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好奇的探頭一看,

    結果冰棺里是空的?

    的確是空的。

    恰在此時,王有材身體一擋,站在冰棺旁,擋住了方正看向冰棺的視線。

    “跟我上樓來吧?!?br />
    方正提了提背后的吉他背包,兩眼里有思索光芒一閃而過,然后牽著衣衣的手,正要打算跟著王有材上樓。

    然而!

    就在正要上樓之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你好,請問有人嗎,我們是自駕游的驢友,因為車陷在泥地里,現在外面又下著大雨,我和我朋友可以先在這里住一晚?”

    “我們就兩個人,就我和我的朋友,我朋友剛好來生理期,又淋了雨,現在有感冒癥狀,我不知道該向誰求助,只能找附近的村民尋找幫助?!?br />
    “有人嗎,有人嗎,請幫幫我們好嗎,先謝謝了,我朋友的身體越來越不舒服,她急需要幫助?!?br />
    “我們會付錢,我們不會白住的?!?br />
    敲門聲很大,也很急促,一直在不停拍著門,門外響著的是一個男人聲音。

    但關鍵不是這個。

    方正眉角肌肉一挑,他怎么感覺這臺詞,好像剛剛不久在哪里聽到過?

    門外敲門聲一直不停,

    就跟此前的方正一樣,似乎里面的人不開門誓不罷休。

    黑暗里,方正似察覺到有一雙看來的目光,他呃了一聲:“那什么,你一直看著我,該不會認為外面的人跟我有關系吧?”

    “我保證,我不認識外面的人,我發誓(si),真的不認識?!?br />
    “你仔細看著我的老實人面相,紂市知道吧?紂市里有座大學城知道吧?大學城里有家算命館知道吧?那算命館里的老板說我印堂開闊,有對雙眼皮,這是敦厚老實,誠實可靠的有福分面相。像我這種人一輩子都做不了偷奸?;娜?,反而因為太老實,容易嘴笨吃虧?!?br />
    方正據理力爭,說到激動處時,聲音不由大了幾分,馬上被門外的兩人聽到。

    “里面好像有人?”這次并非之前敲門的男人聲音,而是一個年輕女孩聲音。

    “好像…的確是有一個男人的說話聲音…喂,請幫幫我們好嗎,我們聽到屋里有人說話聲,我們真的需要幫忙?!?br />
    之前敲門的男人聲音再次響起,門外再次傳來砰砰敲門。

    王有材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看一眼方正,然后轉身走向大門處開門。

    “你要真相信我??!”

    王有材身后,傳來方正的又一次為自己辯護。

    那邊王有材開門,毫不客氣拒絕了門外的人,正要重新關門時,門外男人伸出腳插入門縫,阻止關門,雙方僵持了一會,這時,方正留意到一個細節,王有材似做了個抬頭看外面天色的動作。

    外面的天地,即將沉入黑夜里的黑暗,此時,王有材終于不再僵持,放門外兩人進入屋里。

    方正還未借助外面的光線,看清門外進來的兩人長什么模樣,王有材已經匆匆的關上門,然后似乎很著急,也不管一樓的借宿者,慌亂跑上樓。不久后,樓上傳來一陣咚咚的走動聲音,還有什么重物的搬動聲音。

    乘著這個時間,方正手機手電筒掃向門口兩人,對面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更確切的說,是方正從對方二人身上,感覺到澎湃氣血還有體內能量溢散而出的特殊氣息波動。

    二人都是修行者!

    方正先是心頭微微詫異了下,然后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兩人。

    這長溪村,

    哦,不對,

    應該是說,這王有材家,還真是越來越熱鬧了呢。

    長溪村今日接連發生死人事件,然后就有修行者出現在這里,方正首先想到的便是對方都是特殊行動部成員。

    面對方正照過來的刺白手電筒,對面那名女孩似乎被炫目到,下意識就是抬手擋住眼睛。

    方正沒具體看清長相,只是目光一掃而過,看向其身邊的男同伴。

    因為這名男子,只是兩眼瞇縫了下,很快便適應了手電筒的刺白燈光。

    這名男人,眼神看上去像是三四十來歲中年大叔的成熟滄桑氣質,卻又偏偏臉嫩,長了張濃眉大眼的娃娃臉,這樣的組合,反倒是給人一種親善感覺。

    看完兩人后,方正壓低手電筒,沒了刺眼手電筒,對面那兩名疑似特殊行動部成員,也開始以好奇目光打量著方正,以及膽小躲在方正身后的衣衣。

    “你們也是車子故障,在這里借宿的人嗎?”

    娃娃臉男人的目光,多留意了下方正背后的黑色吉他背包。

    因為這的確是太顯眼了。

    “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方正突然來一句。

    娃娃臉男人先是一愣,而后兩眼一亮:“??煽?,石可爛,激情不可斷?!?br />
    方正:“驢友是你嗎?”

    娃娃臉男人:“是我?!?br />
    兩人頓時一見如故,如失散多年的驢友重逢。

    反倒是娃娃臉男人的女同伴,看得一臉懵逼。

    來回看看同伴,又看看方正,

    那雙目光,猶如看一對制杖一樣,看著眼前兩人。

    等一下!

    為什么感覺眼前男人的說話聲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聽過?

    胡思思發誓,

    這個男人的聲音,她絕對在哪里聽到過,不然不可能印象這么深刻。

    她開始猛瞧著對面的男人。

    而方正察覺到目光,也下意識回望過去。

    但就在這時,原本跑上樓的王有材,已經匆匆下樓。此刻,其手里多了三根線香,頓時吸引走所有人注意力。

    王有材睜著充血的兩眼,沒理會屋里的人,而是點燃手里的三炷香后,打開門,想要將手里三炷香插在門口。

    可此時的門外,正下著瓢潑大雨,王有材越是心急,那三炷香越是怎么都點燃不上,總是會被風雨給澆滅。

    咔噠!咔噠!

    王有材一下下用力打著打火機,可線香的火,點燃了滅,滅了又點燃…只有打火機開關一直在不停響著。

    ??!

    王有材有如魔怔了般,喉嚨里發出如困獸的憤怒低吼聲,兩只充血可怖的眼珠子突出,嘴巴喘著粗氣,嘴里滴下長長口水,人一眨不眨死死盯著手里的打火機,一次次機械重復打火,死命想要點燃手里三根線香。

    咔噠!咔噠!

    就在這時,

    方正的鼻子忽然輕輕扇動了下,

    人眉頭皺起,

    他在屋內聞到了一股惡臭,那是尸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