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鬼妃不好惹 > 第七十五章 回門遇襲
    讓風鎮雄不可思議的是她為什么沒死,難道戰王爺留著她還有用,她可是自己的女兒,難道他就不會起疑,這個女人是自己派在他身邊的棋子?

    看著眼前鎮定自若的女兒,想起大婚次日早朝,皇上那鐵青的臉,那么多死士,居然沒有殺死她,讓她逃過了一劫,害的自己被皇上找茬罵的狗血淋頭。

    本以為棄掉的棋子竟然安然無恙的回來,讓他心有不安,內心壓抑的憤怒一時就被挑起:“三日歸寧!居然自己一個人回來,你還有臉在門外和自己的妹妹爭吵?”

    風凌雪聽了,冷笑了一聲道:“爹爹!女兒回來您沒有一聲問候,先發制人的就是一句數落,看樣子真是嫁出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您這是想要和我劃清界限嗎?”

    “知道就好!如今你只是掛著這徒有虛表的王妃頭銜,回到家里難道還想作威作福嗎?”

    “好像是你們一直在刁難本王妃吧!既然你說本王妃作威作福,那我就讓你真正的見識一下什么叫規矩?”

    風凌雪眼神突然變得凌厲,本還想可以和氣一點,但是看向上座的左相那可惡的嘴臉,便端正身份,毫無情面的開口道:“左相大人!本妃來次多時,怎么不見你這一家子給本妃行禮???”

    風鎮雄和上官玬聽了,就是一愣,風凌香記恨著風凌雪之前對自己的毒打,看著沒有夫家撐腰,現在竟然還要求爹娘行禮,便仗著膽子,走上前指著風凌雪喊道:“風凌雪!誰給你的膽子敢在相府里耍威風?來人??!把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拖下去杖打二十?”

    話音剛落,風凌雪本能的手握銀針,就想出手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

    可是自己還沒有出手,就聽到一聲渾然天成,帶著磁性的聲音想起:“那又是誰給你的膽子,敢對本王的王妃動手?”

    風凌雪聽到熟悉聲音,抬眼一瞧竟然是墨景軒,身后竟然帶齊了四大護衛。

    只見他一身藍色的衣衫,盡顯貴氣,臉上依舊是銀具罩面,烏黑的長發高高束起,手里拿著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間一根金色腰帶,腿上一雙黑色靴子,靴上鑲嵌一塊雞蛋大小的佩玉。

    風凌雪低首暗笑,什么裝扮?竟然拿著把破扇子來充場面,不過這場面陣容還是說的過去。

    蒼龍依舊是一身黑衣,冰冷孤傲的眼眸沒有焦距,深諳的眼底充滿了平靜,讓人覺得他性子孤冷。

    雪狐則是一身輕松,兩只眉花眼笑的狐貍眼,橫掃眾人,讓人覺得他是一只狡猾的狐貍。

    冷芯橫眉立目,眼睛射出萬道寒光,根本看不出女子的意思溫柔。

    隨風身材魁梧,跟在最后,淡定的雙眸給人一種清冷的感覺,加上貴氣十足戰王神采飛揚的氣質,足夠群壓眾人。

    隨風縱身上前,一腳就把站在場中對著風凌雪比手劃腳的風凌香踹倒在地,低沉的聲音喝道:“我們戰王府的王妃是你一個小小庶女隨便可欺的嗎?早死?”

    風凌香此時已經嚇得不輕,又被大力的踹了一腳,此時有心起來道歉行禮都起不來。

    墨景軒瀟灑的走進大廳,對著隨風一個眼神,隨風就乖乖的回到身后。

    墨景軒沒有理會它人,徑直走向風凌雪面前,語氣溫柔的說道:“凌兒!本王不是讓你再稍等片刻,怎么就這樣急著回來?這陣勢怎么有點像不歡迎我們的意思?”

    “凌兒?”風凌雪聽了,差點嘔吐,什么時候他嘴里竟然叫出這樣惡心的名字,充場面就充場面,瞎起什么小名,倒覺得惡心。

    不過演戲嘛?誰不會,風凌雪突然一改冷清的做法,嘴角慢慢上揚,微笑的看著墨景軒道:“王爺!我想大哥啦?所以急著回家?爹娘很想念我的,還打算留我過夜呢?”

    風鎮雄心里就是一激靈,看著女兒似有深意的眼神就知道她有話說,再見墨景軒那銳利深邃的眸子,心里就泛起冷意,嚇得趕緊起身:“風鎮雄給戰王爺請安?”

    墨景軒沒有伸手,只是冷冷的回道:“左相這是何意?怎么本王剛剛進來就聽見有人要杖打凌兒二十大板?不知道她所犯何罪?”

    上官玬聽了,趕緊圓場,參見行禮過后,對著地上風凌香怒道:“大膽凌香!今天是你大姐回門的好日子,你竟敢在這里作威作福,還記恨著你打姐姐罰你閉門思過的仇,若不是王爺來了,家里還沒人管的了你?雪兒??!你這一出嫁,娘好想你??!”

    說完撲過來就要把風凌雪抱在懷里以示親近,風凌雪剛要閃身躲過,就被墨景軒把二人從中擱開,道:“上官夫人!雖然凌兒是你的女兒,但是她現在的身份是本王的王妃!現在本王寶貝的緊,還請上官夫人見諒?!?br />
    上官玬擦拭了一下強擠的眼淚,尷尬的笑道:“沒事沒事!雪兒竟然受王爺如此愛戴,我這個做娘的高興還來不及呢!”

    墨景軒為了顯示自己寶貝風凌雪,特意俯身把她摟在身旁,一股少女的體香夾雜著藥草香充斥著鼻腔,讓他心情瞬間大好。

    低頭對著風凌雪,依舊溫柔體貼道:“凌兒!今天就不要住在這里,跟本王回去可好?你忘了后日咱們還要進宮謝恩呢?本王不放心你一個人待在相府?”

    風凌雪突然想起還有這么一檔子事情,忽然覺得他和自己有點太過親密,便不著痕跡的想要推開他,可是那廝像似故意為之,害的風凌雪心里怒氣沖天。

    柳眉倒豎,瞬間又恢復如此,面帶微笑道:“王爺!看您這么擔心,那凌兒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雖然還想和大哥好好聊聊,但是家里的人一個個橫眉立目沒有她留戀的地方,還不如趕緊離開。

    最后勉強在府里吃兩頓午飯,就隨著墨景軒離開了相府。

    終于坐在馬車上,風凌雪總算擺脫了和墨景軒的表演模式,可是剛剛坐穩,就看見墨景軒從容的坐到了自己的對面。

    這樣一來,偌大的馬車就顯得有點擁擠,青青識相的跟著車夫坐在了馬車的外面,蕭烈騎著高頭大馬在馬車旁隨行。

    風凌雪雖然心里感激他抽時間來給自己撐場面,但是和他裝作親密還是有點不適應,瞟了他一眼,便賭氣道:“你自己有馬,干嘛還跑來車上?害的我的青青要跑到外面吹風?”

    墨景軒看不出任何表情答道:“本王又沒有攆她,是她自己跑出去的,不能賴本王!還有做戲要做足,咱們夫妻可是新婚,怎么能一個在里一個在外的道理”

    風凌雪聽了,也不和他置氣,輕輕的推開車窗,裝作隨意的說道:“謝謝!”

    “什么?沒聽見?你大點聲?”墨景軒故意裝作聽不見道。

    風凌雪心里在壓制火氣,回頭對他客氣的說道:“我說今天多謝王爺大駕光臨,及時出現,避免了一場鬧劇!”

    “哦!我們不是有君子協議嗎?對外我們就是一對相處和睦的夫妻,所以這等小事本王還是要給足你面子!”

    風凌雪也不反駁,還君子協定,那大婚之日的笑話算怎么回事?反正你地位高,王府是你家的,你說了算。

    馬車繼續顛簸在回王府的路上,天色也越來越暗,六月的天,小孩的臉說變就變。

    一會的功夫,天上就布滿了烏云,遠處還能隱約聽到幾聲悶雷,風凌雪和墨景軒坐在馬車里,二人保持著沉默,卻讓風凌雪的心情和天氣一樣沉悶的喘不上氣。

    馬車行駛過熱鬧的街市,拐角在繞過一條大街,馬上就快回到戰王府,這時候雨點就噼里啪啦的下了起來。

    青青和車夫拿起藏在車廂底的蓑衣披在身上,對著車廂喊道:“小姐!王爺!雨下起來了,馬車顛簸還請坐穩?!?br />
    墨景軒搶先嗯了一聲,之后就沒有動靜,青青只得坐好,希望快點回府。

    風凌雪總是有一種感覺,仿佛要發生什么事情,眉頭緊皺的抬眼看了看墨景軒。

    就見他仿佛也是提高警覺,和風凌雪有同樣的想法。

    那些黑衣人終于按耐不住,顯露身形,足足有三十多名刺客,因為此去相府回門,風凌雪就帶著蕭烈和青青回府,墨景軒也是聽到消息帶了四大護衛,但是眼前的黑衣人,對他們來說不足掛齒。

    墨景軒渾身散發著冰冷,雖然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誰,但是想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動手,還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黑衣人首領,大手一揮喊道:“給我動手!”

    三十多刺客一擁而上,便和蕭烈和四大護衛混戰在一起。

    風凌雪打開車門觀看著眼前的局勢,一眼看穿這些賊人的目標在車上。

    今天是自己回門,敵人估計自己沒有防備,想要偷襲暗殺自己,應該是沒想到戰王會同行。

    外面刀劍亂舞,乒乒乓乓的聲響沒有驚嚇到風凌雪,回身看著周身散發寒氣的墨景軒道:“后悔嗎?留下了我這個麻煩?”

    “本王樂在其中!”墨景軒詭秘的神情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