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浴室內很快只剩下了夜飄零斷斷續續掙扎的聲音。

    “你扯我衣服做什么?”

    “北宮夜修!你這色狗,不許再脫了!”

    北宮夜修自然不可能聽話,這輩子都不可能聽話的。

    低頭便含著她耳垂,低聲道:“夜夜,你還沒有說你喜歡誰?!?br />
    語氣里,隱約透著一絲威脅。

    知道他就是等著自己說那句話,夜飄零翻了個白眼:“喜歡你?!?br />
    他微側頭:“再說一遍?!?br />
    “喜歡你?!?br />
    男人這回終于滿意了,瞇起的眼眸中波光流轉,唇角抑制不住笑意,露出了兩顆虎牙。

    笑得像個兩百斤的孩子。

    這個幼稚鬼!

    夜飄零好氣又好笑。

    她拍了拍他狗頭:“你放我起來?!?br />
    “不?!?br />
    北宮夜修卻仍然不放,壓著她又繼續親。

    等兩人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夜飄零只覺得腿腳一陣發軟,媽的,這狗男人撩人的本事簡直是日漸增長??!

    她都要懷疑他是不是背著自己偷偷練習過了。

    被北宮夜修強行抱著吃完了飯,然后才帶著她去了跑馬場。

    那邊的人早得知今日他們少主要來,早早的把馬匹都準備好在那里了。

    夜飄零還沒有自己的馬,所以他們牽了很多來給她挑。

    但最后她看上的,還是北宮夜修圈里的一匹。

    她指著那又白又高看起來極為威風的駿馬:“我喜歡這個?!?br />
    這馬名為追月。

    是北宮夜修平日里除了另一匹黑馬外最喜歡的一匹。

    那馴養員也沒想到夜飄零會指這個,不由愣了一下,有幾分猶豫,不知所措看向北宮夜修。

    “少主……”

    北宮夜修眼都不眨,命令:“給她牽出來?!?br />
    “……是!”

    馴養員一邊去牽馬,一邊腦子里頭還暈乎乎的,納悶著他們少主什么時候是這么好說話的人了……

    他一直對自己的東西,不都是占有欲極強,別人連碰都不能碰一下的嗎?

    記得以前有幾個中東過來的富商來他們莊園拜訪,當時也來了馬場,有人見追月長得漂亮摸了兩下,他們少主便黑著臉半天,最后聽顧特助說差點連合作都告吹了。

    都說少主前不久帶回來了個女孩,一直當寶貝似的養著。

    他還以為是別人夸大了,看來,傳聞中竟是真的。

    思及此,馴馬員對夜飄零的態度頓時那一個恭敬的。

    看著她的目光也都變得無比尊敬和佩服。

    這女孩,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他們未來的少夫人??!

    能降服他們從不近女色的少主,這得是有什么樣的通天本領才能做到?

    不管馴馬員內心的敬佩和好奇之心是如何的宛如滔滔江水般連綿不絕。

    夜飄零這會兒已經牽到了馬,越看越滿意。

    從北宮夜修那里問了名字后,就一口一個追月的喊,試圖親近一下。

    她看得出來,這白馬眼底桀驁不馴的光芒,一看就不是個好親近人的。

    北宮夜修養的馬,都和他一個德行。

    她伸手想去摸它腦袋。

    追月反應極為迅速的躲開,然后不滿的跺了兩下蹄子,鼻子里直噴熱氣,像是在警告她。

    被北宮夜修淡淡一個眼神過去。

    它身軀一僵,立馬重新回頭,把腦袋主動往夜飄零手里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