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飄零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還有和北宮夜修相處的模式,都和夏千雨說了以后。

    這丫頭已經把下巴都驚掉了。

    “你是說,你都這樣對他了,他居然還沒有生氣?”

    夜飄零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虛:“差不多吧?!?br />
    “我爹地明明跟我說北宮家的少主冷漠無情,動不動就殺人的,我現在都要懷疑你們說的是不是同個人了……”夏千雨頓時納悶了,“北宮少主脾氣這么好的嗎?你都幾天沒給他好臉色了,還能對你這么好?”

    夜飄零怔了一下。

    這么一回想,她也才發現,這幾天來,她似乎總是在有意無意間……挑戰著北宮夜修的底線。

    而北宮夜修,居然是真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實在不像是他的脾氣。

    夏千雨撐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認真分析道:“我怎么聽著感覺,他好像是喜歡你?”

    夜飄零頓了下,很快搖頭:“不可能的?!?br />
    那個男人看起來……可沒有半點像是喜歡她的樣子。

    “為什么不可能,飄零你長得這么好看,而且又這么厲害,我要是個男的我也喜歡你,”說到這里夏千雨認真點頭,信誓旦旦道,“講真我要是個男的我肯定娶你回家?!?br />
    夜飄零嘴角抽了一下,嫌棄道:“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看上你的?!?br />
    “……”受到成噸暴擊的夏千雨表示不想說話。

    半響,她又捧著臉繼續說:“飄零,我說認真的,北宮少主是真的看上你了吧,之前莫名其妙幫了你那么多忙我就覺得不對了,現在又對你這么好……如果不是喜歡,那樣身份怎么會輕易放下脾氣和身段呢?!?br />
    夜飄零睫毛輕顫了下,而后挑眉問:“這又是你爹地跟你說的道理?”

    “對的,”夏千雨理所當然的點頭,末了好奇問,“你怎么知道的?“

    夜飄零:“……”夏厲森這些年到底都教了她些什么東西啊,情情愛愛的。

    因為北宮夜修最近態度良好,夜飄零今晚難得沒有在外邊逗留,很早的回了莊園。

    連來接她的司機都有些詫異。

    倒是影八見狀,臉色略有緩和——這幾天夜飄零給北宮夜修甩臉色,導致原本就對她不是很服氣的影八,更不滿了。

    可能在他看來,他的能力要來給她當區區一個保鏢,本就是很憋屈的事情,何況夜飄零看起來沒有什么值得欽佩之處,還給他們少主添麻煩。

    像他這種素來認為實力至上強者為尊的人,對夜飄零這樣女生,確實難得有好臉色。

    即便,他知道她是道上先前名噪一時的天才殺手零。

    但在這段時間相處后,他覺得……大概是道上傳聞夸張了吧,聽風就是雨。

    明明只是個脾氣有點大的普通女生而已,或許是有些身手,但絕不足以叫他放在眼中。

    甚至都一度懷疑是不是之前d·k為了提高零的報價,特地給她炒作了一把。

    夜飄零自然察覺得到他的視線,在車后座挑了下眉梢:“你對我很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