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妻華 > 第二百四十四章拿別人的女兒抵債
?    一秒記住【筆趣閣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永安侯張口想把小廝喊回來,然而見到散架的桌子,折斷的木頭泛著白茬,他的喉嚨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一個人坐在一旁生悶氣。

    五小姐急促少了許多,父親也沒那么可怕,慕婳偶爾向她俏皮般眨眼,她明白只有自救者,天亦助之,倘若她方才似往日一般不敢多說,慕婳許是就不會幫她了。

    慕婳可以幫她一次兩次,她一輩子還有那么長時間,不能總指望慕婳,慕婳也沒那么多功夫管她,沒有勇氣邁出第一步,她還是以前木頭一樣的五小姐。

    永安侯的確在生氣,氣慕婳,當然更氣招惹是非的三小姐。

    五姐兒是個怎樣的脾氣秉性,他還能不知道?

    不是媛姐兒故意泄露消息給五姐兒,永安侯不信五姐兒能知道宋家的詳情,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五姐兒搬來一尊大佛,他都惹不起的慕婳。

    這樁婚事肯定有變故了。

    多事!

    也不看看她自己的本事就想同慕婳掰手腕子?!

    在暴力的慕婳跟前,永安侯連暗地里罵慕婳一句都要思量半晌,更多是暗暗咒罵不懂事且故作精明的三小姐。

    “來了,來了?!?br />
    宋少爺人還沒到,聲音先傳入書房,“爹,快點走,四小姐要見我們?!?br />
    他覺得自己運氣真好,剛剛打聽清楚四小姐慕婳的身份,便聽小廝說,四小姐回府,正在書房等著他,備受寵愛的三小姐是沒有指望了,攀附上四小姐是最好的選擇。

    剛剛邁進門,宋家父子一眼就見到慕婳,真是個絕色的女孩子,除了皮膚黑了點,五官相貌精美極了。

    兩人不由得自主同時流出口水來,這樣的美人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

    慕婳看清楚宋少爺的相貌,嚴格說還是不錯的,只是他身上的好色氣質讓他顯得很卑劣猥瑣,他甚至連隱藏猥瑣都做不到,蒼白的面容,虛浮的雙腿,明顯是縱欲過度,不知節制。

    “婚書拿來了嗎?”慕婳微微勾起嘴角,眼前的父子就是垃圾,沒有任何的長處,任何女孩子攤上他們,都不會幸福!

    這對父子就是永安侯夫人給慕婳選得夫婿和歸宿?

    慕婳突然有點慶幸慢慢沒有看到今日的一切,否則那樣一個敏感倔強的小姑娘會多傷心……她能想到,只要永安侯夫人在慢慢面前哭訴一通,再多給慢慢一點關懷和承認,慢慢極有可能就為侯府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了。

    想到此處,她的心頭猛然刺痛,這比她知道沐國公夫人的真正面目,見到嘉敏縣主還要痛苦。

    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慢慢很可憐,但是她一點都不可恨,可恨的人是永安侯夫人,是三小姐。

    慕婳眼眸中的痛楚被低垂下來的眼瞼蓋住,沒有人看到她的指尖白得可怕。

    宋父擦了一下口水,向懷里掏了掏,宋公子故作矜貴,穿著蝴蝶穿花的錦緞袍子,學著讀書人的做派,前腳翹起,扇子合起攥在手中,“小可見過小姐?!?br />
    他掩飾不住眼中流露出的挑逗輕浮。

    五小姐低下頭去,堂堂世襲侯府,竟然容忍這樣的無賴痞子上門,竟然同這樣的人締結了婚約,太丟人了,列祖列宗若是在天有靈,怕是都會降下一道雷電劈死永安侯夫婦這等不肖子孫。

    婚書是他們父子的依仗,宋父一直貼身保管,哪怕同丫鬟胡鬧時,都沒有放松對婚書的注意力。

    “你就是有婚書的侯爺準女婿?”慕婳淡淡的說道:“侯爺,他倒真是一表人才啊?!?br />
    永安侯亦覺得羞愧,哼哼啊啊應付著,宋公子卻以為自己這番表現取悅了慕婳,笑容越發……輕浮猥瑣。

    “以后他登臺為岳父永安侯獻藝,完全不需要再去戲班子學幾出折子戲?!?br />
    “四小姐過獎了,我沒什么愛好,就是愛看戲?!?br />
    宋公子完全沒看出永安侯又羞憤又難看的黑臉,得意洋洋的說道:“以前我也唱過玉堂春,不如我給小姐來一段?”

    “夠了!”

    永安侯臉龐如同砂鍋底一般黑,這樣的女婿令他惡心,宋公子一臉的迷惑不解,永安侯暗罵一聲蠢貨!

    以后絕對不準許他再登門。

    “侯爺怕是沒心情聽戲?!蹦綃O扯起嘴角,“聽說你們用祖上留下的人脈,幫助侯爺從關外返回京城,進而讓侯爺恢復爵位?”

    永安侯嘴唇動了動,慕婳輕輕看過去,他只能耷拉下腦袋。

    宋父咧著大嘴,露出滿口的黃牙,笑道:“我們可不是攜恩圖報的人,當初是你父母主動同我締結婚書的?!?br />
    “是永安侯夫人主動的?”

    慕婳放在膝蓋上的手握緊,“我就說嘛,侯府若是肯多出銀子報答恩人,遠比同侯府結親的好處實在。畢竟有銀子,害怕娶不到媳婦?”

    宋父點點頭,說道:“當日我說過只要白銀一萬兩,他們卻覺得不如聯姻,說了一通的好處,他當初還不是侯爺……”

    “爹?!彼喂映讀艘幌賂蓋椎囊路?,低聲道:“你胡說什么?一萬兩銀子哪有慕小姐重要?做了侯府的女婿不比銀子更實在?”

    “當時誰知道他能不能洗清冤枉?能不能恢復爵位?”宋父嘟囔著,“現在看……侯府女婿未必就比一萬兩銀子好,他們主動提出聯姻,我覺得是他們舍不得銀子,只能拿女兒抵債?!?br />
    永安侯臉龐通紅,不敢去看慕婳。

    慕婳笑容漸漸淡去,“也是拿一個從小就伺候你們一家的義女就能抵償一萬兩銀子,永安侯夫人這算盤打得很響啊?!?br />
    “不,當時我……我……”

    永安侯下意識想撇清關系,著急道:“當日我還不知道你不是我的嫡親女兒,回京后,木氏才承認把你和媛姐兒偷偷調換了?!?br />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慕婳不清不淡的反問一句,“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認不出來?你還算是父親?!”

    已經停在書房門口的人影頓樂敦,通紅的眼底滿是挫敗,堅毅的下巴緊緊的繃著,嘴唇幾乎成了一道直線。

    慕婳若有所思看了門口一眼,從宋父手中拿過婚書,仔細看了一遍。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