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妻華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神兵
?    賽馬場外,圍滿了人,人頭攢動,熱鬧喧囂。

    女孩子打馬球不夠激烈刺激,但是往往會吸引很多人觀看,畢竟是難得一見的事,場地上或是嬌俏,或是艷麗,或是明艷的貴胄小姐激烈比拼,可是絕不常見的。

    叫好聲音此起彼伏,非常喧鬧。

    為爭奪進宮向太后娘娘拜壽的資格,往日秉承著溫良恭儉讓,端莊柔和的女孩子此時也已殺紅了眼,比出了火氣,激烈的碰撞,為每一個進球忘情般的歡呼。

    “既然很焦急,你怎么不親自登???”

    柳三郎端著茶杯,漂亮的眸子斜睨一直站在窗邊的慕婳,她一身湖水藍衣裙,清爽而干凈,宛若夏日蔓延開的山水畫,驅散燥熱暑氣。

    慕婳淡淡的說道:“我不是腳崴了嗎?”

    “喝?!?br />
    柳三郎顯然是不信的,今日圍上來的百姓比往日多很多,大多都是來看宛城女孩子的,最重要得是來看慕婳的。

    只要慕婳在場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會落在她身上。

    “沒有什么公平不公平,有些人生來就是耀眼奪目?!?br />
    “你這話不對?!蹦綃O背對著柳三郎,輕聲道:“沒有人生來就是耀眼奪目,沒有我,她們團結齊心,供方有序,打得也很好,每個人都很出色,亦很耀眼奪目?!?br />
    看到宛城女孩子勝券在握,不會再有意外變化了,慕婳坐回柳三郎對面,習慣般接過柳三郎遞過來的茶杯,“倘若我登場,馬球比賽就沒意思了?!?br />
    并非慕婳狂妄,而是實力太強,她嘴上說著喜歡‘虐菜’,只是安慰宛城的女孩子,從訓練她們那一天起,慕婳就沒有想過同她們一起登場,同她們一起入宮拜見太后娘娘。

    讓女孩子出風頭的機會太少,慕婳不缺名利,亦不愿意爭奪‘簡單’‘揚名’的機會。

    “對付其余對手,她們有你親自傳授的東西,足以獲勝?!繃擅髁四綃O的心思,輕聲說道:“不過入宮在后,同京城小姐比試,她們能贏?”

    慕婳燦爛一笑,“我相信她們!”不管輸贏,她們都曾努力過,奮斗過,亦不會為少女時代留下遺憾。

    “嘉敏縣主也在其中,不過慕三小姐據說因為婚期將近,退出馬球隊了?!?br />
    柳三郎盯著慕婳的眸子,半晌之,慕婳翻了個白眼,無辜般攤手:“對三小姐的婚事我是很高興,對嘉敏縣主……”

    慕婳突然停頓下來,立刻站起身體,幾步跑到窗口,向外張望。

    柳三郎幾乎同時來到慕婳身邊,同樣向人群中掃視,從懷里掏出一個單筒鏡,放在眼前仔細查。

    慕婳:“……”

    “伯父送我的生辰禮物?!?br />
    慕婳盯著單筒鏡好半晌,緩緩開口:“我是想問,這玩應,他是從何處得來的?番邦進貢……”

    下一刻,柳三郎把單筒鏡遞給慕婳,“西南方向好似不大對勁?!?br />
    慕婳按下探究的心思,拿起單筒鏡看向西南方向,手指不自主泛白,太清晰了,幾乎能見到遠處百姓臉上的汗毛,隨后她看到的情況,令她腦子似要炸開一般,哐當,手中的單筒鏡掉落,慕婳怔怔出神,“怎么可能?”

    如果更遙遠的,不完整的記憶沒有錯,那樣的東西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火器?!”

    柳三郎眸子深邃,同樣不可置信。

    “你又知道?”慕婳宛若看神仙先知一般看向柳三郎,那不是簡單的火器,而是……沒有看錯許是連發的。

    誰掌握這些,誰就有可能稱王稱霸!

    畢竟弓箭同火器是沒有辦法比的。

    柳三郎皺著眉頭,“聽說過,卻是沒有見過?!?br />
    他深深看了慕婳一眼,扯起嘴角,“你好似挺明白啊?!本退闥笆朗巧俳?,可也不該知道這些東西。

    慕婳打了個激靈,“先把人救下再說,不能讓他們傷害無辜?!?br />
    此處百姓云集,很容易造成慌亂,擁擠踩踏比槍火更危險。

    慕婳看得出已經受傷的少年應該是中原人,而后面的追兵……她沒有再遲疑,直接從窗戶躍下,兩層樓的高度不算什么,慕婳落地后,在茶樓門口百姓驚訝的目光下,向西南方向快速跑去,“讓一讓,江湖救急?!?br />
    柳三郎瞇起眸子,手指無意識般屈起,揚聲道:“你去給木指揮使送信,山海關總兵出事了!”

    “是,少爺?!?br />
    門口的書童忙拍掉手中的點心,顧不上多問,沖忙下樓飛奔去神機營駐地。

    柳三郎又看了一眼皇宮方向,隨后如同慕婳一般,從窗口躍出,遠遠瞄著慕婳飛速在人群中穿梭的影子,他亦緊追不舍。

    皇上想給太后娘娘一個盛世壽宴,可偏偏總有人想要破壞。

    槍火都流落在外,用來追殺山海關總兵,皇上……怕是這回再無法因愛惜人才或是維持穩定朝局而高高舉起,輕輕落下了。

    奔跑且受傷的少年目光模糊,眼前時暗時明,感到頭重腳輕,身體顫抖,小腹的傷口越來越疼,他的手已經捂不住了鮮血……本想混入人群,可后面的追兵竟然敢開槍火,完全不顧及旁人,他……不能再繼續往人多的地方跑,一旦引起騷亂,定會死傷無數。

    他就算躲過追殺,死了那么多百姓,他也沒臉見自己的父親。

    少年咬著舌尖,疼痛讓他恢復了幾分神智,爆發出所剩不多的體力,他轉移方向,往小巷跑去。

    慕婳離著少年已經不遠,見他轉移方向,立刻明白少年不愿意牽連無辜,這是個好孩子!慕婳腳下跑得更快,無論如何也要救下他!

    少年從未進過京城,更不熟悉巷子,前面的豎起一道石墻,這條巷子是死胡同,以他如今的體力根本無法翻過石墻,身后的追兵又堵住了退路,他后背靠著石墻,身體慢慢下滑,坐在了地上,苦笑般看著拿著怪異火硝的人。

    也沒有問你們是什么人,他們不會說。

    更沒有大義凜然的痛罵,他靜靜看著敵人靠近,睜大眼睛,看著他們如何殺死自己。

    他等待死亡的降臨,然而在追兵開槍之前,一塊磚頭飛了過來,砸掉了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