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剛轉身走出第一步,

    結果就看到眼前畫面一換,采石場居然消失不見了。

    眼前是一個嚴冬,千里冰封,路面積著厚厚積雪。

    路上的每個路人都是行色匆匆,口中不停呼出白氣,人人都用衣物將自己緊緊包裹,拼命把脖子往衣物里縮,在這么大冷天沒有人愿意在外多待。

    方正站的地方,是處于街道旁的一條巷子口,周圍各種叫賣聲不絕于耳,但這些人的服飾很奇特,似乎…是一百多年前的古人衣服?

    方正眉梢一蹙,眼前之景,何曾相識…難道又是一次記憶回放嗎?

    方正想到了在黑瞎子林的鬼屋經歷,簡直如出一轍般相似。

    唯一的區別,就是似乎是兩個人的不同記憶。

    方正微微思索,便很快想明白了眼前狀況,只見他目光一凜,看來他這次是追蹤對了,采石場鬧鬼事件,應該就是幾十年前就消失了的假洋人尸體。

    因為正是這近乎于相似的能力!

    只是他有一點想不明白,為什么這次的記憶回放,不是假洋人記憶?這明顯是兩個時間跨度不同的時代。

    但方正已經拔出鬼頭刀。

    環目掃視周圍一個個人,手臂肌肉緊繃,隨時準備發力。

    如果他的猜想沒錯,這次記憶回放的主人,應該就是在眼前這些人當中。

    就當方正目光泛著冷光,如尋找獵物一樣在尋找記憶主人時,忽然一個大聲呵斥聲,引起方正注意。

    天上飄飛著鵝毛大雪,腳下踩著厚厚積雪,室外溫度估計已低到零下。

    正是在這么天寒地凍的季節,他看到一名衣衫單薄的六七歲小乞丐女孩,正在可憐的向一個人乞討,結果引來那人滿臉橫肉的大聲呵斥,小女孩嚇得倒退一步,低下頭身體發抖,不敢出聲。

    當那人走后,小女孩孤零零站在人群中,委屈的抹眼淚,雪一片一片覆蓋住她那瘦小的身軀,如被全世界拋棄的無根浮萍,雪在她肩頭越積越多,似要壓垮了這個瘦小身軀。

    而在這么寒冷季節,她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爛爛的單薄衣服,單薄衣服里沒有御寒的棉花,只有塞滿了干燥雜草來保存低溫。

    腳上是兩只顏色與大小都不一樣,已經穿得黑乎乎,破了許多口子的小鞋子。

    兩只鞋子明顯一大一小,大的那只似乎是十來歲小孩的尺寸,對于一個營養不良的六七歲小女孩來說明顯太大,不得不用堅韌雜草綁在腳腕上,才能勉強不掉鞋子。

    小女孩渾身凍得瑟瑟發抖,手腳與小臉蛋都已凍得通紅,她低著頭不停委屈抹眼淚,可憐得讓人鼻子酸酸,但周圍大人各個行色匆匆,沒有一人關心這個孤苦可憐的小女孩。

    小女孩抹了抹眼角淚痕,肩上的雪沒有壓垮這個瘦小身軀,她再次鼓起勇氣,臟兮兮的臉蛋并未掩蓋她那雙純真善良的干凈眼眸,她就如天真無邪的小羊羔懵懵懂懂闖入了復雜的大人世界,手腳凍得紅通通,再次向街上大人乞討。

    “叔叔,我妹妹一直在發燒,她已經餓了三天沒吃東西,求求叔叔給點吃的吧?!?br />
    “嬸嬸,我妹妹真的很餓很餓,妹妹已經連續三天沒有吃過東西,求求嬸嬸可憐可憐我妹妹,給我妹妹一點吃的吧?!?br />
    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小女孩,一次次怯懦乞討,卻遭到一次次大吼呵斥,一次次被大人們嫌棄,瘦小身子在寒風中凍得手腳通紅的她,更顯得孤苦無依,仿佛已被這個人情刻薄的世界所拋棄。

    有時甚至還會遭到大人們不耐煩的打罵。

    她一次次被大人們吼得畏懼怯退,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低頭盯著自己大小不一的鞋子不敢抬頭看大人們一眼,不停說這對不起對不起,每次被大人責罵,她的頭顱便低得更加低了。

    但一想到妹妹,小女孩又會再次鼓起勇氣乞討。

    那雙干凈純真的眼眸里既有害怕,也有堅強,卻唯獨沒有對這個世界的恨。

    一名六七歲的小女孩哪能懂得什么叫恨……

    方正低頭沉吟。

    路上行人都是匆匆經過這條街,唯有這名小女孩,至始至終徘徊在這條街,看來這個記憶的主人,應該就是屬于這名小女孩了,

    只是他還沒弄明白。

    這個小女孩身上有什么特殊含義嗎?

    為什么會出現這個小女孩的記憶回放?

    方正原地思忖片刻,帶著不解與思索,而后緊跟上小女孩背影而去。

    因為這時他發現,天色逐漸黑沉,乞討了一天都沒有乞討到食物,饑寒交迫的小女孩,臉蛋凍得紅通通,正孤獨的深一腳淺一腳,艱難返回住所。

    這是一處城外難民營。

    熊熊大火!..

    烈焰!

    當小女孩趕到難民營時,卻看到難民營正在燃燒大火,小女孩哭著喊著求助大人。

    “求求你,求求你了,救救我妹妹!”

    “我妹妹還在里面!”

    “我妹妹還沒有逃出來!”

    她越哭越絕望,但周圍的人無動于衷,沒有人幫助,沒有人勸慰,沒有人同情,沒有人憐憫,她和她妹妹就像是被世界完全拋棄在小角落,無人問津。

    這個世界的冷漠無情,令她絕望,她一頭沖入火勢蔓延越來越快的火海。

    方正站立不動。

    可他身體內的九陽真氣,卻已在體內一遍遍快速搬運,時刻保持最佳巔峰戰力,看來這場記憶回放很快就要有結果了。

    忽然!方正感到心頭傳來強烈悸動。

    是源于生物本能的危險警兆。

    方正兩眼警惕,看到從熊熊火海之中,有一道瘦小人影正在走出。當方正終于看清時,卻是一個全身嚴重燒傷,衣服織物與皮膚組織緊緊黏連一起,全身被燒成焦黑的小女孩。

    她那充滿怨恨的兩眼,此刻冷冰冰比寒冬還要刺骨的冷漠看著眼前世界,直至最后,目光停留在方正身上。

    “該不會撞大運,這次又讓我碰到一個百年老鬼吧?”方正頭皮一麻,他聯想到這場記憶里的人們服飾特點。

    忽然!

    方正背后風聲尖銳,方正眼前的小女孩一閃,居然一下出現在他背后。

    速度實在太快了。

    方正甚至來不及開啟金鐘罩最強狀態的鐘罩模式,只能以后背的四十八層蟬膜硬扛鬼物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