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暗影崛起新卡大全 > 生死帝尊 > 默認卷_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張雀,余風
    方岳聞言,邁出一步,對那些彼岸宇宙的獵殺者說道。

    方岳完全就是一副街邊混混打架的模式,顧言臉上的神色頓時僵硬。

    我們是圣人!

    圣人懂么?

    高高在上,俯瞰眾生,你這跟個小混混打架一樣,算什么樣子?

    “單挑!”

    顧言的背后,一個鐵塔一般的男子站了出來,他的身材魁梧,有近丈的身后,身后背著一柄巨錘,面容堅毅,棱角分明仿佛巖石一般!

    “宗明!彼岸宇宙獵殺者,圣人境第三層!”

    宗明自報家門,甕聲甕氣,他像是一個巨人一樣在俯瞰方岳,顯然沒有將方岳看在眼里。

    “這樣也好,這宗明是我們這次五人中最弱的一個!你若是連他都無法擊敗的話,那就證明你的天驕之名乃是浪得虛名,根本就不值得我們彼岸宇宙的人追殺!”

    顧言開口,他的語氣中依舊高傲。

    方岳笑道:“宗明是嗎?讓你三招,看看你們彼岸宇宙的圣人到底都什么什么成色!”

    顧言高傲,方岳比他更為的狂傲,明明是輪轉境的層次對抗圣人,卻好像是一位長輩在指點晚輩一樣。

    顧言的臉色鐵青。

    這方岳簡直就在描述他們彼岸宇宙!

    他要讓方岳知道,彼岸宇宙的強者當世無敵,絕對不是這萬界宇宙的人所可以媲美的!

    “宗明,動手,弄死這個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我要讓他知道,我彼岸宇宙的實力絕對不是他這等卑微的爬蟲可以猜測的!”

    顧言的聲音落下。

    宗明已經咧嘴出手,他是一根筋,可是不會去想面子之類的事情。

    在他的腦海里只有殺死對方的念頭。

    方岳的腳尖點地,身體猶如柳絮一般輕盈,從他剛才所站的地方飄然離開!

    一擊落空。

    宗明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異色。

    這方岳的身法輕盈,剛好克制他的剛猛無鑄!

    “刀光河!”

    方岳的聲音輕盈落下。

    他并沒有遵守自己剛才的約定,讓宗明三招。

    宗明的身上陡然升起了一層棕黃色的防護罩。

    上面還彌漫有濃濃的大地的氣息。

    然而,在宗明的罩子撐開之后,方岳的那刀光河始終沒有斬落下來。

    “嘿嘿,我騙你的,你這么緊張干嘛!我方岳說讓你三招就肯定會讓你三招,在你看來我方岳是這種食言而肥,出爾反爾的人嗎?”

    宗明惱火,他虛驚一場,竟然是被這萬界宇宙的螻蟻給耍了!

    雖然宗明屬于是那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類型,可是遇到這種情況他心中的憤怒反而是比正常人更強!

    “不好,這宗明上當了,這方岳是故意設局,想要讓宗明失去理智的!”

    顧言一眼看穿了方岳的陰謀,他大聲爆喝:“宗明醒來!”

    然而,他的聲音落下,宗明的雙眼之中反而是浸滿了紅色的血絲,情緒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會受到理智的控制。

    一旦上來那股勁頭,就算是八頭牛都拉不回來!

    “可惡的爬蟲,我要殺了你!”

    宗明怒吼著舉起了自己背后的大錘。

    錘子落下,呼嘯生風,他讓周圍的空間都是凝固起來。

    這竟然是一件圣人境層次的法器,其烙印的無數符文可以讓空間都陷入凝固!

    “來??!”

    方岳的身影虛幻,這空間凝固的手段對其他人有效,但是在方岳的眼里只是小兒科而已。

    方岳的身法依舊無比輕盈。他像是一朵蒲公英一樣在虛空中自由穿梭!

    宗明的錘子再度落空,大地被砸碎,方圓十公里的大地盡皆塌陷,形成了一個數十米深度的大坑!

    方岳飄然而去,他向著那巨木城的中央奔去。

    宗明在方岳的身后發足狂奔。

    沿途的房屋,街道被他好像是拖拉機一樣的直接碾平!

    所有被他撞擊到的人,身體直接爆碎,成為血霧。

    而方岳的眼底閃過一抹冷色,沒有出手救人。

    在他為巨木城抗擊沉淪者的時候,這些人冷眼旁觀,在他被左城主污蔑的時候,這些人依舊冷眼。

    而當他們歷經生死的時候,方岳也是冷眼旁觀。

    一群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已經是非不分的人,方岳覺得沒有拯救他們的必要。

    方岳從來都沒有認為自己是一個英雄。

    他只是憑借自己的良心為而戰,為地球而戰,為銀河而戰乃至為萬界宇宙而戰。

    可是他不會以德報怨,為那些得罪過他的人出手!

    而左城主更是對于自己子民的死無動于衷。

    巨木城別的不多就是人族的居民多,死個千八百人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而已,根本就觸碰不到他心中的良知。

    不過很快左城主的臉色就變了。

    “不,那里不能走!”

    方岳轉眼飄出百里,而宗明也是直接施展出了縮地成寸的手段。

    大片大片的土地在他的腳下掠過,成為了尺寸的距離!

    在追逐了片刻之后,方岳仿佛是放棄了逃跑站在了一處府邸之上的虛空上!

    “哈哈哈!方岳受死!”

    宗明的錘子再度揚起。

    轟得一聲,他的錘子砸落,方岳的身影化成了無數的潔白羽毛在空中紛紛揚揚的消失。

    羽化術,一種偏門的手段,方岳從一部古籍中學到,相當的好用。

    在生死時刻,他的身體被轉換成為了無數的羽毛,羽毛不會被巨力傷害,隨后羽毛匯聚,再次化身成了方岳的身影。

    可是那錐子已經向著宅院砸落而下。

    在府邸的上面,形成了一道巨大的乳白色的光罩將整個院子籠罩起來竟然抵擋住了宗明的錘擊。

    可是,這遠遠沒有結束。

    一道百丈長度的光刃在府邸的上空成型,周圍海量的靈氣直接被抽成了真空。

    所有的靈氣都融入到了那光刃之中。

    光刃翁鳴,倏然斬落,它的速度極快,快到了讓人根本就沒有躲閃的時間!

    宗明的身體被光刃從中間一切兩半,他的鮮血噴涌,沖上天空。

    宗明隕落。

    這是瞬間之間的事情。

    他并沒有死在方岳的手中,反而是死在了一座府邸的反擊陣法的上面!

    “可惡,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為何會有如此恐怖的陣法!”

    顧言握拳,對著方岳怒吼。

    “這當然是這巨木城中最堅固的地方啦!城主府,顧言大人可否聽過,這巨木城建立起碼數千年,已經更迭了起碼八代的城主,每一位城主都會為了自己的安全將這巨木城的城主府加固一次。一代代的城主積累下來,自然也就讓這巨木城的城主府成為了整個巨木城中最堅固,最安全同時也最危險的地方!我說的對吧,我親愛的左城主?”

    方岳似笑非笑的看向左城主。

    左城主緊握拳頭,面容猙獰!

    他沒想到這方岳竟然會利用這城主府來斬殺宗明。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城主府可是他的地盤。

    “方岳,你欺人太甚!”

    左城主對方岳怒吼咆哮。

    而方岳則是冷笑說道:“我欺負你嘛了,是欺負你智商低嗎?宗明一個愣頭青也想殺了,你們彼岸宇宙的圣人也不過如此嘛!”

    方岳說話間還將宗明的尸體給收了起來。

    顧言看在眼里,眼皮跳動。

    這方岳真的是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

    當著他們的面把宗明給殺了,甚至還殺人越貨連宗明的尸體都沒有給他們留下來!

    “方岳,這個不算!你這次遇到的這個彼岸宇宙的家伙太蠢!”

    方九重這個時候忽然開口說道。

    這話沒有刺激到方岳,反而是讓顧言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侮辱。

    這個方九重肯定是故意的!

    “彼岸宇宙的五位圣人死掉一個還剩下倆!咱們一人兩個剛剛正好,方九重這次是你先挑還是我先挑?”

    方岳看向方九重并沒有在宗明算不算數的問題上多做糾纏!

    “顧言和那個家伙歸我,余下的兩人歸你!”

    方九重指了指顧言和他旁邊一個在五位彼岸宇宙降臨的圣人中實力僅次于顧言的家伙說道。

    “余風,張雀,請指教!”

    方岳所要面對的兩位圣人同時出場,他們邁出一步,周圍的環境都是陡然變幻。

    這是一片無垠的大草原中,風吹草低,餓狼驚現。

    這世界中仿佛只有方岳和余風張雀兩人。

    “這是我彼岸宇宙的永恒戰??!只要是踏足這片戰場的人都將被戰場打下烙印,你我雙方,注定只有一方可以從中走出,如果想要強闖的話,除非你有頂尖大圣甚至虛仙層次的力量!而且在這片戰場中發生的任何事情,外界的人都無法探知,哪怕是一些精通命運推演之術的人也無法尋找到絲毫的蛛絲馬跡!”

    余風開口介紹說道,他對于殺死方岳似乎是并不著急!

    他將方岳當成了砧板上的魚肉,感覺可以任由他來隨意宰割!

    “余風,彼岸宇宙太白神教的內門弟子,圣人境第五層修為,擅長各類術法,對于陣法也有一定的研究!”

    “張雀,彼岸宇宙太白神教的內門弟子,圣人境第四層修為,擅長近身肉搏,刀法卓著疑似已經達到了半步諸子的級別!”

    方岳將余風和張雀的來歷一一道來,雖然話語不多,但是卻都點中要害。

    余風、張雀盡皆心頭微驚。

    誰能料到這方岳竟然對他們的消息了如指掌。