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妻華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柳三郎教你玩宮斗
?    從太子面上看不出什么來,但慕婳感到來自帝王濃濃的‘惡意’。

    太子方才說得那句話,一定傳入太后的耳中,在太后娘娘的認識中,就是因為這個上師的影響,皇上才會同她離心離德,最終他們母子走上母子相殘的道路。

    沒有上師,皇上也不會變得不聽話。

    趙王眼里的亮光一閃而逝,拱手道:“太子哥哥放心,臣弟斷然不會把這句話告訴皇祖母?!?br />
    不管真假,太子扯過一抹感激的笑,“即便皇祖母聽了也無妨,皇祖母雖然同父皇在一些朝政上看法不同,但孤相信皇祖母的眼界和胸襟,上師被皇祖母稱為妖孽,并非一無可取?!?br />
    真是要對太子刮目相看,慕婳贊同柳三郎對太子的看法,絕不是因為他是皇長子就被冊為太子的,沒準這位太子殿下真有可能順利登基?!

    慕婳眼角余光偷偷掃過,皇上臉上明顯露出一抹的欣慰,然莫名的慕婳隱隱感到皇上對太子的態度……有點特別,欣賞有之,感慨有之,更多是漠然。

    把她叫到金鑾殿只為問慕婳該如何處置林克王子,其余商量朝政的事宜,不適合慕婳插嘴,當然慕婳也懶得插嘴。

    處理大部分朝政后,皇上便讓朝臣退朝了,他單獨找見閣老們,在他們中間選擇由誰晉升為首輔。

    木齊雖是惦記女兒和楊耀的狀況,但此時在皇上整合宮中侍衛的關鍵時候,木齊只能盡量跟著皇上,怕皇上再出意外。

    散朝后,朝臣說得最多的事就是首輔告老還鄉,以前隱隱有風聲,但他們并不相信首輔舍得致仕,沒想今日首輔突然堅決上表祈骸骨,走得干凈利落,最覺得震驚惶恐的便是首輔一黨。

    他們面色都不大好看,或是憤怒,或是失望,還有人的目光在太子,齊王,趙王身上掃過,好似選上哪家王爺的船。

    相比較大臣們的打量權衡,一位太子,兩位新鮮出爐的皇子親王之間氣氛極好,三人說說笑笑,好一派兄友弟恭,哪怕是在上朝之前對太子橫眉冷對,怒目而視的齊王都是笑若春風,同太子交談不失恭敬之色。

    慕婳除了暗暗感慨外,還能說什么?

    三位皇子徹底拔高了皇室的教養。

    而且他們都對慕婳很客氣,對柳三郎和親熱,齊王甚是爽快拉著柳三郎去喝酒,柳三郎一一推辭了他們的好意,說是奉木叔叔的委托照料慕婳。

    慕婳微微垂下頭,不愿意去看他們太過炙熱的目光。

    直接同三位皇子道別,慕婳發覺柳三郎有幾分心不在焉,不,該是柳三郎唇邊的玩味大有深意,好似誰又被他坑了。

    “你又做了什么?”

    慕婳知道柳三郎最近膽子很大,若說柳三郎乖乖備考,她是一個字不信,尤其最近兩日,柳三郎的權力欲望更重,他好似等不及了。

    是為了她嗎?

    歷來都是她欺負別人的份,雖然如今身上有傷,那也是慕婳自己愿意挨的,為了保住自己前世的心血。

    柳三郎扶著慕婳回養病的地方,“宮里能不待就不要待了,雖然你想做女孩子,但宮中的人情世故太復雜,你不是應付不來,而是你不該被這些纏上?!?br />
    “我是你問你做了什么?”

    “你不認為太子妃當面嘲諷我,該受些教訓嗎?”

    “……她不會已經被太后娘娘罰跪,聽說還給她派了兩個老尚宮教導她規矩,有了太后娘娘的命令,老尚宮必會把手段都用在她身上,沐國公夫人自顧不暇,怕是沒辦法給她出招?!?br />
    不是柳三郎讓人把太子妃直接送回慈寧宮太子妃未必會被太后注意到。

    沐國公夫人即便安排得再好,在周全,也架不住柳三郎和慕云來人聯手偽造證據,再加上皇上的默許縱容,就算太子看在太子妃面上幫沐國公夫人一把,都未必能起到作用。

    “她諷刺我只能主內,那我就讓她看看宅斗主內該怎么玩?!繃汕嶸檔潰骸氨鷚暈揮秀騫蛉撕退諢使杏腥?,安排個把奴才在宮里當差,并不算太難?!?br />
    慕婳沒有來后背冒出一層層冷汗,所以得罪誰也別得罪柳三郎?

    “我沒同你說,三皇子,當今的趙王殿下昨日竟是提醒魏王去宛城,雖然哥哥和母親回京,我也是高興的?!?br />
    慕婳可沒聽出他有多高興!恩恩啊啊的聽著令她心驚肉跳的計劃。

    “我其實有個缺點,最恨旁人威脅我,趙王在宮中名聲極好,很多奴才都愿意為趙王辦事,聽說其中內廷二十四監的大太監都對趙王心存善意,我想知道若是這些大太監犯了事,趙王能不能保住他們?”

    “你是不是忘了這是皇宮?”慕婳抬手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對抗幾百上萬人,她單槍匹馬都不帶怕的,可面對野心家陰謀家的柳三郎,慕婳只能感嘆血脈傳承的強大。

    縱然他不在皇宮長大,身上也有爭斗的基因。

    “皇上給你的名是拙謹,大巧若拙,謹言慎行?!?br />
    “可是皇上也不希望我受氣,你不是也提醒過我,別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讓皇上因為同情我二動手?!?br />
    柳三郎以前不會用這些強硬的手段,但是有好幾次,慕婳在面對危險時,他都只能在旁邊看著,甚至淪為被慕婳?;さ娜?,謹言慎行又有何用?

    那三位皇子都不是省油燈,對慕婳少不了算計,他必須得讓他們明白慕婳不是他們可以碰的。

    “這還是我的錯?”慕婳自我反思了一番,“算了,隨你,不過你還是要小心,皇子王爺真不愧是宮中長大的?!?br />
    柳三郎笑容文雅,任誰見了都覺得他是一位君子,然而他卻低聲在慕婳耳邊說:“該讓宮中的奴才明白能要他們性命的人很多,最重要的一個不是太子,或是他們看好的趙王,而是陛下!”

    “陛下才是皇宮的主人!”

    慕婳突然有了一分明悟,莫怪以后魏王世子權傾朝野,皇上卻始終對他信任有加,哪怕他同皇子對著干,皇上也會站在魏王世子這邊,他總能讓皇上高興起來,不曾令皇上懷疑他的用心。

    ps三更完畢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