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瘟疫醫生 > 第九十六章 棄信者
    這些黑衣人都是身穿的大袖長袍,風格很讓眾人陌生,但看長袍上的那些怪異花紋,與那煤油燈、祭臺和祭壇石柱的紋路屬于是同一種風格,是那個異文文明的風格,只是似多了一份畸扭。

    “打他們啊,現在不一定也打不中!”樓筱寧又怒又急,幾乎忍不住要去奪槍的樣子,被蛋叔攔了下來。

    不錯,對方走出迷霧了,但如果能中,他們會走來嗎……

    薛霸還是下令試試,在擊殺異狼群的同時,火力人員對好一些的黑衣身影都開了槍,子彈卻全都是穿了過去。

    四周的黑衣人有上百個,腳步不停地在走近,四個方向又各有一個紅衣人,同樣是打不中。

    “見鬼了,見鬼了……”林墨喃喃,獨腿坐在擔架上,走也走不動,這讓他心里更多的彷徨無力。

    眾人不清楚那些是蜃景,是幽靈,還是他們的精神受到干擾而出了差錯。

    只見那一張張毫無表情的枯槁男人面孔,眼神都十分混濁,全都在張動干萎的嘴巴,一致地說道:

    “顧俊,睜開你的眼睛,看看你是什么,你和他們真的是同類嗎?”

    薛霸他們只是感覺心神有些亂,但這些話聲伴隨著歌謠聲,如同電鉆開動般鉆入顧俊的腦子里……

    鉆破他的意識,也鉆破他的潛意識,把一些不知從何處而來的詭秘意念翻騰出來。

    “你能叫出他們的名字嗎?”

    腦部發脹,渾身戰栗,在錯亂的痛苦之中,顧俊感覺對自己的身體有些失去控制,像扯線木偶那樣轉頭看了隊友們一圈,薛霸,蛋叔,樓筱寧,林墨,張火伙,楊鶴楠,周毅,高明鵬……還有呢?還有呢?

    他突然只能叫出這八人的名字,其他八人就好像變得模糊遙遠,變得不再真實,他叫不出他們的名字。

    “這些人真的存在過嗎?你,顧俊,真的存在過嗎?睜開你的眼睛?!?br />
    周圍凜冷的呼喚聲越發刺骨,顧俊再看眾人,薛霸、蛋叔、樓筱寧……還有呢?其他人都叫什么?都是誰?

    名字是有力量的,名字賦予靈魂,也賦予存在,屠宰場里的動物從來沒有名字。

    忘記了名字,他與那個人之間的記憶與情感聯系,似乎就被切斷了。

    他的心智,越發只剩下孤獨獨的一個自己,空白,無物。

    而另外一些異象光影卻在洶涌翻騰,是之前在石道聽到那難以名狀的低語時,那股有什么要破殼而出的感覺……

    野獸的吼叫聲、槍聲都聽不見了,顧俊只聽到那些黑衣人紅衣人又說:“睜開你的眼睛!”

    “阿俊,醒醒!”薛霸在焦急地喊著什么,“你是顧俊,真實存在的!”蛋叔也在喊著:“阿俊,你是好醫生!”

    他們在喊,可為什么聲音這么???顧俊已經只能還聽得見他們兩個了,其他人的面孔都已模糊,聲音都在遠去……

    顧俊并不是沒有抵抗,但那歌謠聲把他拉扯得支離破碎,他在尚是胎兒的時候,就已經聽過了嗎?

    還是……比胎兒還要更早的以前?

    他好像被分開了兩半,另一半已經不知道屬于何人……是小時候坐在榕樹洞里時的那種感覺……

    祭壇的四根殘破石柱都變得好高,而他自己在不斷墜落……是進入了譫妄?還是回歸到虛無的寂然當中。

    與此同時,空著手沒槍的蛋叔等人驚訝看到,顧俊的眼睛驟然變得充血,一條條血絲布滿如同那些石頭細紋。

    而他的臉龐上,再一次變得冰冷、僵硬、面無表情。

    “汝等棄信者……”一句嘶啞陰沉的話聲響起,竟與顧俊平時的嗓音全然不同,他在望著前方的一個紅衣人。

    那個紅衣人似乎是特別的,蛋叔他們能看出,那身紅袍上的花紋跟其他人的都不一樣,更加詭奇怪誕。

    但他們聽不懂這句話,什么棄信者?卻知道現在的顧俊,不是他們認識的那個顧俊。

    他這副身體,就像被另一個人格所奪走……

    “先別動他!”薛霸喊住要做什么的張火伙幾人,一是不清楚情況,二是直覺顧俊還沒完全喪失……

    這時候又有新的情況要了他們的注意力,腳下這個破敗的祭壇突然像是活了過來,石柱上的雕刻、石頭里的細紋,全都有血液般的暗光在流動,一股異常力量運轉起來了。

    他們頓時之間,猶如落入了籠牢之中,動彈不得。

    而異狀顧俊的面色更加難看,看上去也被禁錮著……

    祭壇四周外那些異狼猛獸,都嗚鳴著停了下來沒有再前沖,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物。

    所有的長袍人影也停步在祭壇邊的周圍,為首的紅衣人平淡的說道:“我們相信,棄信者比被棄者好。厄運之子,你的降生不過是我們培育而有,呼喚而至,你并不是神明,你只是我們給自己獻上的祭品?!?br />
    顧俊還剩有的朦朧意識,忽然徹底明白了……

    “靈童”也就像母親那樣,這么多年來,他都在孕育著另一個生命。

    就在今天,在他完成了整個成人禮儀式后,靈知極為活躍的情況下,對那個生命進行呼喚,讓其把他吞噬掉,破殼而出。

    厄運之子,降臨世界。

    不過來生會這些人并不是要做信奉的打算,而是以這個祭壇,吸收厄運之子帶來的所有力量。

    這就是這個局的目的,他明白了,他應該是這么多年來唯一成功降神的靈童。

    來生會對他做的一切設計,都是為了這一刻,收割他們在很多年前就播下種子的黑暗果實,使他們自己得到新生。

    “啊……”顧俊感到自己正在湮滅當中,精神與身體都墜入一片無聲的死寂之地。

    但他還有著一些意志,由師友的溫暖、隊友的冀望、自己的不屈而成。

    一切都是局,什么是破局之物,破局之物……

    祭壇周邊的那些身影又開始念頌起了什么來,這一次他們的聲音有著漸漸濃重的狂熱。

    顧俊憑著那意志,艱難地爭過這副身軀片刻,伸出手探向了腰間的醫療工具包。

    他從工具包中,緩緩地抽出那把卡洛普解剖刀……驟然之間,幻象爆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