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一百米之外的距離,還是用的手槍。

    正常殺手,擦個邊都難,他還能如此準確,卻是讓夜飄零有些驚艷……

    怪不得他這么狂妄,北宮家的人,到底是不能小瞧。

    影八面無表情抬腕,砰砰又是兩槍。

    熟練得仿佛吃飯一般,夜飄零看過去,不出意外,又是命中紅心。

    她不由得贊賞的吹了個口哨:“不錯嘛,我已經很久沒見到這么厲害的人了~”

    連蘇輕沫,都難以做到這個程度。

    這么準,而且,在這么短的時間內。

    影八心中沒有絲毫得意,對她的驚嘆已經是早就料到的。

    瞥了她一眼,放下了槍。

    冷聲說:“夜小姐,這樣的比試,沒有任何意義?!?br />
    “誰說沒有意義了?”

    夜飄零淡聲打斷了他,拿著槍站到了他的位置。

    只掃了一眼,沒有任何瞄準的動作,也沒有多凝重的表情。

    她輕歪了下腦袋,一如玩樂般隨意的抬腕砰砰兩聲。

    連姿勢都不對,還開什么槍……

    影八心中這樣腹誹了兩句,才抬起眼隨意瞥了一眼靶子。

    跟著,便愣住了。

    子彈,全部都消失了。

    在靶子最中心,只留下一個子彈大的孔子,被徹底打穿。

    中了一槍??

    不,不可能,僅僅是一槍,以這把手槍的威力絕不可能打穿靶子。

    只有一個可能——她所有的子彈,都打中了同一個位置。

    只有全穿進一個子彈孔,才有可能造成這種后果。

    影八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了,往日機械般冷酷的聲音也夾帶上了吃驚:

    “這、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夜飄零摸出一根棒棒糖,撕了包裝紙,叼在嘴里,只剩下白色的棍子露在外面。

    她一邊摸索著手槍,一邊隨意道:“狙擊學過吧?我經常這么殺人的?!?br />
    先把防彈玻璃打出個洞,再對著子彈孔發射出第二槍,并且得確保兩槍均不會發出任何聲音驚擾目標。

    這可是高級暗殺課程里的必修節。

    “可是……這是手槍?!?br />
    和專業用于遠程射擊的狙擊槍,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的!

    這么遠的距離,用著威力不大的手槍,怎么可能做到……

    在原理上講,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除非,是少主那種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類。

    思及此,他看向夜飄零的目光,不由得一變再變。

    夜飄零見他滿臉都寫著懷疑人生般震驚的望著自己。

    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孩子還是嫩了一點。

    她不得不承認他或許其他方面很優秀,但槍法上……

    他是注定要被完虐的。

    她可是從小摸著槍長大的人。

    她六歲時被帶進組織,第一次開槍就命中了靶心,也是一樣的手槍,也是一樣的距離。

    饒是頂級殺手都需要在經過無數次訓練后才有可能達到的事情。

    她輕輕松松就做到了,甚至,那還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摸到真槍。

    當時就震驚了整個d·k,也因此才會被前首領重點培養起來,并且讓身為繼承人的周穆生親自輔導。

    天才少女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