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妻華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自請除名
?    木齊的怪病,很多人都知道,更多知曉木齊曾做過什么,被永安侯當做傻瓜奴才一般使喚,保不住自己的親生女兒慕婳,昔日的發妻田氏給自己帶了綠帽子,養大的一雙兒女三小姐和木瑾沒一個是自己的種。

    朝廷上有不少人偷偷議論木齊,認為木齊活得沒有男人的尊嚴,背地里有不少人嘲笑木齊,為此慕婳曾經狠狠教訓過一群人,在外面,慕婳憑著安樂郡主的身份沒少給木齊造勢,木齊對永安侯的報復,得到不少人的認同。

    王公公消息自是靈通,知道木齊以前做人奴才辦的事同現在的神機營指揮使,皇上寵臣木齊完全不一樣,做人奴才就要聽主子的命令,主子讓做什么,奴才就要干什么。

    以木齊當日的謙卑聽話,王公公不信木齊敢對永安侯的女人動手。

    木齊連田氏給自己的侮辱都忍下來了,可見是個沒有主見脾氣的奴才!

    王公公入宮也是從小奴才做起的,明白做奴才的艱辛,“云兒,木齊和郡主對你有恩,我會記得,我同你一起報答他們?!?br />
    三小姐心一沉,扔出的證據根本無法取信王公公,哽咽道:“二哥哥你……你生母死不瞑目啊,父親和母親已經把她的靈位請進祠堂,母親說讓她以貴妾之位受永安侯一脈的供奉,二哥哥寧可相信殺母仇人,也不相信骨血至親……”

    慕云隨手抄起桌上的茶盞重重砸向三小姐,如玉的臉龐布滿陰霾,一雙眸子滲人般泛著冷意,三小姐靈活躲過茶盞,然卻被慕云好似吃人的目光嚇住,在外面,關于慕云無情冷酷的傳言并不少,每一位錦衣衛指揮使都異常沒有人性,慕云雖然在兇殘程度上趕不上前任,然死在慕云手上的朝臣也不少。

    每次慕云出現,一般都會伴隨著血腥和抄家滅族。

    “你給我住嘴!”慕云冷冽般說道:“你們還敢說骨血親情?不是因為我現在是永安侯最出色的人,掌握錦衣衛,永安侯夫妻會在意我?當年他們為了能回到京城,差一點把我賣給……給人去做**!看在永安侯到底是我生父上,我沒有對他如何,可是你們若是以為我會為根本不存在父子之情而回侯府,你們就小看了我!”

    三小姐萬萬沒想到母親還做過逼迫慕云做**的事,張嘴就想為母親申辯兩句,卻因不知具體的詳情不敢輕易說話,哽咽道:“二哥哥一定是誤會母親了,她縱然是再心狠也不會破壞永安侯一脈的體面,母親最為看重門風,看重體統規矩,二哥哥是庶出,可也是慕家的子孫?!?br />
    “你同那對父子的婚約依然存在,皇上賜婚,你們的婚事是永安侯夫人主動定下的,當日她為回京,照樣把嫡女嫁給關外的浪蕩子,她還有什么不敢做?永安侯的祖上也不見得就是正人君子,依靠給公主做面首發達,后又背信棄義,做盡小人勾當,秉重的門風?慕家有這門風嗎?”

    慕云嘲諷之意十足,慕婳同他說過永安侯的祖上所作所為,雖然這些傳聞未必是真的,但他不介意給狠狠抹黑永安侯府,橫豎他也沒打算再留在慕家,多年來對慕家也不是完全沒有恨意的。

    “我娘的靈位早已供奉到寺廟中,她死在侯府外,死在永安侯的淫威之下,我娘在天之靈肯定不愿意再同永安侯有任何的關系?!?br />
    慕云從懷里掏出一份紙張,向三小姐甩去,“你拿著這封書信交給永安侯,最好讓他快一點簽字畫押,明日我會讓屬下去侯府取回書簡,以后我同慕家再無干系,我娘也不在是他的侍妾!”

    三小姐差一點拿不住書簡,翻開看了一眼,失聲道:“父親怎能答應?二哥哥是慕家子孫,沒有家族宗祠,以后二哥哥會成為孤魂野鬼的,父親對姨娘也是有感情的,他舍不得姨娘靈魂不安,少了后人供奉?!?br />
    在當世極少有人自請宗族除名的,再是不孝的子弟也不愿意被家族拋棄,慕云卻反其道而行,一心脫離慕家,若是沒有慕云支持,永安侯府還剩下什么?三小姐雖然極力促成齊王上位,但如今齊王和她背后的主子根本無法保住侯府!

    “自有王家子孫供奉我娘,姓慕,是永安侯爺的兒子只會讓我惡心,永安侯嫡子庶子好幾個,不缺我這個不孝子,他亦從不曾在意過我,從未把我的生死放在心上過,這樣的父親,我不敢要!”

    “二哥哥拋棄生父,就不怕滿朝文武的議論?忠孝,忠孝,二哥不孝順父母,皇上焉能相信二哥哥的忠誠?”

    三小姐隱隱威脅慕云,王公公卻是高興,借此機會讓云兒姓王,他這輩子也就沒什么要求了,“我在皇上面前還有幾分體面,可以向皇上說明狀況,皇上斷然不會因為離開永安侯府就不信云兒,朝廷上若有人議論,你直接拿下就是,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他們嘰嘰歪歪。御史……說是鐵骨錚錚,其實也畏懼于權勢,永安侯對你不好,虐待親子,永安侯夫人蛇蝎心腸,欺凌庶子,云兒自請離開完全站得住腳?!?br />
    “王公公……”

    “來人,請三小姐離開!”

    王公公冷笑道:“你回去給永安侯帶一句話,若是簽字,咱家看在那一點點香火情分,看在他還識時務的份上,讓他保留侯爺爵位,咱家能讓他返回京城,也能讓他凄慘滾出京城去,這一次可沒有關外人照顧他了?!?br />
    守在門口的太監一擁而上,拽住三小姐的胳膊向外拖,慕媛沒能達到目的,反而讓慕云徹底脫離慕家,她心情很是糟糕,又不能無視王公公的威脅,“二哥,你將來會后悔的?!?br />
    慕云嗤笑出聲,他是后悔,最后悔是沒早日脫離慕家,讓慕婳明白他的心意,同樣后悔……慢慢的消失!

    不是永安侯夫人逼迫太狠,慢慢怎么會郁悶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