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飄零:“……”她默默把自己手里喝了一口的水遞過去。

    北宮夜修順手接過,自然的就放到唇邊喝。

    絲毫沒有在意這是不是她喝過的東西。

    夜飄零看著他那意猶未盡的樣子,嘴角抽了一下。

    這是認真的嗎?潔癖都是騙人的把?

    喝完后他把杯子往水吧上一擱,低頭才瞥見了她居然光著腳就下地了。

    白嫩的腳丫踩在深色的木質地板上,帶來強烈的視覺沖突。

    他目光沉了下去,攔腰便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騰空而起的感覺嚇了夜飄零一跳,他下意識“你干嘛?”

    “地上冷,”男人冷冷的丟下這么一句,抱著她便往大床走去,把她放在床上的同時,補充了一句命令,“以后光著腳不許下來?!?br />
    “……我沒覺得冷?!?br />
    地上明明開了地暖,怎么可能會冷,這人是zz嗎?

    北宮夜修抿唇不語,眼神微冷,轉過身去。

    夜飄零還以為他要對自己做什么,心提起了一瞬,但不等她做出反應。

    很快見到他回來,手里只拿了個吹風機……

    遞給她后,理所當然的說了句:“給我吹頭發?!?br />
    然后人就坐在她面前了,再一次是濕漉漉的后腦勺對著她。

    夜飄零嘆了口氣,認命的繼續給他吹頭發……

    等吹完頭發,他關了燈,給兩人蓋上被子。

    不容拒絕的把她往懷里摟,把她腦袋按在自己胸口上,沉默了半響,才低聲說道:“明天,我要出去一趟?!?br />
    夜飄零睫毛顫了顫,又要出去……

    她想到上個月,差不多好像也是這么幾天?

    “去哪里?”她試探問了句。

    “你不用知道?!?br />
    北宮夜修卻低聲打斷她,手中把她圈得更緊,下巴抵在她肩頭,在她看不見的角度,眼中帶著深深的不舍。

    口中說出的卻是命令的話語:“兩天左右回來,在學校不許和其他人說話?!?br />
    夜飄零撇了下嘴:“知道了?!?br />
    他不肯說去干嘛,她也沒什么興致了,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趴在他懷里,閉上了眼。

    殊不知的是,在她睡著后的一整個夜晚,男人都沒有合過眼。

    他始終維持著同樣的一個姿勢,低頭深深望著懷里熟睡的少女。

    仿佛看一整個世紀都看不膩似的。

    明明只是兩天而已,但他卻……越來越舍不得她了。

    或許是因為知道在一起的時間不會很長,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必須做出放手的決定。

    所以,一刻都舍不得離開她。

    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又到了每個月的這一天,月圓之夜啊……

    無邊無際的殺戮和血腥。

    像是野獸一樣的生活。

    他又要變成一個怪物了……

    看著懷中少女絕美的容顏,他心念一動,還是沒能控制,捏著她下巴把唇覆了上去。

    隔天夜飄零醒來的時候,北宮夜修已經不在了。

    影八過來告訴她,他大早就和顧特助出發了。

    但當她問起北宮夜修去做什么的時候,整個莊園里的人都對她緘口不語,只字不提。

    只有茜茜小聲的說了句:“這是莊園內的禁忌,少主下了死命令的……”

    “雖然我也不知道是去干嘛,但,不會有人討論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