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飄零剛要開口,那邊忽然傳來劇烈的一聲“砰”!

    跟著通訊器就被強行切斷了。..

    車內再次恢復了寂靜一片,安靜得叫人窒息。

    她怔怔的坐在原地許久,還沒回過神來。

    一切,跟做夢一樣。

    在脫離,逃亡了大半年后,她和花羽陌幾人建立了一個新的殺手組織。

    命名為“麋鹿”。

    由于他們在殺手界的影響力,出來自立門戶,很快收到了不少大單子。

    他們一邊躲避追殺一邊做任務。

    沒多久就在道上打響了名號,后來,里一些曾受過她恩惠的老成員,和道上崇拜她的殺手們也陸續加了進來。

    組織逐漸擴大到已經有三十幾人的規模了。

    “麋鹿”和所有殺手組織的性質都不同,她雖是首領,卻沒設立任何一個規矩。

    任務接單,憑他們自己喜好,絕不強迫。

    因為那三十幾人,都是這兩年不顧生命,站在世界的對立面也要也跟著她的人。

    自從組織成立起,他們在被和道上一些他們的仇家,以及看他們這個組織不順眼的人,一直針對到現在。

    沒想到,今天那些人,會聯合起來對付他們

    夜飄零剛完成一個任務從國回來,還沒到組織總部,就被告知出事了。

    然后,她被人埋伏在了半路。..

    就是剛剛那一撥,差點讓她交代在了那里。

    肩膀仍然流淌著血,她臉色因為失血過多,顯得慘白一片。

    但她仿佛感覺不到似的,握著方向盤,咬緊了牙。

    一想到剛才那通聯系,只覺得心口上像是被開了一槍。

    不等她做出決定要不要掉頭回去,她的通訊器再次震動了起來。

    夜飄零眼前一亮,抬手接通。

    然而卻不是花羽陌,而是關依一。

    關依一在麋鹿成立后也脫離了,繼續跟她混,當她的助理,和整個麋鹿的技術核心。

    她此刻語氣是前所未有的焦急又慌張:“頭,快走,別停在這里,有人要過來了!”

    話剛落,身后無數子彈同一時間朝她飛了過來。

    夜飄零憑借本能趴下,然后,耳邊只剩下了子彈打在她車玻璃和車身上的噼里啪啦聲。

    不過短短幾瞬之間,法拉利已經快成了馬蜂窩。

    她二話不說踩動油門,往前沖去。

    好在這車是改裝過的,還沒那么容易報廢。

    不遠處關依一一邊看著電腦上的衛星定位,一邊大聲道:“的人在東南方向的樓區埋伏著,你小心點!”

    “花羽陌那邊情況也不好,先切斷了,頭兒,保重?!?br />
    “知道了,你?;ず米約??!幣蠱愣亂瘓?。

    抬頭望向車窗外,東南方向,那邊是好幾棟老舊的樓房。

    她眼尖還看到不少狙擊手。

    果然有埋伏。

    這兩年來,因為她建立了新的組織,并且還混得有模有樣。

    還因為之前累積下的名氣和人脈,搶了不少大單子。

    這對周而言簡直是赤條條的挑釁。

    現如今,她和周的這場戰爭,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要說周穆生現在最想弄死的人是誰,絕對非她莫屬。

    她當然沒有興趣去找死,立刻調轉車頭朝另一個方向開去。

    身后的追兵仍然在繼續,不清楚是哪方人馬,但那架勢,顯然是要置他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