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警惕性很高的出租車司機,再次詢問趙平平需不需要他報警?

    “你真的是張作仁他的朋友嗎?”

    “張,張先生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或許是因為內心的恐懼,趙平平的臉上還帶著未干的淚痕,她聽完方正的話后,臉色依舊蒼白的抬頭看著副駕駛座上的方正。

    方正立刻知道有戲。

    “如果你不告訴我你知道的,有關于張作仁和李茜茜兩人的線索,或許我永遠找不到失蹤的張作仁?!?br />
    “但你如果告訴我你所有知道的,我肯定能找到張作仁在哪里!”

    方正說得很篤定。

    這不僅是在給趙平平重拾信心,得到趙平平的信任。

    同時也是源自他心底的一份自信。

    或許是因為方正身上的從容不迫和自信,開始讓趙平平慢慢冷靜下來。

    趙平平雖然不再掙扎著要開車門。

    但也一時陷入沉默,沒有馬上開口說話。

    方正也不急著催。

    他知道趙平平這個時候,正在做思想斗爭。

    同時,方正也是想給趙平平一些時間,整理好要說的語言。

    至于正在開車的出租車司機,見趙平平的情緒穩定下來,也不再多嘴過問了。

    只是依舊暗暗保持警覺性,時不時瞥一眼方正,嘴里嘟噥了一句:“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喜歡亂來?!?br />
    方正:“……”

    方正假裝沒聽到出租車司機的這句嘟囔。

    幾分鐘后,方正和趙平平都下了車,兩人找了家熱鬧路段的網紅奶茶店,談起關于張作仁和李茜茜的線索。

    之所以選擇在熱鬧路段的網紅奶茶店,主要是趙平平依舊還有些不信任方正,因此她特地挑選則人流密集的地方,萬一有什么情況也能及時呼救。

    趙平平點了杯溫奶茶,方正點了杯仙草,再隨便點幾份先甜品,而這個時候,方正也已經知道眼前這名波浪卷女孩的名字。

    當兩人在座位坐下后,趙平平先遞出兩串鑰匙。

    方正沒有馬上急著開口詢問,果然,趙平平先開口解釋了。

    “這是張先生有次掉在店里的車鑰匙,我前幾天收拾東西,打掃時找到的。這把鑰匙是茜茜出租房的鑰匙,她自己身上一把,在我這留有一把備用的?!?br />
    聞言,方正目光一動。

    趙平平捧著手里的溫奶茶,情緒低落的還在繼續敘說著。

    “這次我打算要回老家,不想再待在這個傷心地方了,所以想在離開前,把鑰匙都交還給張先生的,可連續幾天我都看到張先生的那輛出租車都停在院子里沒有開過…后來我假借著找房子的名義,說看到中介那里有出租房出租信息,找張先生家其他租客打聽房東在不在,我這才知道張先生已經失蹤好幾天的事?!?br />
    “那個時候我,我就知道,張先生肯定也…碰到了跟茜茜一樣的怪事!”

    “怪事?那你有報警,向警察提供線索嗎?”

    趙平平咬著奶茶習慣,害怕的搖搖頭。

    “為什么?”

    這名才二十幾歲的波浪卷年輕女孩臉上,流露出一抹與年齡不相符的自嘲苦笑與苦澀表情:“像做我們這一行的人,其實心理是最敏感的,我們一輩子都不想碰到警察?!?br />
    “知道為什么嗎?”

    趙平平自說自話:“因為我們怕被抓,不想派出所的一個電話打到老家,讓家里的親人,知道我們在外面從事的是這一行業!”

    “我從小就沒爸沒媽,我媽生下我后就不見了,我爸后來另外成立了一個家庭,我在我們家就是多余的存在,我從小就是跟著奶奶長大的,也只有奶奶最疼我?!?br />
    或許因為常年漂泊在外,讓一個柔弱女子學會了堅強,趙平平很快收拾好情緒,重新平靜下來。

    “其實對于茜茜和張先生的事,我知道的也并不多,只是偶爾聽到幾次他們兩人的對話……”

    “有一段時間,茜茜每天過來上下班,天天都有張作仁接送,一開始我還以為兩人是處對象了,可我后來發現,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簡單……”

    “雖然張作仁每天都有開車接送李茜茜,可茜茜從不給張作仁好臉色看。說起來也是奇怪,張作仁每天沉悶著不吭聲,不管茜茜罵得有多難聽,他始終都是默默忍受不反駁…他們不像是親密男女朋友的關系,倒像是,像是……”

    趙平平似乎一時詞窮,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

    “更像是一種彌補?”

    方正適時說道。

    趙平平立刻說道:“對對對,更像是張作仁在彌補自己犯下的什么過錯!”

    “有一次我聽到茜茜罵張作仁的時候,提到了張作仁的那輛出租車,我記得…茜茜當時罵的話非常難聽,好像是罵張作仁的車怎么了,讓茜茜身上接連碰到很可怕的怪事,我沒聽太清,因為每次茜茜鬧的時候,張作仁都會把她拉到一邊,不讓其他人聽到他們對話?!?br />
    “那后來又發生了什么?李茜茜最后為什么會死了?”方正問出最關鍵的問題。

    趙平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畫面,兩手下意識抓緊奶茶杯子,以至于不小心把奶茶擠壓出來,趙平平慌忙拿起紙巾去擦,然后才是神色不對的吞吞吐吐說起來。

    “后,后來,我發現茜茜的臉色,一天比一天憔悴,精神越來越不對勁,有次晚上,張作仁還主動開車送茜茜去醫院檢查身體……”

    “可那次醫院檢查,茜茜身體什么也沒檢查出來,倒是茜茜和張作仁回來的時候…茜茜一路都在罵張作仁。這次罵的話更加難聽了,就連我也,也有點聽不下去了,我就上前勸說了一句…然后茜茜哭了,那天她哭得特別傷心,特別絕望?!?br />
    “我問茜茜到底發生了什么,可茜茜不告訴我,說不想再害一個人…然后,然后就是沒過幾天,茜茜就死了?!?br />
    說到這,趙平平掩面哭泣起來。

    看得出來,這件事一直壓在她心中很久了,如今隨著這一身哭,精神壓力得到發泄。

    怪事?

    出租車?

    看來問題的根源,是張作仁那輛已經連續好幾天停在院子里不動的車……

    接下來,方正又問了幾個問題,見從趙平平身上再問不出什么,于是開始問趙平平回老家后有什么打算?

    “我準備回老家,然后在老家找個老實男人嫁了,就這么普普通通過完這一輩子,后半生的幾十年就這么過完算了,茜茜的死對我打擊很大,也讓我看淡了一些事?!?br />
    方正:“……”

    小半天后,送走趙平平的方正,得知孫玉樹那邊的調查終于有結果了,也已經找打了李茜茜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

    因這兩天互聯網嚴打期間,起點后臺自查時審核到書中有一些敏感字詞,所以昨天被起點暫時屏蔽一天,改好后今天又被重新放出來叻。

    如果有加書友群的書友應該都已經知道這件事,不過我還是借著這次更新機會,跟廣大熱愛、追更、擔心《這里有妖氣》的書友們,報個平安。

    生命不息,更新不停鴨!

    讓我們堅守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以上文字都是后添加的,不算在收費字數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