己,告別這個世界的最后通告。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圓滿結束,我會幫你圓你的夢的。我會讓世界知道,真正的音樂,還是憑實力,不是憑操作,憑流量,憑臉蛋兒的?!?br />
    他并不痛恨剝奪自己記憶的人格。

    為什么會有那些人格出來?

    他查過了。

    資料顯示。

    當他自己的精神意識,在某個時刻,承受不了當時的某種狀態的時候。

    另外的人格,就會出來。

    另外的人格出來的原因,并不是因為他們自己想出來。

    而是因為冷飛厭自己的主人格,想要逃避。

    他想要逃避。

    但他的身體,必須要活下去。

    就需要一個意識,一個人格,來替他把他想要逃避,不想要再繼續進行下去的事情,繼續往下進行。

    他所不能夠承受的痛苦。

    全換了他的其他人格來幫他承受。

    其他的人格幫他承受了本應該由他來承受的痛苦。

    這是他,欠,他們的。

    告別馮幻靈。

    他,聯系了辛凌夏。

    在得知他的具體位置后,她們立馬不停歇的趕了過來。

    見著他時,沒有想象中的來一個哭天喊地的大擁抱。

    而是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責怪他為什么走了,一聲不吭。

    關于這一點。

    冷飛厭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解釋。

    更加不敢提自己還與一位美女,有所瓜葛。

    “哥,你的仙魂,回來了?”

    淺野茜通過對冷飛厭的觀察,發現了在他身上漂浮著一些懸而懸之的元子異動。

    冷飛厭點頭:“對,點亮了一半?!?br />
    他不會對他的家人,有任何隱瞞。

    這是一件好事情。

    讓她們知道這個,也會讓她們,更加安心。

    “酒店里的異動,是你,造成的?”

    淺野茜似乎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冷飛厭。

    她不明白,什么時候,哥哥到底是通過什么樣的契機,再次點亮的仙魂?

    盡管這仙魂比起他之前的,要弱上不少。

    不能因為一碗飯,只有半碗,就不能叫飯了。

    有半碗飯,吃下去的能量,就足夠頂上很久,至少比一點兒都沒有,立馬就會餓死的要強上不少。

    “現在,還差最后一步?!?br />
    “如果我的想象,是合理的?!?br />
    “我能夠點亮全部仙魂?!?br />
    冷飛厭不想再將時間給無限期的拖延下去了。

    他需要速戰速決。

    若是在像這樣無限期的往下拖延。

    等到黑袍神使找到對付自己們的辦法時,找到對付辛凌夏天雷的辦法時。

    他們,將重新回到被動當中。

    “好,我們,全力支持?!?br />
    “你們只需要幫我護法,其她的,我找了支援?!?br />
    手術的地方,是在鄉下村落里,那從外表看上去像是精神病院,寫著內有瘋病,閑人勿進的字樣。

    在這里。

    冷飛厭曾經救過自己的家人。

    再自己,死而復生。

    從那次以后,他,再也沒來過這里。

    這里,也沒有再為其他的任何人打開過,被一直封存著。

    這次,再度打開。

    還是因為冷飛厭。

    “游雪同學,就拜托你了?!?br />
    冷飛厭向著游雪,以及跟在她身旁的醫療團隊,鞠了一躬。

    游雪。

    當初是喬星馳小隊中的配置隨隊醫生。

    是一個精通醫療系元力的非人力醫生。

    經過幾年的沉淀發展,她的醫療技術,已經達到了一個不低的水準。

    這一次,他的手術難度,并不是太高。

    因為不管怎樣,都涉及到了頭部。

    腦袋這東西,畢竟是人身體上很重要的東西。

    又不是刑天。

    沒了手腳,還能夠活,要沒了腦袋,都不能活。

    不能太過于的隨便。

    游雪的水準,剛好夠。

    還有一點。

    既然游雪來了。

    喬星馳自然也免不了帶隊對這里進行國家級的安?;の?,保證這里的絕對安全。

    還有辛凌夏的坐鎮。

    不能說是保證絕對安全。

    至少說,就暫時的安全而言,還是能夠保證的。

    只要能夠保證他的手術能夠順利進行,就OK了。

    “你確定,這個手術,不會對它,傷害太大么?”

    冷飛厭的手里捧著嘯天。

    他所說的最后希望。

    就在于嘯天額頭上的天眼上。

    倒不是他一定要取嘯天額頭上的天眼。

    畢竟那位黑袍神使,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他目前的神力,也比自己更像是那位仙君。

    嘯天是在自己的身邊誕生的。

    但他畢竟是神犬。

    神犬要配仙君的。

    在好幾次的戰斗實際中。

    它都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做出正確的站隊。

    作為一個人。

    一個比較有自私心理的人。

    他自然是希望嘯天,能夠站在自己這邊。

    但他也不想讓嘯天太過于為難。

    也不想讓它跟著自己處于為難當中。

    它額頭上的天眼,是自己戰勝黑袍神使的契機。

    他知道,嘯天的那只眼睛,與黑袍神使,也就是自己以前在額頭上的那只眼睛,是通的。

    只要自己裝上,并且徹底融入這只眼睛。

    就能通過那只眼睛的貫通。

    知道黑袍神使的準確位置。

    對他一舉殲滅。

    “是沒有問題的。我們給嘯天做過全方位的檢查,CT,核磁共振,彩超,確保取走這只眼睛,對它,沒有任何的影響?!?br />
    游雪點點頭。

    開始她在聽說冷飛厭要她幫忙從一只狗的身上,取一只眼睛,移植到人的身上時。

    她是驚訝的,是詫異的,甚至是覺著天方夜譚,可笑至極。

    不過在聽到要求做這件事情的人是冷飛厭的時候。

    她的觀念,就有所轉變。

    這家伙身上的奇特,從來都是,只多不少。

    既然是他主動要求的。

    作為一個研究非人力醫學的特殊醫療工作者,能夠做一些常理之外的手術,也會對她今后的研究,起到不小的幫助。

    所以她欣然的同意了這門手術。

    并且提前進行了幾種預案,保證手術的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