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七星子之巫 > 第四十六章 刑天的傷
    大手印破碎消失在空中,但女魃身上的紫火鎧甲和周身寶塔的金色虛影卻更加耀眼。

    “你這個叫雷霆玄火塔是吧?這上面似乎有一種我從沒見過的靈力?”

    刑天的右手依然緊握著他那塊近乎腐朽,卻實實在在承受了剛才那樣沖擊的盾,擊碎了手印,沒有繼續防御,也沒有追擊。

    現在女魃的整個面部都已經被紫火面具覆蓋,完全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連她說話時嘴唇的動靜都看不到。

    “這是佛力,算是靈力的一種吧,分天之后才在神州出現的?!?br />
    女魃的聲音此時也如同她的氣息一樣,如同洗滌了塵埃的白蓮,就連笑聲都有一種祥和安寧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是刑天面對剛剛的大手印一樣,就想讓自己的身心沉浸在其中,發自內心地不想掙脫出來。

    刑天點頭贊許道:“佛力?這樣的靈力,簡直就像是巫羅精神攻擊的升級版,如果不時時防備著,恐怕很容易就會淪陷其中?!?br />
    得到刑天的贊許,天女魃鎧甲上的面罩也褪了下來,露出了自己絕美的容顏。

    露出自己面貌的女魃展顏一笑:“可是就算是祭出了玄火塔,我還是傷不了你分毫……”

    輕輕揮手一抖,附著在刑天手上的盾牌立刻消失不見。

    “你傷不了我才是對的,我現在是完全的靈魂體,如果你看到我現在的身上有傷口,就說明我的靈魂已經受到了創傷?!斃燙旄菏侄?,面帶微笑著看著面前鎧甲片片飛落的女魃。

    也正是刑天背過手去,女魃根本沒有看到刑天的左手。

    左手手心一道淺淺的小傷口上,幾滴金黃色的液體快要滴落的時候,刑天不動聲色地握住了它。

    “我該走了……”刑天瞇著眼看了看女魃。

    “有什么事以后再叫我吧,我和你不一樣,在凡間我要和巫羅一起面對凡人,所以我也希望你就算真的要和巫羅調皮,也不要太高調才好?!?br />
    “哎?”女魃瞪圓了自己的大眼睛看著刑天。

    “咯咯”的一聲脆笑,女魃說道:“這真的還是刑天么?按照小女子的記憶里,把天下鬧的天翻地覆的,一個是共工,一個是蚩尤,還有一個,就是刑天大將軍你吧?”

    “你別說話……”刑天惡狠狠地回瞪了女魃一眼。

    “行了,我先走了……在你紫火空間中留了一些小禮物,算是幾千年前對我做錯的事情的一點小補償吧?!?br />
    也沒等女魃再說什么,刑天右手一揮,自己的身影就在這揮手間消失不見。

    看著只剩下漫天紫火的空間,女魃嗔怪地虛空跺了跺腳:“這家伙明明可以隨意穿梭空間,卻還是一開始就讓我有種把他困住的感覺!可惡,可惡!”

    剛剛說完這句話,女魃突然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猛然往腳下一看。

    只見腳下的被刑天劈出來千溝萬壑的地面上,出現了一些不應該出現在這個紫火空間里的顏色。

    綠色!生機的顏色!

    千溝萬壑之中,就在這短短的一會兒,竟然長出了慢慢一層的綠色苔蘚!

    正如刑天說的,紫火已經有了自己的靈智,也有了自己的靈魂,缺少的,唯獨就是真正地生命。

    天女魃落在了地面上,撫摸著地上生機勃勃的苔蘚,不由得呆呆地定在原處,久久不能動彈。

    ……

    “巫邢,你怎么了!”

    巫羅把刑天打發去了梁北市探查一下天女魃到底去干了些什么,自己就躺在沙發上和坐在自己身邊的羅雪一起看著電視。常天姣在二樓寫著作業,羅云在院子里澆花,他們兩個也正好好好享受一下好不容易清閑下來的周末。

    也就是這個時候,院子里面便傳來了羅云的這一聲驚呼聲。

    剛剛聽到這聲呼喊,巫羅的臉色就突然一怔,翻身而起。

    “不好!”

    還沒等身邊的羅雪反應過來,巫羅已經飛速沖出了客廳。羅雪也沒問什么,一句話都沒說地跟著巫羅沖出了客廳。

    來到院子里,只見得羅云扶著衣衫襤褸的刑天,步履艱難地向客廳走來。

    “別再運氣了!不要動,就地坐下!”巫羅一邊大聲呼喊著,一邊快步跑向刑天。

    此時的刑天滿臉蒼白,嘴唇緊緊地抿著,由羅云的攙扶下才勉強站得穩。

    “羅云,把他放在地上!你和羅雪快去藥店買些當歸和黃芪,抓緊速度!”

    從認識巫羅近半個月來,羅雪和羅云從來都沒有又見過巫羅有過這么嚴肅的表情。二女平時的時候雖然也喜歡開開玩笑,但是如今的形式還是完全能夠看得清的,當即二話不說地沖出門去。

    巫羅早在客廳就已經感覺到了刑天的氣息,也感覺到了刑天的靈魂之力正在慢慢傾瀉。

    “怎么回事?你怎么受傷了?”巫羅看著面色蒼白的刑天,面容雖然有些焦急,但是在幾千年的心理沉積下,卻也沒有躁動,冷靜地而快速地一邊詢問,一邊檢查刑天的靈魂。

    刑天的嘴依然抿得緊緊的,沒有說話,只是張開了自己的左手。

    左手手心有一道淺淺的小傷口,傷口的上面,有四顆像半粒綠豆大小的金色液體,并沒有互相融合,也沒有附著在手上。

    巫羅點了點頭,雙手讓刑天的左手緊緊攥住,眼睛瞬間變成了燦爛的金黃色。

    漸漸地,巫羅的手臂也變成了燦金色,然后是攥著刑天左手的拳頭。

    “忍著點,現在不能慢慢幫你愈合了,我得把你的靈魂碎屑直接打入體內?!?br />
    刑天沒有說話,甚至身體動都沒有動,只是手指輕輕一翹,表示贊同了巫羅的想法。

    “??!”

    隨著巫羅手臂上的金色完全聚集在了雙手,刑天緊閉的雙眼突然圓睜,緊緊抿著的嘴也張開了,大聲吼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