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妻華 > 第三百零四章 聰明人
?    陽光正好,花團錦簇,皇上唇邊一直掛著堪稱溫柔的笑容,搖動手中的扇子。

    “你該知道這不可能!”

    皇上的話語篤定且果決,沒有一絲一毫商量余地。

    承平郡王面色越發苦澀,唇瓣好似失去一切的水分,干巴巴的說了一句:“懇請皇上三思?!?br />
    “倘若他們贏了會饒過朕?”

    “臣保證……”

    “可惜朕不在意性命?!被噬下樸頻乃檔潰骸半藪詠瞪鴇愣蛟肆?,波折重重,幾次三番差一點喪命,何況……朕的身體并不好,承平郡王當初也是費了很大的功夫才保住朕,如今朕每一日都是偷來的,說不準哪一日會像先帝一般突然駕崩?!?br />
    承平郡王此時臉色猶如白紙,狠狠的搖頭否定皇上的話。

    “小皇叔是認為朕不會突然駕崩?朕都不敢去保證,不過朕比……父皇要好,絕不會留下疑云密布的局面,哪怕當時太子是名正言順的帝國繼承人,可宗室和勛貴朝臣是怎么說得?”

    “皇上?!?br />
    承平郡王承受的痛苦好似比皇上還多,比皇上更顯得健康挺拔的身軀宛若被一把利刃凌遲,最后的苦痛畫作一句話:“皇兄沒有改變主意,從來就沒有過?!?br />
    “遺詔我看到了,也曾親自問詢問過給先帝書寫遺詔的人?!?br />
    “……”

    “朕一直明白其實朕就是先帝給魏王立的擋箭牌,先帝便是對長公主有慈心,那份親情也不會綿延在我身上,太后許是他諸多女子中最喜歡的一個,我卻是他最好也是最容易舍棄的棋子?!?br />
    皇上緩緩的說道:“先帝死得太突然,所以才給了朕機會,不過沒有承平郡王的支持,沒有太后的付出妥協,對了,朕能坐上皇位上,還要感激扣邊的韃子蠻族,以及鎮守在西南的平南郡王,內憂外患帝國看似強大卻時刻有可能分崩離析,所以有人妥協了,朕也讓出所有的大權,甘心做一個明面上的傀儡?!?br />
    “臣沒有?;せ噬?,臣罪該萬死?!背釁嬌ね踉僖淮喂蛄訟呂?。

    “朕得承認那種狀況下,沒有人做得比你更好,為此你不惜犧牲色相?!被噬顯境胺淼幕壩鎦匭率樟?,“是你讓朕明白權利的重要,也讓朕明白怎么?;ぷ鈐諞獾娜?,你犯得錯,朕不會再犯?!?br />
    “所以朕吸取經驗和教訓,萬一朕不幸駕崩,也不會讓三郎和慕婳在承受朕當年承受的遭遇,何況時間和機會不會再不給帝國十年的緩沖?!?br />
    如今公布的所有史書和消息都是統一的,皇上繼承皇位名正言順,可唯有當事人清楚當時是怎樣的焦灼,各方爭斗有多激烈,差一點……差一點帝國就分裂,這些隱藏在和平之下的妥協和交易永遠不會被人所知。

    連涉及最深的魏王都不會知道,當時離著皇位最近的人并不是太子而是他!

    不是承平郡王完全支持太子,皇上怕是現在會被關在皇莊中,也許根本早就死在毒酒和意外之下,畢竟當時太后娘娘都已經開始動搖,轉而支持擁有遺詔的魏王殿下。

    所以皇上對承平郡王還是心存感激的,“朕對你的承諾已經用了,以后別指望朕再對你留情?!?br />
    承平郡王苦笑道:“臣會一直效忠皇上,您怎么就是不肯相信臣?”

    皇上淡淡哦了一聲,“許是朕達到愿望后才會相信吧,朕再鄭重的警告你,你可以對朕不忠,但是朕絕不容你破壞朕的計劃,朕看中帝國,看中百姓,為了朕的計劃,這些也沒什么了?!?br />
    “皇上……”

    “該說的,朕都說了,你回去等著朕的圣旨?!?br />
    皇上低垂下眼瞼,盯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小皇叔,聲音很輕:“若是你不肯遵從朕的旨意,朕也不會意外,但不會收回圣旨?!?br />
    “您的意志就是臣的意志,您無需懷疑臣對您的忠心,臣始終認為帝國交到您手上才是最適合的,至于皇兄……臣自會向皇兄請罪,皇兄若是見到今日的您,也不會留下那份遺詔?!?br />
    “朕從未期望得到先帝的認同,以前不會,以后也不會?!?br />
    皇上重新坐下,淡淡說道:“你走吧?!?br />
    承平郡王磕頭后,倒退出涼亭,將要走出御花園時,他回頭看過去,皇上獨自一人坐在涼亭中,孤寂而平靜,只有那些蠢人才覺得自己還占有優勢,皇上……已經成熟了,不再需要他的扶持?;?。

    *****

    侯府,陳四郎點頭道:“好,按照你說得辦,寒門學子那邊交給我,不過皇上不是不愿意年輕的學子卷進去?以皇上的仁愛不希望毀掉帝國積累十年的英才?!?br />
    柳三郎說道:“皇上說寒門供養出一個讀書人不容易,政治毀掉一群讀書人卻很容易,甚至可能牽連更廣,上次你的案子,可以不讓讀書人站出來,但是現在卻是勛貴重臣子弟欺凌百姓。學子入仕除為當官發財外,更要記得他們身上擔負的責任,不替百姓做主,不鏟除掉帝國的毒瘤,還做什么官?讀什么書?!”

    “大浪淘沙,去偽留金,讓他們早早樹立正確的觀念,率先體會朝廷的殘酷,趁著他們的血未冷,還有著讀書人的天真純粹,不曾被宦海磨得麻木不仁,做一件將來許是會后悔,但此時無悔的事?!?br />
    “人才讀書人難以培養,倘若這些人十年二十年后同現在官場的朝臣一樣,多他們少他們,對帝國又有什么區別?”

    “皇上心存仁愛,憐憫寒門不易出驕子,然而皇上的寬容慈愛絕不該落在一群讀書只為發財的人身上!”

    陳四郎拱手,臉上閃過一抹佩服之色,他自認在學識和計謀上不弱柳三郎,在眼界和心胸上卻是比不上柳三郎的,畢竟皇上是柳三郎的老師,他所有的老師都加起來也沒有皇上站得高,看得遠。

    他學得是為臣中庸之道,而柳三郎……裝得是帝國,學得是帝王心術。

    這還只是柳三郎露出的冰山一角,以后他們之間的差距……陳四郎提醒自己,不能只看到他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