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喪尸慢吞吞的,一個個年輕氣盛的大小伙子直接掄起槍托就砸,喪尸體質太弱,根本就是一磕就倒,然后被殺。

    “太弱了吧,就這還是喪尸?”

    有人嘀咕出聲,因為這些喪尸太弱了,根本沒有挑戰性,勉強克服了恐懼后,這群人也膽子大了起來。

    不過意外還是發生了。

    躲在廣場后面的人群中,有人被陰涼處躲藏的喪尸拉扯住了,直接被群體而撲的喪尸給圍攏撕咬了起來,一聲聲凄慘的慘叫聲不絕于耳。

    而其他人則是被嚇的各種的躲避,沒有上前阻止,因為他們都被嚇崩了,這個時候腦袋亂糟糟的,只想著逃跑。

    “第一個嗎?”

    死了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同學,王離不感覺很意外,因為這是他們自己作死,躲在沒有探查清楚的地段,特別是那里還停留著車輛,很容易就能藏個把個的喪尸。

    沒有救他,因為已經沒救了,被喪尸撕咬住了已經斷定了他的死亡。

    而撕咬后的喪尸更是瘋狂了,就好像突然爆發的瘋狗一樣,讓王離他們膽寒,因為這些喪尸在沾染血肉后明顯的振奮了起來。

    囚犯冬子趕到,雖然當初因為犯事,但是人性還是沒有呢泯滅到這種層度,只記得端起槍走近帶走了它們。

    這下子所有人都老實了,誰也不敢亂走了,畢竟容易被喪尸殺掉啊,他們還沒沒有做好與喪尸一搏的勇氣,因為心底還是抵觸的。

    體育生出面了,帶了一個頭,因為誰也都快看出其他人沒有出頭的,畢竟他是第一個敢跟喪尸肉搏的。

    “走吧,進酒店?!?br />
    帶領著眾人一進酒店,就發現這里顯然經歷過一場大戰,因為血跡到處都是,各種椅子腿還有菜刀等都有,顯然都是用來戰斗的。

    不過卻沒有一頭喪尸在里面,倒是讓眾人松了一口氣,開始有條不紊的開始檢查了起來,或者坐在一旁休息起來,因為一路的奔跑與提心吊膽就夠他們受的了,更別提戰斗過的十多人,那更是累倒了。

    體育生叫王堅,算是王離的本家,真要算上的話,還算是他的表哥呢,不過因為不怎么來往,關系也淡。

    此刻走到了王離身邊詢問起來,畢竟對于王離的家庭他也是知道的,自然有意詢問意見。

    “小心點,這里沒有一具尸體,還有喪尸,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疑點,如果說它們都追出去了這個理由太過牽強了?!?br />
    “是啊,我剛才看了看,反抗痕跡這么明顯,不過他們的武器倒是有不少,應該也不會被那些弱弱的喪尸逼到這種層度,應該是有什么讓他們在做出不得不撤離的理由?!碧圃凍淌實鋇奶岢鱟約旱乃妓?,然后詢問王離還有什么發現,接著詢問王堅。

    體育生王堅人高馬大的,卻不是一個喜歡動腦的家伙,然而也不是什么愚笨之人,想到電影里的場景,忍不住將擔憂說了出來。

    “會不會,是有一些比這些喪尸更加可怕的怪物,電影里面就是這么演的啊?!弊チ俗ネ販?,王堅還是低聲說了出來。

    “有可能,不過也不排除有救援隊的人來過,將他們帶走了,又或者讓他們自行組織撤離匯合?!?br />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找個好點的武器再說,你的酒瓶子可以扔了,你不會拿著這么一個不穩定的武器戰斗吧?!蓖趵牒瞇Φ目醋盤圃凍淌種心笞諾鈉【?,忍不住差點笑噴。

    “切……”

    隨便找了個菱角就是一拉,啤酒蓋就掉落,唐遠程直接灌了一口,說道:“跑了一路也渴了,剛好解解渴,也算解決了燃眉之急?!?br />
    “哦,你就不怕瓶子上有病毒,自己變成喪尸?”

    “不怕,你不是問沒有阻止嗎?”

    唐遠程絲毫不以為意,如果是有問題,王離剛才就會及時阻止他,然而沒有阻止,那就代表沒有問題。

    “嘖,好吧?!蓖趵胍裁揮芯瀾?,然后將猜測說了出來,就是那些黑色粘液的問題。

    這個時候,有人急沖沖的跑了過來。

    “沒有吃的啊,這里?!?br />
    這么一說,眾人都感覺一陣饑餓,不過誰也沒有想要出去尋找食物,。因為那里太危險了。

    “去二樓看看,應該有販賣東西的地方的,這么大個酒店,不可能沒有設立?!蓖跫岷蓯怯械5鋇惱玖順隼?,指揮了起來,帶領著一隊人上樓了。

    對于自己這個表哥王離很有認知,對方雖然不著調,但是有事時卻是毫不猶豫的抗起。

    三個囚犯很明顯也不對付,雖然有心結團,但是關系中也能看出很是僵硬,其中就以那個黃牙漢子很是讓人膩歪。

    因為他的眼神不斷掃視在那些青春靚麗的女生的身上,就好像要把她們扒光一樣,引的不少人對之暗暗警惕,讓冬子忍不住都想抓起來把他錘一頓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刷起來的感官,就這樣被他敗壞了,心中怒罵不已,但是面上卻不露分毫,長時間的打磨已經讓他可以收斂自己的心思了。

    至于那幾個老師,現在也得反應了過來,開始組織起人來,畢竟他們天生出于優勢,老師這個職業很容易讓他們獲得學生們的支持。

    不知道出于什么情況,喪尸也沒有出現了,這個下午他們都是在平靜之中度過,倒是食物有點犯難,因為雜物堆積在樓梯間,堵塞住了樓道,清理用了不少時間。

    最后在四樓發現了食物,那是一個小型超市,里面的食物倒是有不少,用來支撐現在四十多人的隊伍,但是還是有些勉強,因為里面已經被收刮過了的。

    很多東西都被拿走了,還散落在四周都是,很明顯那些人走的匆忙,應該是急事吧。

    不過這里也有血跡。

    然而王離卻沒有發現有尸體的痕跡,讓他皺著的眉頭更加的緊了,因為這明顯不對啊,不過因為人數多的原因,就算自己提醒也不會有人要響應的。

    那些正東倒西歪吃著屬于自己晚餐的同學們,怎么會放棄現在好不容易的安穩,而跟自己離開。

    況且他對于自己實力也有預估,自己一個人根本無法在這里存活,就算有著唐遠程一起,再說服王堅,也不見得可以存活下來。

    因為變故太多,誰也不知道這里的情況,自然而然的,跟隨人群是明智選擇。

    不過他總是心頭有一種心悸的感覺,覺得停留在這里會發生不好的后果,所以他還是叫上正在膩在女孩子堆邊的唐遠程一起去周遭檢查了起來。

    唐遠程也很聽從的跟隨著,因為他也發現了這里的不對,不過他也沒有提,因為那些老師已經安穩住了學生們的情緒,現在再危言聳聽,估計他們就要被孤立了。

    司機與囚犯就是榜樣。

    兩個司機因為在車上的事,導致他們現在還被學生們埋怨,而那個女導游卻是被容納了進來,因為某個男老師對她有好感,特別優待。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有顏任性。

    .com。妙書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