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妻華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心結
?    睡得遲,起得早,昨夜還輾轉反側不適應的慕婳早晨練了一趟拳腳后,煩悶的心情立刻好上不少。

    慕婳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果然習慣也是可以改變的。

    “爹,您怎么沒去上朝?”

    “皇上準我……”

    眼見慕婳進門,木齊主動把米粥遞過去,臉龐多了一抹紅暈,“快去梳洗一番,用過早膳,我帶你做幾件衣衫,買些首飾?!?br />
    慕婳笑盈盈說道:“是該做幾件衣衫,畢竟我爹要成親了嘛?!?br />
    木齊臉龐更紅,吶吶說不出話來。

    此時他哪還有神機營指揮使的威嚴?

    第一次成親,田氏是永安侯夫人安排的,沒人問過他的意見,懦弱無能的他只能好好對待田氏。

    這一次迎娶鳳娘子,木齊多了幾分真心,不僅感激當日鳳娘子對他不離不棄的情分,還有慕婳喜歡鳳娘子的原因。

    他有了正式的夫人才能徹底擺脫田氏,慕婳有了繼母便不用再顧及被皇上塞到承平郡王府的田氏了。

    “婳婳,鳳娘子做你繼母,可好?”

    木齊還是忍不住再次同女兒確認,如今以他的實力和帝寵,哪家高門大戶的女兒都愿意把女兒嫁給他,虧欠女兒太多,木齊除了對皇上的忠心外,剩余的日子只想彌補女兒。

    哪怕慕婳比他堅強,比他聰慧能干。

    他只想娶一個讓女兒滿意的妻子,自己是否喜歡反倒放在女兒的喜好之后。

    “爹問出這句話,我是很感動?!?br />
    神清氣爽的慕婳坐在方桌前,練武時梳得馬尾已重新打散,重新挽起,點翠簪花插在發髻上,平添一抹姝麗之色,“不過你若是抱著這個想法,有點對不住鳳娘子,你還是別耽擱她了?!?br />
    木齊垂下頭做反思狀,苦澀一笑:“也是,我不該耽誤鮮活的鳳娘子,她嫁給我笨不是為侯府的富貴,她是……”

    慕婳盛了一碗粥放到父親面前,“我從來都不認為婚姻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一門婚姻是否幸福,除了感情深厚外,各自的家庭至親也很重要,尤其是父親這樣帶著我續弦的,嫁進來的繼妻需要面對的困境要更多,彼此的誤會要比頭婚多得多。曾經深厚的感情很容易消磨在矛盾和誤會之中?!?br />
    “婳婳不是敵視繼母的女孩子?!蹦酒胩齷爸猩鉅?,“倘若我續娶過不好,也不是婳婳的原因,我不許你這么貶低自己?!?br />
    若是女兒不滿意,他寧可被楊耀和皇上罵一輩子負心薄幸的混蛋!

    “父親看我自是千好百好,外面人也認為安樂郡主如何如何出眾出色,倘若沒有一點缺點,那還是人嗎?便是神仙圣人也有缺點錯處,只是他們離凡人太遠,凡人看不到而已?!?br />
    慕婳小口小口的喝粥,溫熱的米粥入腹,腸胃暖洋洋的,多了幾分繼續說下去的興趣,此時徹底解開木齊的心結,木齊和鳳娘子的婚事便是成了,也會籠罩一層陰霾,鳳娘子很喜歡她,但鳳娘子嫁進來就是她的繼母,木齊的妻子,她們彼此的身份有了變化,心態自然有所轉變。

    “父親大可不必對我有愧疚,我不認為身份調換的事是你的錯,你當日疼愛三小姐……更不是錯處,畢竟你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女兒!”

    “不,婳婳,是我的錯,我竟是該死的沒分出自己的親生骨肉。是我讓你跟他們去關外吃苦,是我在知道真相后,依然無法?;つ??!?br />
    木齊眼圈微紅,好似快哭了。

    “您為何總是把過錯攬在自己身上?”慕婳遞上了帕子,“我若是在您和田氏跟前長大會養成什么樣?田氏真會把疼三小姐的那股盡頭用在我身上?縱然是享受富貴日子,我也不會開心的,當然我也不可能成為三小姐,嗯,怕是比三小姐還不如吧,頂天養成一個木訥規矩的商戶女?!?br />
    一如前世,她選擇女扮男裝頂替兄長,舍棄在后院過大小姐的生活。

    說她自傲也好,說她是特立獨行也罷,她就是不想做養在后宅的大小姐。

    “父親也是受害者,不必替永安侯夫人她們承擔罪名?!?br />
    木齊哽咽抹著眼角,不愿在女兒面前落淚,扭過頭去不讓慕婳見到,悶聲說道:“婳婳不怪我,我卻無法原諒自己,你還沒成親,沒做過父母,等你有了兒女,就會明白我此時的內疚?!?br />
    鐵漢柔情?!

    好似她的父親總是不善于表達的男人,以前的沐國公,今生的木齊,還有遙遠記憶中沉默內斂又冷漠無情的男人。

    木齊許是因為多重性格的原因,又因為他的遭遇最慘,是讓她最為心疼的男人,無論哪個性格占據主導的木齊都沒錯什么,只有旁人對不起他,偏偏他總認為是自己不聰明才讓女兒受苦受難。

    前半輩子木齊已經過得夠慘了,田氏和木瑾被送去承郡王府,木齊哪怕權勢滔天,旁人不敢當面議論,背后少不了流言蜚語,說木齊是綠帽罩頂,是個活王八,木齊如今越是得意,落魄被皇上疏遠的官員越是惡毒。

    “爹?!?br />
    慕婳離開椅子,主動來到木齊跟前,緩緩蹲下來,靠在木齊的膝頭,“我期望您過得幸福,比任何人都過得好。我早晚是要嫁人的,鳳娘子才是陪您一輩子的人,您的幸福只有她能給您?!?br />
    木齊猶豫半晌抬手輕輕撫摸女兒的發髻,碰觸細膩的臉頰,能感到慕婳的依戀,“

    無論我是否續娶,婳婳始終是我最在意的人?!薄?br />
    沒人能越過他虧待的女兒!

    倘若鳳娘子以后同女兒鬧矛盾,他會完全站在慕婳這邊。

    慕婳嘆了一口氣,“您這樣,我怎能放心鳳娘子嫁給您?總是把我當做以前的慢慢,爹,您該明白我不是慢慢了?!?br />
    “婳婳本事大,能力強,不過你再厲害本事在我眼里,依然是慢慢,是我的女兒?!?br />
    木齊罕見沒有再內斂不知如何表述,坦率道:“我為安樂郡主做出的事而驕傲,亦心疼?;の業吶?,哪怕她并不需要?!?br />
    慕婳沮喪得耷拉下腦袋,沒解開父親的心結,她好似中招了,所以說她還是更喜歡用拳頭解決問題!知心談話什么的,還是交給柳三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